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三十八章體質

第四百三十八章體質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6-04 11:18  字數:3716

安容的問題有些突兀。

朝傾公主被問的有些蒙,不明白安容此話何意。

「什麼意思?」她直接了當的問。

安容也不饒彎子了,「濟民堂雖然名義上是大周的,實際是北烈的吧?」

安容想了一夜,覺得濟民堂可能是北烈的。

既然蕭家能瞞天過海在北烈開酒樓,混得風生水起,北烈完全可以在大周開藥鋪不是嗎?

不然堂堂墨王世子,世子妃在花轎上被劫了,他進京,不是努力接她回北烈完婚,卻幫濟民堂,濟民堂有那麼好嗎?

為了濟民堂能名震京都,她更是放棄了名震天下的機會。

她和上官昊對濟民堂都好過了份,就算是利用,也不至於這麼盡心儘力吧?

唯一的解釋,就是濟民堂原本就是北烈的!

就如醉扶歸是蕭家的一樣。

現在醉扶歸被查封,蕭家都不遺餘力的想挽救,何況只是名聲受損的濟民堂?

而濟民堂在京都最大的敵人是柳記藥鋪和站在柳記藥鋪背後的安容,以及安容手裡的一堆秘方。

濟民堂想要徹徹底底的站穩腳跟,就不能比柳記藥鋪差。

做生意,不就是幾個字:人無我有,人有我優,人優我廉,人廉我轉。

濟民堂就算有朝傾公主坐鎮,能恢復到以前的光景,要是柳記藥鋪隔三差五的推出些新藥丸,濟民堂的生意能好?

朝傾公主貴為公主,又嫁給了上官昊,她會缺錢嗎?

一個不缺錢,又心高氣傲的公主。一再要秘方,自己也一再拒絕,她除了有些生氣之外,並未放棄。

這是在隱忍,為了濟民堂隱忍,更為了北烈在隱忍。

安容覺得自己的猜測是對的。

她記得前世,柳記藥鋪在清顏的支持下。生意蒸蒸日上。濟民堂無立錐之地,幾乎用苟延殘喘來形容。

可上官昊進京之後,在他離京後不多久。

昔日京都第一藥鋪搖身一變成了酒樓。

安容覺得。這是濟民堂在沒法挽救的情況下,不得不另闢奇徑。

聽了安容的問話,朝傾公主笑了,笑容清淺如霧。「你是在說笑吧,連蕭國公府都曾入了股的濟民堂會是北烈的?」

安容也在笑。「你怎麼知道蕭國公府曾入了濟民堂的股?」

朝傾公主嘴角的笑頓時有點凝滯,「我是聽宮裡人說的,濟民堂進宮給惜柔郡主瞧病,閑聊時聽說的。」

安容勾唇一笑。

想她前世和蕭家也算是親厚。都不知道蕭家曾入過濟民堂的股。

這一世,還是女扮男裝去了蕭家,靖北侯世子性子大咧沒把她當外人才提起的。

宮裡知道這事的人應該極少吧?

就算知道。又有說敢說?

說這話,無疑是在幫濟民堂指責蕭國公府入了股。分了紅利,卻在危難之時袖手旁觀。

有誰嫌命長了嗎?

「不是北烈的,你為何把救治惜柔郡主的藥方給了濟民堂,讓濟民堂的大夫去救?」安容慢聲質問。

朝傾公主臉色再變。

她自認這事做的滴水不漏。

既穩住了惜柔郡主的病情,博得皇后和庄王妃的好感,又幫了濟民堂重塑威望。

可為什麼會出岔子?

又是那該死的前世嗎?!

朝傾公主對前世的自己嫌棄的不行,絕對是腦袋被門給來回夾了,居然一點防備之心都沒有,被人給毒死也就不冤了。

前世的自己對她傾心以待,換回來被毒死的下場,這一世她拿著自己的秘方、詩詞謀名謀利,還和她前世的夫君成了一對,甚至慫恿他去殺顧家大姑娘,嘴上卻和自己親厚有加,一提要秘方就推脫不給,既然沒那個誠心,就別說認識我!

光是想想,就能嘔心死了。

更叫她憋屈的是,敵人對我很了解,我對敵人卻一無所知。

朝傾公主努力擠出來一抹笑,「你確定濟民堂救治惜柔郡主的辦法是我教的?」

「濟民堂用來塗抹在惜柔郡主紅疹上的藥膏,帶著金銀花和茉莉的混合清香,塗在皮膚上,有清涼之感,前世柳記藥鋪和雁容齋都有的賣,五十兩銀子一盒,」安容的聲音有些遙遠,「還有幫惜柔郡主排毒的蒸浴法,你習慣用八個暖爐。」

樁樁件件,都是你的手筆。

在安容面前,朝傾公主根本圓不了慌。

想到自己所作所為,在人家眼裡只是個笑話,指不定還被當做跳樑小丑看待,朝傾公主的手就攢緊了,她望著安容的雙眸凌厲中帶了寒意。

她嘲弄一笑,「果然是活過一世的人,什麼都瞞不過你。」

安容沒有說話,她不知道怎麼接話。

只見朝傾公主轉了身,走了幾步後,她又停住腳步,回頭看了一眼,冷笑道,「原本在你和東延太子之間,我更相信你,本以為要了那一百多種秘方,我和你前世的恩怨就一筆勾銷,你做你的蕭家少奶奶,我做我的北烈公主,你毒殺我的事,我也不再追究,如今看來,你我註定要成為敵人了。」

說完,朝傾公主轉身離去。

走了兩步,身後傳來兩個字,「站住!」

朝傾公主還真的就站住了。

她緩緩轉身,臉上帶了抹輕蔑的笑。

安容邁步朝她走去,她就知道,朝傾公主不會無緣無故對她存了敵意。

果然是東延太子鬧的!

安容恨他,恨的是牙根痒痒。

望著朝傾公主絕美的臉龐,清澈如墨玉的雙眸帶了寒意。

安容知道,就算誤會化解了,也改變不了什麼。

只要她是朝傾公主,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