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二十七章車夫(求粉紅)

第四百二十七章車夫(求粉紅) (1/3)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5-29 02:28  字數:5812

蕭錦兒朝安容鼓了鼓腮幫子,道,「娘,你還記得大嫂說溫泉水有美白潤膚效用時,朝傾公主也在的對吧,今兒我們去大昭寺,想著不好落下她一個人,就先去了行宮,結果朝傾公主認出,大嫂給我們的溫泉水,根本就不是溫泉,是舒痕膏加花露……。路」

幾位太太聽得眉頭冷凝,舒痕膏被傳的神乎其神,可是誰也沒見過。

尤其是,剛剛才知道惜柔郡主用了被人添了毒的舒痕膏,還有可能治不好。

誰敢保證那舒痕膏不是被武安侯府的人下了毒才送出去的?

蕭三太太想著,臉色就不好看了,她看了眼不說話的老夫人,然後問蕭憐兒,「朝傾公主可還說別的什麼了?」

蕭憐兒搖頭,扶著她娘坐下道,「娘,大嫂給我們的水沒事呢,確實能美白潤膚,只是朝傾公主說,那太浪費,大材小用,實在可惜。」

說著,蕭憐兒又笑了,「大姐姐生氣,是大嫂騙了我們,沒說實話,我們都不知道那花露珍貴,出門前,我們把那瓶子花露用了大半……。」

想想就肉疼不已。

安容簡直是虛驚一場。

蕭大太太望著安容,「你不是說是溫泉水嗎?」

這會兒功夫,足夠安容尋個好理由了,她給芍藥使了個眼神。

芍藥便恍然大悟道,「奴婢想起來了,上回姑娘說帶些溫泉水回來,奴婢隨手就拿了個瓶子,忘記瓶子之前裝過舒痕膏,裡面還有……。」

「那花露呢?」蕭錦兒又問。

安容撫額道,「我每回用溫泉水時。都會添些花露,我怕花露也有作用,缺了效果會差,就添了些。」

蕭憐兒把臉湊她娘跟前道,「娘,你摸摸,舒痕膏加花露效果真的是極好。臉滑嫩嫩的。就是太珍貴了,用不起。」

舒痕膏據說一萬兩銀子一瓶啊,而且瓶子不大啊。誰用的起?

不過大嫂似乎是個奸商,至少朝傾公主聽說舒痕膏價值萬兩銀子的時候,就極其的詫異。

她還笑說,「大周的銀子比我想的好掙。我都想在大周開個鋪子了。」

要是沒有五倍以上的利益,堂堂公主能說這話?

蕭錦兒則望著安容道。「大嫂,朝傾公主似乎知道舒痕膏的秘方呢,她為什麼知道?」

一句話,問的安容啞口無言。

她要怎麼回答她?

說她的秘方是朝傾公主教的。誰信?

估計說她教的朝傾公主,她們更容易信服些。

安容搖搖頭,「我也不知道。」

她是真不知道朝傾公主是從哪兒知道的秘方。

蕭錦兒只是隨口一問。沒有打破砂鍋問到底,轉了話題道。「朝傾公主說她明兒去顧府,會來國公府接你一起去。」

蕭四太太輕輕一笑道,「既然知道溫泉水沒用,怎麼還去玩到這會兒才回來?」

蕭憐兒回道,「四嬸兒,難得出府一趟呢,再說了,大昭寺除了溫泉,還有許多好玩的地方呢。」

蕭純兒也連連點頭。

安容則聽到蕭錦兒輕聲嘀咕,「早知道會倒霉,我才不去呢。」

她說的小聲,安容眉頭挑了一挑。

她指的是摔下溫泉?

可是她的神情,好像不只是掉落溫泉這麼簡單。

幾人到這會兒才給老夫人請安見禮。

安容見沒什麼事,重新福了福身,退了出去。

等出了紫檀院,安容大呼了一口氣,真是有驚無險啊。

芍藥望著安容的臉,左看看右看看,清秀的眉頭皺的緊緊的。

安容瞥了她一眼,摸著自己的臉,「這麼盯著我看做什麼?」

芍藥直爽道,「奴婢沒見少奶奶用別的什麼東西啊,可是成親後,少奶奶的皮膚確實變好了,很明顯。」

安容摸著自己的臉,輕笑不語。

芍藥左右看看,確定沒人,小聲的問,「少奶奶是采陽補陰了么?」

安容一口老血沒差點把自己嗆死過去。

一抬手,直接拍芍藥腦門上了,「胡說八道!」

芍藥委屈的揉著額頭,「奴婢沒有胡說啊,是廚房的丫鬟婆子們說的,說少奶奶的皮膚好,是爺的功勞,奴婢問為什麼,她們說是采陽補陰啊,還說什麼陰陽互補……。」

安容真的有想噴血的衝動了,直勾勾的盯著芍藥。

芍藥縮著脖子,退後兩步,再不說話了。

安容撫著額頭回了臨墨軒。

坐下來,端起茶盞,才喝了一口茶,蕭湛就回來了。

他進門便擺手,讓包括芍藥海棠在內的丫鬟都退了出去。

安容起身給他倒茶,問道,「外祖父找你有什麼事?」

蕭湛坐下,道,「還是玉錦閣的事,鋪子雖然交給了三舅母,可是她管不了兩天就會丟手。」

安容訝異,「那還交給她?」

蕭湛深邃明遠的雙眸看著安容精緻的臉龐,「三舅母性子固執,不讓她碰壁吃虧,她不會回頭的,外祖父不希望她一直惦記著玉錦閣的管理權,給你造成困擾。」

先讓蕭三太太如願,再讓她心甘情願的放棄,她就不會對安容再存有敵意。

安容點點頭,這辦法確實極好。

最近玉錦閣大掙了一筆,暫時不缺錢,讓蕭三太太管理,也不會有什麼問題。

只是,說這事,不用避著丫鬟的吧?

肯定還有別的事。

果然,蕭湛又開口了,「外祖父希望你能從木鐲里取出飾設計圖,雲錦閣的生意不能垮,還有兵書,若是還有,也悉數取出來。」

安容點點頭。然後睜大雙眼問,「別的東西,我能取用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