|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四十章銀票

第四百四十章銀票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6-04 21:02  字數:3938

信,被風一吹,就掉地上了。

芍藥借著彎腰拾信的空檔,眼睛橫掃了兩眼,就把信全部看完了。

然後,芍藥氣撅了。

不要臉啊啊啊!

當初買舒痕膏時,庄王妃何等低聲下氣啊,現在倒好,居然想還回來,讓少奶奶給她退錢。

還從沒見過這樣買東西的,用完了,重買一個來退錢。

恨不得一巴掌將她扇個狗啃泥才好。

芍藥抬眸望著安容,道,「少奶奶,庄王妃肯定是瘋了,咱們怎麼辦?」

這麼正大光明的勒索,要是沒瘋,正常人絕對做不出來這樣的事。

跟瘋子斗,那是要被氣瘋的。

安容從鼻子里冷哼出聲,「她瘋她的,沒人賠她玩,舒痕膏沒收,錢不退!」

芍藥愕然怔住,隨即失笑。

庄王妃這是要賠了夫人又折兵啊?

「只是,舒痕膏里沒毒么?」芍藥很不放心。

這倒是給安容提了個醒,她拿起另外一瓶舒痕膏,仔細檢查了一番。

確定沒毒才讓芍藥拿下去收好。

芍藥則擔憂道,「可是不依照庄王妃的辦,明兒她在喜宴上搗亂怎麼辦?」

庄王妃既然敢送信來,那就是說得出做得到的。

海棠提議道,「不如把這封信交給刑部吧?」

安容搖頭道,「交給刑部沒用,這封信寫得極巧妙,送大禮,可沒說是好是壞。」

就連要她的七弦琴,都用了借字。

安容不知道這「借」,有沒有皇后的手筆?

不管有沒有,安容都決定借刀殺人了。

「這會兒爺在外書房,你去問問他,蕭老國公賞我的七弦琴可不可以借給皇后,」安容吩咐芍藥道。

芍藥瞬間懵了,「少奶奶,你又犯傻?」

都說了,魚湯不能停。

午飯時,少奶奶就沒喝魚湯。

芍藥絕對是火上澆油有沒有,安容眼珠子一瞪,海棠就推芍藥道,「快些去吧,少奶奶聰明著呢。」

芍藥這才反應過來,安容這是要她去告狀啊。

不是說給蕭湛聽的,是說給蕭老國公聽的。

芍藥麻溜的提起裙擺,直接跑了。

好么,告狀伊始,就遇到了困難。

蕭湛回來了……

芍藥一張臉都漲成了紫紅色。

不過芍藥臉皮厚,就當沒見到蕭湛,從一旁的小道繞過蕭湛,直奔外院書房。

安容在書房隔壁,門口站著,瞧丫鬟在往外抬東西。

蕭湛走過來,眉頭輕擰了下,問道,「這是在做什麼?」

安容臉微微紅。

她只想著離蕭湛近一些,卻忘記了搗葯聲會很吵。

方才她在書房坐了會兒,就被隔壁收拾屋子裡的聲音吵著了,這不,又把東西往外搬呢。

安容輕咳了兩聲,岔開這個話題,問他玉簪的事,「玉簪是蕭國公府的么?」

蕭湛輕搖了下頭,「還不知道是不是,蕭總管已經派人去找了,最早也要明兒才知道。」

蕭國公府的玉簪,留在庫房裡的就有成百上千,還有幾位太太姑娘,甚是蕭家族裡的,都要一一問到。

半天時間可能不夠。

聽到這麼興師動眾,就為了幫她找一對玉簪,安容心都軟成了一湯水。

向來不喜歡麻煩人的安容,都想說不找了,若是有緣,那玉簪自然還會出現。

看蕭湛進書房,繼續看兵書。

安容都有些抽眼角,這人看書入了魔吧,一天到晚就捧著兵書,都不看別的。

她以前沒覺得蕭湛是這樣喜歡看書的人。

想到那被茶水浸濕的兵書,安容有些忐忑的問,「兵書被茶水浸濕了,外祖父說了什麼沒有?」

蕭湛抬眸看了安容兩眼,才道,「外祖父讓你下次進木鐲時,給他重新取一本新的就成了。」

說完,蕭湛低頭,又加了一句,「若是可以,舅舅想要一整套。」

安容,「……。」

應該是可以的吧,木鐲里說了歷史兌換可以隨便用啊?

安容這樣想,發覺蕭湛望著她不挪眼。

開始,安容還臉紅,有些羞答答的。

等反應過來,安容臉就開始抽筋了。

蕭湛明顯是在說:別把為夫給忘了。

他看的是兵書,不是她!

安容憋氣道,「我知道了。」

不打擾蕭湛看書,安容轉身出去了。

藥房還在收拾,安容百無聊奈的回了內屋,繼續綉小肚兜。

很快,芍藥就回來了。

才走到珠簾外,就喚道,「少奶奶,國公爺說了,七弦琴可以借給皇后。」

安容微微一鄂。

海棠就不解了,「國公爺怎麼答應了啊?」

芍藥努了鼻子道,「我沒敢問,反正國公爺是答應了,國公爺一會兒要進宮,讓人把琴給他送去呢,他順帶帶進宮去。」

安容沒有片刻猶豫,就讓海棠去取琴。

國公爺都說可以,那還有什麼不可以的?

再說了,這原本就是她意料之中的事。

安容嘴角擒了一絲笑容。

向蕭國公府借東西,不借豈不是太小氣了?

不過從蕭老國公手裡借出去的東西,誰敢不還?

哪怕有一絲損毀,也要十倍的還回來才行,她就不信庄王妃有那個賊膽敢動手腳。

安容靜心綉針線。

喻媽媽進來,手裡拿了份禮單,對安容道,「少奶奶,這是奴婢準備的給新夫人的賀禮,少奶奶看可妥當?」

安容放下針線,接過禮單,仔細瞧了瞧,道,「我記得庫房有雲錦,添兩匹。」

喻媽媽怔住,「會不會太重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