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二十八中藥鋪

第四百二十八中藥鋪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5-29 16:06  字數:4935

芍藥後怕的拍著胸口站在安容身後,感激的瞥了那車夫兩眼。

要不是他及時扶著朝傾公主,朝傾公主肯定會摔倒,她的小命指不定就保不住了啊。

不過感激歸感激,對於安容的話,芍藥還是不以為然的。

給少奶奶趕馬車的都是爺的暗衛啊,還能比他差了?

這不是赤果果的數落暗衛么?

芍藥這樣想。

朝傾公主卻想的不一般,她覺得安容夠重情義。

車夫幫扶了她一把,她就要找皇上要他,這是幫她還恩情呢?

不過讓他進國公府,倒不是件壞事,既然她主動開口,又何必等到她離開大周之後?

父皇不是說蕭國公府固若金湯,別說刺殺,就是刺探軍情都難比登天嗎,她就要讓暗衛正大光明的進去!

她相信,守衛越是嚴明,府里的防備就越鬆散!

邁步上台階時,朝傾公主笑對安容道,「皇上說過,行宮裡的宮女太監,可隨我處置,你要是覺得車夫不錯,一會兒就帶他回國公府吧,不必麻煩向皇上討要。」

安容微微一怔。

她開始懷疑自己方才是不是看花了眼了,她可以確定那人就是上官昊身邊的護衛,只是朝傾公主這樣隨意將他送人,難道不知情?

安容回頭望去,瞧見車夫微微凝眉。

似乎不滿意朝傾公主的決定,偏他只是個下人,沒有反駁的權利。

安容嘴角緩緩弧起一抹笑,對朝傾公主道,「他才救過你。你確定要送給我?」

朝傾公主臉上浮起動人的笑容,「我知道你會代替我好好謝他的,我放心。」

語氣輕柔,滿是信任,一如前世。

安容忽然就心酸了,如果前世她不是這麼信任她,又怎麼會讓沈安玉有了可趁之機?

這一世。她依然這樣。安容很害怕,有哪一天會走上前世的路。

她的敵人太多了,防不勝防。

她更怕殺朝傾公主的人。從沈安玉變成蕭湛。

安容緊握了下手,決定從現在起,疏遠她。

只是朝傾公主有恩必報,護衛剛剛才救了他。她還把護衛丟給她,說明很煩護衛了。

於情於理她都該幫朝傾公主的。不管怎麼說,方才也是她先提出來的,現在又反口,豈不是自打嘴巴?

只是這護衛是上官昊的人。帶他進國公府,那不是引狼入室嗎?

要知道,蕭國公府掌握大周近三分之一的兵權。尤其是蕭老國公的書房,更是重中之重。

要是丟了邊關地圖什麼的。導致戰敗,她以死謝罪都不夠。

安容決定把護衛帶回國公府,讓蕭湛把他好吃好喝的關起來。

非但如此,安容還對朝傾公主道,「在你回北烈之前,你一個人我不放心,要不我把我的車夫給你用吧?」

要是朝傾公主遇到什麼麻煩事,她也能及時知道,順帶還能查查上官昊是不是真偷偷潛入京都了。

上輩子,上官昊和東延太子是蕭湛的勁敵啊,她得防著點兒。

芍藥有些崩潰了,怎麼辦,少奶奶犯傻了,她要不要出聲阻止?

今兒趕馬車的是趙風啊,少奶奶這是要把趙風送人啊?

回頭趙風大哥知道她袖手旁觀,會不會瞪她?

爺會不會怪她沒看好少奶奶啊?

芍藥拽安容的袖子,朝她搖頭。

安容扭眉瞪了她一眼,就是借用幾天而已,又不會少塊肉。

朝傾公主愕然失笑。

她漂亮的雙眸凝視著安容,不知道安容是真心的還是跟她裝傻充愣。

她把上官昊的護衛送給了她,是想去蕭國公府刺探軍情,她卻把蕭國公府的車夫送給她。

她如今可是懷了身孕的人,就憑她肚子里的孩子,那車夫就不會是一般人。

一般人,就是給她用,也沒什麼用處。

只是朝傾公主有些懷疑,安容是真心實意的為她好,還是想派個人監視她?

不過,朝傾公主很快就否決了自己的猜測,就憑她收了護衛,就沒有那個心機,況且她看起來就……好騙。

「那我謝謝你了,」朝傾公主笑道。

安容搖頭一笑。

然後抬眸望著顧家大門,漆紅的大門倒是敞開著,可卻沒見到半個小廝。

朝傾公主眉頭輕皺,顧家好歹也是個四品官家,居然連守門的小廝都沒有,這也太離譜了些吧?

正納悶呢,才見到小廝懶洋洋的走過來。

像是沒睡醒一般,乍一眼瞧見幾個穿戴奢華的女子站在大門口,嚇了一跳。

瞌睡蟲一掃而光,趕緊上前道,「幾位來顧府是?」

芍藥上前一步道,「是北烈朝傾公主和蕭國公府表少奶奶登門求見。」

小廝嚇白了臉,怎麼辦,北烈公主真的找上門來了!

都怪大姑娘那個禍害,居然敢夥同東延太子綁架朝傾公主,這會兒人家找不到她,就找老爺夫人算賬了。

小廝嚇的屁滾尿流,趕緊進府稟告。

朝傾公主邁步進府,進了院落,就不知道怎麼走了,便望著安容。

安容怔住,輕聲問她,「你就沒一點印象嗎?」

朝傾公主望天不語。

她第一次來顧家,能對顧家有印象才怪了。

看慣了重檐碧瓦、玉樓金闕的北烈皇宮,再看顧家的小院落,朝傾公主還真沒什麼興緻。

其實,顧家也不小,好歹也是個五進的院子,可是就算是十個五進加起來,只怕也比不上皇宮一隅吧?

朝傾公主還指望安容帶路,安容哪裡記得啊,她本來就算是個路痴了,再加上壓根就沒來過顧家兩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