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二十六章溫泉

第四百二十六章溫泉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5-29 02:28  字數:4296

打呼嚕只是第一步,其後還有磨牙、說夢話。

睡的很香很沉,似乎還做了美夢。

真真是羨煞淺眠的蕭湛。

便是睡在軟軟的床榻上,錦被加身,只要有輕微響聲就能驚醒的蕭湛,看著在顛簸的馬車裡都能睡得如此香甜的安容,真有衝動將她搖醒,好求「秘方」。

蕭湛默不作聲,只輕輕的將安容的碎發勾在她的耳際。

輕微觸感,讓安容有些酥麻。

幾次都裝不下去,只恨車夫將馬車越敢越慢,這樣子,要什麼時候才到國公府?

就這樣一直趴著,一會兒腰該直不起來了。

誰能幫她捏下腰,感激不盡啊。

安容死扛著。

直到車簾被人掀開,刺眼的光線讓安容眼睛眨了一下。

耳邊則傳來一陣說笑聲。

「大哥,你的馬車還能再慢點兒嗎?我剛瞧見一個七八十歲老嫗拎了菜籃子超過你……,」蕭遷覺得肚子有些疼。

幸好這條路寬敞,來往的人不多,不然就這速度,該被人用口水給淹了。

蕭湛瞥了蕭遷一眼,道,「馬車跑太快,聽不見你大嫂說夢話。」

「大嫂還說夢話?」蕭遷有些詫異。

「還磨牙呢,」蕭湛眉頭一挑道。

蕭遷就擔憂了,「這麼能鬧,大哥你一向淺眠,怎麼睡啊,大夫能治嗎?」

安容滿臉通紅,把眼睛睜開,對蕭遷道,「你大哥在詆毀我!」

蕭遷,「……。」

大哥,你以前可沒這樣的閒情逸緻啊,成親了,咋變化這麼的大呢?

還有大嫂的半邊臉怎麼紅成那樣?

蕭遷掃了蕭湛的胸口,看來大嫂真的「睡」了許久。

「大哥,大嫂,我先回國公府了,你們慢行。」

說完,蕭遷一夾馬肚子,揚塵而去。

馬車裡,蕭湛挑眉笑問,好像不知道安容在裝睡一般,「睡足了?要不要再睡一會兒?」

安容揉了揉臉頰,撅了嘴問,「你真的淺眠嗎?」

在玲瓏閣也住了許久,這幾日,她怎麼都沒發現他淺眠呢?

蕭湛打開小几,給安容拿水,一邊道,「沒以前那麼淺眠了。」

「你睡得有多淺?」安容細問。

蕭湛的回答,讓安容雙眸睜大,一臉充血,只聽他回道,「你昨晚翻了十三回身,坐起來過一次,弄錯方向睡腳邊了,是我把你扛回頭的。」

沒以前那麼淺,還能發現她一晚上翻了多少回身??

那他以前睡的得有多淺啊?

「為什麼以前我都沒有發現?」安容不解,「不能治嗎?」

睡的那麼淺,要換做是她,估計白天半點精神都沒有,他一點都瞧不出來啊。

蕭湛握著安容的手道,「這是習武之人的警覺。」

「可也不用警覺成這樣吧?」安容聳鼻子,這不是連她都防備著嗎?

「我是擔心你什麼忽然消失了,」再者,她一直亂動,他就是想睡也睡不著。

安容抬起手腕,撲笑道,「消失,也還是在你們蕭家傳家之寶里,能消失到哪裡去?」

蕭湛點頭不語。

馬車速度加快,很快就在國公府跟前停下了。

下了馬車之後,便是回內院。

這會兒,時辰有些晚了,天邊有了幾縷晚霞。

紫檀院。

正屋,濟濟一堂。

安容和蕭湛進去時,還有些受驚。

除了敬茶那天,她還沒瞧見過這麼多人呢,似乎在商議什麼大事。

幾位太太都很高興,尤其是蕭三太太,笑道,「左等右盼,可算是回來了。」

安容和蕭湛上前挨個的請安。

安容沒有開口,蕭湛問道,「是在商議玉錦閣的事嗎?」

蕭老國公點點頭,將手裡的茶盞擱下,方才道,「安容懷了身孕,不宜太過操勞,你又有別的事要忙,玉錦閣的生意暫時交給你三舅打理。」

蕭湛沒有爭取什麼,回頭吩咐趙成道,「將書房的賬冊取來。」

蕭三太太這回臉都笑開了花,總算是如願以償了。

讓蕭湛和安容交出賬冊只是第一步,接下來就是降低要求了。

蕭三太太道,「國公爺,玉錦閣生意大不如前,之前安容想出福袋,將積累的首飾賣光了,玉錦閣往後的經營只會越來越困難,每月上交四萬兩的盈利,實在太難……。」

蕭老國公掃了她一眼,抬手打斷她,「難,不代表不可能。原本玉錦閣那些積年的首飾,你們都沒辦法賣出去,但是安容做到了,辦法總是人想出來了,既然接手了玉錦閣,就依照規矩辦便

可。」

三太太臉色有些難看。

蕭老國公才不管這些,說白了,開鋪子就是為了掙錢,他只要利潤足夠了就行,至於是不是三房貼補,那是三房的事,把鋪子往身上攬,沒本事總是要付出些代價。

「只要誰認為自己有那個本事,都可以接手玉錦閣,」蕭老國公寬厚的很。

說完,蕭老國公就把這事拋開了,轉而問安容,「庄郡王妃今兒帶著惜柔郡主和舒痕膏,狀告到皇后跟前,說你在她買的舒痕膏里下毒?」

安容一臉無奈,「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是我沒有在舒痕膏里下過毒。」

她敢在惜柔郡主的葯里下毒,她嫌命長了還差不多。

不過,她也不怕庄郡王妃找茬。

葯從離開武安侯府,送到惜柔郡主手裡,不知道經過了多少雙手。

她一口認定是她,證據呢?

沒有證據,就憑空指責,這是污衊。

她可沒有那閑工夫搭理她。

蕭大太太輕嘆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