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三十六章查封(求粉紅)

第四百三十六章查封(求粉紅)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6-02 14:43  字數:3761

越多越好?

安容聽得訝異,要知道靖北侯世子是出了名的有仇當場就報啊。

如她,不小心惹到他,都被結結實實嚇了一回。

能讓他回來找幫手,還越多越好,可見對方不是什麼軟角色,這樣的人,安容覺得京都鐵定是沒有的。

想著靖北侯世子的敵人,安容眉頭猛然一抬,「你要打的人不會是北烈墨王世子上官昊吧?」

連軒臉微微紅,想起那些流言,簡直毀盡他的名聲啊,此仇不報非君子!

「就是他,我要是不踹的他屁股開花,以後我就跟大哥姓了!」連軒牙咬切齒道。

安容囧。

她還以為他要踹不了上官昊屁股開花,就跟上官昊姓呢,怎麼會是跟蕭湛姓呢,沒有這樣發誓的好吧?

不過她倒是猜測對了,上官昊真的進京了。

安容抬頭,就聽蕭湛問連軒,「你在哪兒見到他的?」

「濟民堂後院。」

安容聽了臉色微變,手中綉帕緊握了下。

連軒和他那一群朋友,喜歡比試,經常選定一個地方,誰最後到那裡,誰請客。

有時候比賽騎馬,有時候則是靠腿跑。

他能發現上官昊在濟民堂後院,十有**是翻牆走避走捷徑時無意中發現的。

只是,上官昊怎麼會在濟民堂呢?!

今兒濟民堂才揭了皇榜,進宮幫惜柔郡主看病啊。

連朝傾公主都沒有把握的病,濟民堂能行?

說什麼安容也是不信的。

她心底隱隱有不好的揣測,只是不敢去想。

安容吩咐芍藥道,「去請孫醫正來。」

本來安容想請柳大夫的。只是她怕惜柔郡主的病,經過幾日後,變的更嚴重了,孫醫正知道的比柳大夫肯定要細緻準確些。

況且,柳大夫在閉關學醫中,不便打攪。

聽到安容要請孫醫正,芍藥嚇了一跳。「少奶奶。你怎麼了?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蕭湛和連軒也望了過來。

安容紅著臉搖頭,「我沒事呢,誰說請太醫來就一定要看病的。我還可以問問別人的病情。」

芍藥放心的拍拍胸口,然後去外院找蕭總管去請孫醫正。

安容點了名,那就不能是別的太醫。

連軒走了,帶走了蕭湛能勻出來的八個暗衛。

浩浩湯湯的要去踹上官昊的屁股。

安容默默的祝他能如願。

雖然。她有預感要失敗。

因為在安容心底,總覺得上官昊和蕭湛差不多。踹他屁股就跟踹蕭湛屁股的難度一樣。

安容回屋,綉了小半個時辰的針線。

丫鬟才來報,說孫醫正來了。

安容忙丟下手裡的綉活,去了正屋。

彼時。孫醫正已經在屋子裡正襟危坐,從容品茶。

聽到腳步聲,他微微抬頭。見是安容,忙將茶盞擱下。起身請安。

安容和他也算是熟人了,當然了,比之柳大夫還要差一些。

孫醫正起身時,習慣性的瞧了瞧安容的臉色,依舊滿面容光,不禁問道,「少奶奶身子不適?」

安容想搖頭的,只是詢問點事,就讓孫醫正巴巴的跑一趟,實在有些說不過去,便把胳膊伸了,讓孫醫正幫忙把脈。

片刻之後,孫醫正告訴安容,她很好,沒事。

安容點點頭,道,「麻煩孫醫正了,我想打聽下惜柔郡主的病。」

聞言,孫醫正眉頭一挑,就明白安容今兒找他來,為的就是向他打聽惜柔郡主的病。

只是不好他白跑一趟,所以還診了下脈。

孫醫正笑了,其實他和柳大夫是至交好友,把安容都是當成晚輩看的,不必這麼見外。

孫醫正便將惜柔郡主之前的病症詳細描述了一番,安容聽得臉色很是難看。

孫醫正說完,又道,「之前有朝傾公主在,惜柔郡主的臉雖然未好,病情倒也沒有惡化,此番濟民堂大夫進宮,已經有法子治好惜柔郡主了,不過……。」

孫醫正說著,便停了。

安容眉頭輕皺,忙問,「不過什麼?」

孫醫正在心底一嘆,他接下來要說的話,不是什麼叫人高興的話啊。

之前,皇后和庄王妃找安容買舒痕膏。

安容說藥材不夠,皇后讓安容把所需藥材寫下來,由內務府去採買。

經過這麼一段時間,那些藥材總算是送進宮了。

不過,如今那批藥材被挪用了。

安容給的舒痕膏出現了毒,險些毀了惜柔郡主的容貌,庄王妃是不大敢找安容了。

碰巧丫鬟說朝傾公主也會調製舒痕膏,皇后便把這事麻煩她了。

也就是說,她一等再等的藥材,被人半路劫了道,沒了!

非但沒了,而且當初給皇后的舒痕膏,皇后壓根就沒付銀子!

當初,為了不便宜皇后,在藥材里了,她要了一堆百年人蔘,天山雪蓮……

那些都是舒痕膏里沒有的啊,朝傾公主知道了會如何看她,要是在皇后跟前不小心說漏了嘴,那她就是欺騙皇后了。

安容心堵的慌,皇后欠她的錢,不知道該不該去要。

尤其是朝傾公主,安容更不知道該如何對她好了。

聽了孫醫正的話,安容敢確定,以朝傾公主的醫術,能治好惜柔郡主。

可是她沒有。

她進宮幾天,用盡各種辦法,只為了保證惜柔郡主的病不再惡化。

安容不想懷疑她,可上官昊出現在濟民堂後院,濟民堂的大夫又進了宮,還能醫治好惜柔郡主。

她怎麼能不懷疑是她幫著濟民堂治惜柔郡主的病?

可是她為什麼要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