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三十二章禍禍

第四百三十二章禍禍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5-31 17:20  字數:3923

雨,淅淅瀝瀝的下了三天,總是放晴了。

雨後的晴空,蔚藍如玉,拂過臉頰的風清涼涼的。

臨窗小榻上,安容撐著下顎,望著窗外,看丫鬟把盆栽搬出去。

樹上的雨珠兒滴落下來,打在丫鬟的臉頰上。

看丫鬟嗔嬌帶怒,對著大樹跺腳瞪眼,安容嘴角緩緩勾勒起舒心的笑容來。

珠簾外,芍藥拂過珠簾,輕步進來,道,「少奶奶,外面的流言沒了。」

安容轉過頭,眉頭輕挑,「柳大夫怎麼破了流言的?」

芍藥捂嘴笑,「就隨口說笑了兩句,然後流言就不攻自破了。」

「隨口說笑了兩句?」安容目露詫異。

芍藥點頭如搗蒜,模仿了柳大夫的口氣,笑道,「因我救治了趙王爺的病,京都流言四起,紛紛揣測是蕭國公府表少奶奶為之,我可以明確的告訴大家,她還談不上會醫術,甚至連最基本的診脈都不會,更沒有去過趙王府,這一點,趙王爺可以作證。」

「是,蕭國公府少奶奶是曾經想找我學習醫術,我一直覺得大家閨秀學醫術,不如學學女紅來的有用,但現在我改變看法了,連北烈公主都一身醫術傍身,她學學也無妨。」

「說來,這流言的傳出,與北烈公主還有些關係,她以為蕭國公府表少奶奶入了柳記藥鋪的股,手握秘方就醫術超絕,這是謬斷!」

「不過蕭國公府表少奶奶聰慧靈秀,只要她用心學習,保不準哪一天,就成了一代神醫了呢,往後大家和我需要仰仗蕭國公府表少奶奶的地方還有很多,眾口鑠金,積毀銷骨,流言止於智者,還請大家莫再胡亂猜測,不然我還真的要痛下決心,將柳記藥鋪挪出京都之外了,以免再給她平添煩惱。」

說著,周圍看熱鬧的人臉色都變了。

柳記藥鋪的大夫,醫術高超不說,醫藥費也是整個京都最便宜的,要是搬出京都,那損失的可是他們啊!

當時,大家就挽留求柳大夫別走。

柳大夫擺擺手道,「我走不走,取決於大家,取決於蕭國公府表少奶奶有沒有受委屈,還有,請大家給我四天時間,我要靜心鑽研醫術,好幫大家治病,如希望人人都能趙王爺那般能如願以償。」

柳大夫的笑,很儒雅,很能穿透人心。

當時,看熱鬧的人群里就有人高呼,「我明白了,這一切都是北烈公主的齷蹉手段!接風宴上,她雖贏實輸,心裡氣不過,就想來敗壞蕭國公府表少奶奶的名聲以達到不可告人的目的,咱們是大周人,豈能助紂為虐,為虎作倀?」

芍藥笑的見牙不見眼,「反正現在少奶奶沒事了,有事的是朝傾公主。」

還是柳大夫手段高明啊,不但解了少奶奶之憂,還把朝傾公主拖下了水,看她怎麼辦!

她也不想想,這裡是大周呢,豈是她想翻手為雲就能翻手為雲的?

她可知道蕭國公府在大周的地位有多崇高?

蕭老將軍、蕭大將軍都是保家衛國的人物,是大周百姓心中的戰神。

又有多少人死在邊關,死於北烈人之手?

敢敗壞少奶奶名聲,分分鐘用口水淹死她。

芍藥說完,見安容凝眉不語,又說起另外一件事,「庄郡王府貼了懸賞告示,說只要誰能治好惜柔郡主的病,賞黃金千兩呢。」

下了幾天雨,也沒什麼人出府,都不知道那告示貼了幾天了。

不過惜柔郡主的病沒好,可見告示不管用。

對於惜柔郡主的病,安容一點兒都不關心。

她端茶輕啜,聽到外面有腳步聲傳來。

安容稍稍抬眸,便見冬兒打了帘子進來。

「少奶奶,宮裡來了車駕,說是皇后召見你,」冬兒福身回道。

芍藥眼睛輕眨,問道,「可說是什麼事了?」

冬兒搖搖頭,「沒說。」

安容嘴角勾起冷意,這還用問啊,肯定和惜柔郡主的病有關,或許還和朝傾公主的流言有些關係。

想到自己被朝傾公主當成敵人對待,安容的臉色就極差。

「不去!」安容賭氣道。

冬兒微微一怔。

皇后召見啊,車駕都來了,怎麼能不去呢?這不是沒把皇后放在眼裡么?

少奶奶膽子是不是太大了些啊?

芍藥瞥了眼想說話卻不敢開口的冬兒,道,「連日下雨,少奶奶又懷了身孕,身子不適呢,你去稟告一聲,就說等少奶奶身子好了,就進宮給皇后賠不是。」

冬兒點點頭,轉身離開。

等她走到珠簾處,見蕭湛要進來,忙退後一步。

蕭湛在珠簾外站了有一會兒了,聽到安容說不去,他的嘴角有抹笑一閃而逝。

總算有那麼點點長進了,哪怕賭氣的成分居多。

好歹沒主動寫了秘方,雙手奉上,主動求和不是?

他以為她會這樣做的。

蕭湛邁步進去。

見安容望著小几上擺著的綉簍子發獃,蕭湛擺擺手,讓丫鬟退出去。

蕭湛多看了兩眼,見安容對綉棚子上的綢緞走神,嘴角弧起,「再想什麼呢,這麼入神?」

安容回過神來,把綉棚子拿起來,道,「我想給肚子里的孩子綉小肚兜,可是老人常說,事與願違,一心綉麒麟,往往生的都是女兒,綉蝴蝶,偏偏生兒子,你是說我綉什麼好?」

聽了安容的糾結,蕭湛啞然失笑,「綉石榴吧,多子多福,男女皆宜。」

安容連連點頭,然後問他,「那你想生兒子還是女兒?」

「女兒,」蕭湛毫不猶豫便道。

安容微微訝異,她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