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三十五章報仇

第四百三十五章報仇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6-02 00:34  字數:3846

意外發生的太快,蕭湛來不及反應,兵書就浸濕了。

安容啊的一聲驚叫,就開始捶打蕭湛了。

「都怪你,都怪你,現在兵書弄濕了,要害我挨罵了!」安容氣撅了嘴。

這可是蕭老國公的寶貝啊,就因為這幾本兵書,蕭老國公給了她好幾樣珍稀寶貝。

安容再掙扎,蕭湛就鬆了手。

安容忙去將兵書拿起來,甩掉上面的茶水。

再翻頁時,兵書的字跡有些就模糊不清了。

見安容焦灼不安,蕭湛寬慰她道,「兵書我都記得,可以默寫出來,外祖父不會罵你的。」

蕭湛要伸手去拿兵書,見安容的眼神越睜越大,他眉頭輕輕皺隴。

尤其是安容把兵書放在鼻尖輕嗅,還拿去窗外對著太陽瞧。

蕭湛還以為安容是想把兵書晒乾,可是她瞧了兩眼就算了,只是臉色很怪異。

蕭湛深邃如夜空般的眼睛微凝,走過去,問道,「這兵書怎麼了?」

安容抬眸望著蕭湛,清澈如泉的眸底帶了些想哭的神情,「這兵書的紙張很特別,墨水有一股特別的香味,你聞聞,像不像是泉水的香味兒?」

安容把兵書遞到蕭湛鼻尖,蕭湛輕輕嗅了嗅,「確實很像。」

不過他並不奇怪,這兵書是從木鐲里取出來的,帶著木鐲的氣息很正常。

可安容覺得很不正常!

前世,清顏給她的醫書,就是那本寫了時疫、瘟疫的兵書,別蕭湛潑了茶水之後,就是這種香味兒!

她印象很深刻,因為她無數次對著醫書長吁短嘆,在心底責怪他笨手笨腳。

原來她和清顏遲遲找不到的醫書竟然出自木鐲中。

她全明白了。

木鐲第四任主人是清顏!

那幅模糊的畫,上面兩個女子,其中一個肯定是她。

她之前還納悶呢,她記得蕭湛說過,木鐲從蕭太夫人手腕上摘下來後,就從沒有人再戴上過。

不然蕭老國公也不會那麼擔心玉錦閣的生意了。

可前世,玉錦閣的生意只好不差。

這就意味著有人從木鐲里拿到過首飾圖。

既然能拿首飾圖,拿到醫書有什麼奇怪的?

安容很高興找到醫書的出處。

她抬眸望著蕭湛,剪水瞳眸里光芒閃爍,「前世,清顏能戴上你們蕭家的木鐲。」

蕭湛微微隴眉,「你確定?」

安容點頭如搗蒜,「我確定。」

蕭湛就不明白了,「既然她能戴上,為何你今兒才發現,你沒見過木鐲嗎?」

一句話,問的安容愣在那裡不知如何回答好。

她確實沒有見過清顏戴木鐲。

清顏有許多的鐲子,就她見過的,都不下百十個了。

難道木鐲戴上還能取下來嗎?

被蕭湛一質疑,安容就有些不確定了,「可清顏借我的醫書和你的兵書紙張一模一樣,這樣的紙,大周從未有過,不是嗎?」

安容喜歡花箋,對紙張很了解。

安容越說越篤定,「清顏醫術很高,大周無人可出其右,可她所知道的秘方也不過四十多種,她借我的醫書卻記載了一百多種。」

這兩個落差,總要有個解釋吧?

太巧合了,那就不是巧合。

「而且清顏還會鍛造削鐵如泥的匕首,不知道是不是也是出自木鐲,明兒她來,我問問她,」安容有些興奮道。

可是想到清顏明兒為什麼來找她,安容就有些興奮不起來了。

好像被人悶頭倒了一盆涼水。

很快,蕭湛又潑了另外一盆冰,「若是醫書取自木鐲,那便是蕭家之物,她擅自傳授給你這是違反蕭家家規的事。」

安容聽了有些生氣,「你是在說清顏不應該教我醫書?」

安容不是一般的生氣,是很生氣。

前世你沒娶我,都沒反對。

丫的,你這輩子娶了我,你居然說上輩子清顏那麼做不應該,不是存心氣死我嗎?

「……我是就事論事,」蕭湛眼神很無奈。

他不知道怎麼就惹惱安容了。

安容撅了撅嘴,「我覺得上一世的你更好說話些。」

蕭湛啞然失笑,伸手揪著安容的鼻子,笑道,「好說話,你還見了我便繞道?」

胡謅遇到拆台……尷尬啊。

安容臉皮很厚了,反正蕭湛也不知道前世的事,忽悠他還不簡單么,某女睜著眼睛說瞎話了,「就是因為你太好了,我才繞道的,我怕我把持不住,朝你撲過去,到時候名譽盡毀,你不知道我忍的有多辛苦……。」

蕭湛腦門上的黑線,抑制不住的往下掉。

安容說到一半就不說了。

蕭湛望著她,眸底帶笑,「怎麼不繼續了?」

安容呲牙,「說完了,還怎麼繼續,反正上輩子清顏給我醫書,你什麼話都沒說,我也沒聽說過清顏挨罰。」

要是因為借她醫書,讓清顏挨罰,且不說她不會學了,便是蘇君澤也捨不得清顏因為她挨罰吧?

「那我應該不反對她這麼做,」蕭湛想了想道。

只是,他有些想不通。

安容能戴木鐲,是因為她純善。

外祖父也不止一次說過,要他儘力守護安容,讓她保持一顆純善之心。

安容能戴上木鐲,是因為她和曾外祖母一樣,不貪慕榮華富貴,不愛慕權勢,始終有一顆向善的心。

朝傾公主有嗎?

就憑她一而再再而三找安容要秘方,就談不上了吧?

或許和她身處的環境有些關係,宮闈傾軋,爾虞我詐,最是能移人性情。

不過,蕭湛相信,便是把安容丟皇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