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三十九章勒索

第四百三十九章勒索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6-04 11:18  字數:3807

安容臉陰沉沉的。路。

朝傾公主不會無緣無故說這話的,她肯定是試驗過,才得出的結論。

她對自己下毒了?!

她對自己下了什麼毒,為什麼自己都沒有現?

木鐲一點提示都沒有,應該不是什麼致命的毒。

而且,在蕭國公府對她下很毒,她應該沒那麼大的膽量。

不過,這也夠安容悶氣的。

要只是她一個人,一般的毒也就算了,可這會兒她肚子里還有孩子。

稍有不慎,孩子可能就會沒了!

而且,藥物可能會導致腹中孩子畸形。

安容心涼了半截。

她已經失去過兩個孩子了,她不想再嘗試那種痛苦。

可以說,腹中胎兒是安容的逆鱗,不管是誰,只要做出對她孩子不利的事,她絕不手軟!

安容坐在那裡生氣,臉色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她望著手腕上的玉鐲,眉頭輕擰。

她怎麼會百毒不侵呢,難道是因為浸泡過兩次純善泉的緣故?

可前世清顏也是木鐲的主人,她進了純善泉,不也該百毒不侵的嗎?

那她怎麼會被沈安玉藏匿在玉簪里的毒給毒死?

安容覺得腦袋如一團亂麻,理不清。

很快,海棠就回來了。

帶著前院兩個小廝,抬了個很大的木箱子回來,應該是她去採買的藥材。

海棠招呼小廝把箱子放下,然後對安容道,「少奶奶,藥材買回來了。」

安容輕點了下頭。

海棠又道,「少奶奶。外面傳聞說濟民堂三日後重新開張,開張那日,前五百名顧客不論買的什麼藥材,都會贈送三粒養生藥丸,外面傳的沸沸揚揚。」

安容眸光暗冷。

朝傾公主的手筆!

要不是昨兒知道秘方出自木鐲,只怕濟民堂真的要在大周紮根立土了。

海棠說完,躲在屏風後偷聽。趴的腿有些麻的芍藥一瘸一拐的走了出來。

芍藥臉色有些古怪。

她偷聽了一堆。老實說,她腦容量有限,又讀書太少。聽得不是很懂。

什麼叫前世,什麼叫重活一世?

什麼時候少奶奶毒死了朝傾公主?

還有什麼叫少奶奶死後生了什麼事?

少奶奶死過?

朝傾公主也死過?

芍藥越想越玄乎,竟有些毛骨悚然,忍不住直哆嗦。

芍藥瞥頭去看安容。見她坐在那裡,臉色極難看。芍藥的心忽然就定了。

少奶奶一個活生生的人,都敢去大昭寺那等神佛之地,有什麼好怕的?

芍藥大著膽子出去,道。「濟民堂重新開張,肯定和朝傾公主脫不了干係,她手裡頭有秘方。柳記藥鋪只怕要受不小的打擊了。」

安容現在也頭疼,以前不知道秘方是蕭家木鐲里的。她用時處處顧忌清顏。

如今又要顧忌蕭家。

安容心底有些窩囊,她都不知道她上輩子到底做了什麼有意義的事,腦袋裡記載的東西都是別人的。

幫柳記藥鋪,如何幫,這事要問過蕭湛才行。

安容深呼一口氣,邁步出了正屋。

海棠在後面追問,「少奶奶,這些藥材搬哪裡去?」

安容頭也不回道,「在書房附近找一間空屋子,收拾乾淨了,以後做我的藥房。」

安容去了書房。

她拿筆依照前世的記憶將日日佩戴的玉簪畫了出來。

然後就是望著圖紙呆了。

她問朝傾公主東延太子有沒有告訴她,她死後的事。

朝傾公主的話題卻憑空轉到她佩戴的玉簪上去了,朝傾公主沒有重生,卻知道玉簪,除了是東延太子告訴她的,沒有別的可能。

前世,直到她死,玉簪都平平無奇,一點都不顯眼。

為何能讓一國太子記住?

肯定這玉簪有故事,而且很離奇。

門吱嘎一聲推開,蕭湛進來了。

他見安容望著書桌走神,走過來一瞧,見是圖紙,便沒在意。

他轉身去書架上拿錦盒。

安容起身問他,「相公,你可見過這樣的玉簪?」

蕭湛拿了錦盒轉身,又多瞧了圖紙兩眼,很確定的搖頭,「沒見過。」

安容眉頭就皺隴了,難道是她猜錯了?

這玉簪不是蕭家之物?

安容把圖紙遞給蕭湛,道,「你幫我問問外祖父,看看是不是蕭家之物。」

蕭湛接了圖紙,正要問安容為什麼要找這對玉簪,便聽到丫鬟站在門外稟告道,「少爺,戶部尚書來了。」

「請進來。」

得了蕭湛的吩咐,丫鬟便退了出去。

安容就納悶了,「戶部尚書怎麼找你來了?」

像這等級別的重臣,來蕭國公府,找的不是蕭老國公就是蕭大將軍才對啊。

蕭湛也不知道戶部尚書為何而來,要說最近和戶部有些關係的,貌似只有皇上賞賜的那座府邸了。

「應該是來送房契地契的,」蕭湛回道。

蕭湛猜的還真准。

戶部尚書來,確實是送房契地契的。

而且態度很恭敬,道,「前幾日下雨,耽誤了府邸的清掃和對賬,讓蕭表少爺和表少奶奶久等了。」

安容有些吃驚,房契地契這樣的東西,頂多讓戶部侍郎送來就行了,居然尚書大人親自跑一趟,這也太隆重了些吧?

安容還以為戶部尚書來肯定有別的什麼事,送房契地契只是順帶的。

可是她全程圍觀,戶部尚書送完房契地契,就走了。

安容眼睛眨了又眨,「就這樣走了?」

蕭湛聽了好笑,「你還打算留他吃晚飯?」

安容臉啐然一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