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三十四章繞道

第四百三十四章繞道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6-01 16:38  字數:3766

看著安容掙脫開,朝傾公主臉上焦灼擔憂的神情盡去,轉而換上一副笑臉。

笑容璀璨而迷人,像極了海月升明珠。

安容瞧得有些恍惚。

芍藥站在安容身後,嘴角微微撇,北烈公主變臉的速度真快,就憑這變臉的速度,少奶奶就敵不過她。

芍藥側了身,讓安容和朝傾公主進屋落座。

等坐下之後,朝傾公主就說話了,很氣人,因為她說,「我想單獨和你說幾句話。」

言外之意,就是要丫鬟們退出去啊。

她要是出去了,誰知道少奶奶會不會被她忽悠的犯傻,到時候送這個給那個?

堅決不出去!

其餘丫鬟都出去了,芍藥低眉順眼的跟在安容身邊,像是沒長耳朵似地。

安容尷尬的臉紅了紅,對朝傾公主道,「這丫鬟現在不歸我管,你有話直說無妨。」

朝傾公主瞥了芍藥兩眼,她可沒忘記在顧家,丫鬟說的話。

不過,安容縱容她,只怕她壓根就沒想過把前世她教給她的秘方再還回來。

朝傾公主修長而濃密的睫毛下,靈慧的雙眸有了譏諷笑意。

她緩緩開口道,「方才來的路上,看了一出好戲。」

芍藥性子八卦,聽了這話,低著腦袋的她,稍稍側目。

安容坐在那裡,正要端茶呢,聞言,手輕輕一滯。

完了,她要被教育了。

安容穩著心神,將手收了回來,笑問,「什麼好戲?」

朝傾公主將手裡撥弄了半天的茶,輕呷了一口,待她放下,又用帕子拭去嘴角的茶汁,神情不疾不徐。

安容心底就跟貓撓了似地。

安容在心底默數一二三,等數到十的時候,朝傾公主總算是開了尊口。

安容有種如釋重負感。

只聽耳畔有說話聲道,「我瞧見一個年邁婦人,抓著一個年約二十七八的男子包袱,不願意他走,甚至都跪了下來,我下馬車看了會兒,才知道,那婦人丈夫昨天過世了,她丈夫是那條街上有名的鐵匠,膝下無子,許多小少年都曾拜他為師,學習打鐵,等學會了便離開,自立門戶,那鐵匠的生意越來越差,最後一個徒弟,便是那二十七八的男子,當年他學成欲離去,老鐵匠告訴他,他還有一個打鐵絕技,沒有告訴過任何人,男子覺得自己沒有得到師傅的真傳,便安心留了下來,時光荏苒,光陰似箭,昨兒,老鐵匠咽氣前,他追問絕技,老鐵匠對他說『徒弟啊,記住嘍,那鐵啊,燒紅了,千萬別用手去摸』。」

芍藥聽得撲哧一笑,「這不是教會徒弟餓死師傅么?」

朝傾公主只笑不語。

安容搭在膝蓋上的手,動了一動。

她瞥了朝傾公主一眼,見她把玩手裡的綉帕,似乎說這一番話,並沒有什麼特別用心似地。

教會徒弟餓死師傅。

安容知道,朝傾公主指的是柳記藥鋪賣的藥丸。

她知道,這事她做的不對。

朝傾公主指責她,她認了。

但是她想問一句,「你覺得那徒弟不應該走?」

朝傾公主望著安容,笑道,「應該嗎?」

安容笑了,「那老鐵匠膝下沒有兒女,大可以認那徒弟做義子,徒弟學成離去,為的不過就是闖出一番事業,鐵鋪名聲在外,他不會不答應,老鐵匠死後有子送終,那婦人也能有個依靠,原本能一舉兩得,他卻只記得教會徒弟餓死師傅這幾個字,臨死前還譏諷徒弟,這是一個師父該有的肚量嗎?莫非他收徒弟,只因為他年邁了,需要個人幫他經營鋪子?」

安容的話也飽含深意。

不過這一回,芍藥聽不懂了。

安容是在說:徒弟跟師父學手藝,就是為了用,如果不許,那還學它做什麼?

可聽在朝傾公主耳朵里卻是安容在質問她,「莫非我前世辛苦學習醫術,只為了重生,然後毫不保留的交給你?」

朝傾公主竟無法反駁。

她只覺得可笑。

她居然會覺得她好騙,她才是最精明,盤算最深的那個。

秘方,那等隱秘重要的東西,若不是她哄的自己團團轉,自己會毫不保留的就告訴她?

除非他腦袋被門給擠了還差不多!

朝傾公主嘴角微冷,她望著安容,緩緩笑道,「如此看來,我要拜你為師才行了?」

安容聽得身子一怔。

朝傾公主已然起身,要給安容福身行禮。

安容哪敢承受啊,趕緊扶起她,「你別這樣。」

朝傾公主真的生氣了,「別這樣?那我要怎樣才行?!」

安容被吼的一懵。

芍藥就怒了,敢吼她家少奶奶,別以為她是公主就能無所顧忌了,芍藥上前一步,道,「朝傾公主,你在北烈撒潑沒人敢管你,可這裡是大周,是蕭國公府……!」

不等芍藥說話,安容便道,「芍藥,不得無理,你先出去。」

芍藥氣的跺腳,卻不得不出去。

說是出去,其實芍藥並未走開,就在門外趴在偷聽。

遠處,有丫鬟過來,見她趴在那裡,一會兒動一會兒動的,笑喚道,「芍藥姐姐。」

芍藥嚇了一跳,回頭瞪了丫鬟一眼道,「不會小點聲兒啊,把我魂都嚇飛了!」

丫鬟俏皮的吐了吐舌頭。

邁步上前,在芍藥耳邊咕嚕了兩句,芍藥眼睛瞬間大亮。

二話不說,芍藥就挺直了背脊進了正屋。

她是專門壞人家好事的。

見了芍藥進來,朝傾公主恨不得將手裡的茶盞給摔了。

她就沒見過這麼囂張的丫鬟!

朝傾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