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二十四章忽悠

第四百二十四章忽悠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5-27 22:27  字數:5236

一邊吃飯,一邊閑聊。

安容心情好,吃的就有些多。

見時辰尚早,老太太怕她撐著了,讓她四處走走消消食。

安容也正有此意。

沈安北和沈安閔便陪著她和蕭湛在侯府花園逛逛。

如今春意正濃,百花爭相鬥艷。

碎步走在花園裡,鼻尖縈繞著花香,醉人心田。

因為有沈安溪陪著安容,沈安北陪著蕭湛走了會兒就提議去那邊涼亭小坐,品茗下棋。

難得的,花園裡有蝴蝶。

沈安溪興緻極高,讓丫鬟拿了網兜來,她要抓了蝴蝶送給安容。

結果,丫鬟網兜還沒有取來。

一群人跟著蝴蝶上了石橋,蝴蝶橫著飛了,在湖面上照著自己的婀娜姿態,甚是招搖。

可就是拿它沒輒。

沈安溪暗氣,「這破蝴蝶,一點都不可愛!」

安容搖頭一笑。

站在橋邊,手搭在蓮花石上,眺目遠望,看湖邊楊柳依依,輕拂綠水。

不知過了多久,芍藥輕喚,「九姑娘過來了。」

安容瞥頭望去,就見沈安姝輕提裙擺上石階,笑容燦爛如*光。

可是瞧見安容,她的臉倏然就沉了下去。

她下意識的轉過身,走了一步,又像是賭氣似的轉了回來。

面帶怒色,氣勢洶洶的走過來。

安容只是掃了她一眼,依舊把目光透向遠處。

沈安姝覺得自己被藐視了,她走到安容跟前,睜圓了眼睛看著她,「你要幫那土匪辦喜宴,你有沒有想過我娘?!」

「沒有想過,」安容的回答,只有這比風還輕飄的四個字。

沈安姝臉上的怒氣瞬間又高了三分,對著安容那隨意的態度,更是火冒三丈,氣衝上頭。

安容以為她會被氣走,誰想她今兒的耐性真是好的不行。

安容站那兒,她就在一旁站著,就用一種我很討厭你,你為什麼要厚顏無恥的活著,你應該上吊自盡才對的表情看著你。

安容的心情也崩了。

芍藥站在一旁,睜圓了眼睛看著沈安姝,這人怎麼這麼討厭啊,少奶奶都不樂意跟你說話,還跟狗皮膏藥似地黏著。

你再看,我把你眼珠子扣出來踩幾腳!

芍藥心中腹誹,最後對安容道,「少奶奶,太陽太大,奴婢去取把傘來。」

把九姑娘雙眼遮住,就不會心煩了。

安容想走到涼亭去,可是她知道沈安姝的性子,她絕對會跟去的。

安容點點頭,芍藥便一溜煙走遠了,臨走前,叮囑海棠照顧好安容。

安容眺目遠望。

全然沒注意到,沈安姝眸底有一抹得逞的笑。

她見安容抬起手腕,手上的綉帕綉著蘭花。

猛然抬手,把安容的綉帕搶了過來。

安容再好的心性也忍不住了,尤其是沈安姝看了一眼,就嫌棄的把帕子丟地上了。

「我還以為是我娘繡的呢,」沈安姝一臉失望。

安容恨不得抬手扇她一巴掌才好。

海棠瞥了那綉帕一眼,見風吹動,她會飄,趕緊過去撿起來。

就在她彎腰的時候,沈安姝的丫鬟走過去,腳輕輕一拱。

海棠就身子不穩的滾下了石階。

明目張胆的令人髮指。

更叫人想不到的事還在後面,安容聽到海棠的叫疼聲,轉身回頭。

身後,沈安姝從雲袖下,掏出一把刀。

明晃晃的在陽光下有些刺眼。

她一把抓住安容的雲袖,刀朝安容捅過去。

那一瞬間,掩在雲袖下的玉鐲泛著凌厲黑光,便是隔著雲袖,也無法遮掩。

安容心悸亂跳,沈安姝臉上的笑有些瘋狂。

就在她以為得逞的時候,遠處飛來一小塊石頭。

直接打在沈安姝的手指上,刀向逆轉。

直接割向她拽著安容袖子的左手。

幾乎是瞬間,響起一股歇斯底地的吼叫聲。

那吼叫聲中夾帶著刀落地的哐當聲。

安容轉身回頭。

便見到沈安姝疼暈在地。

她的左手鮮血淋淋,像是割腕自盡了一般。

海棠一路滾下地,正疼的七葷八素的,聽到有驚叫聲,趕緊從地上爬起來,生怕安容有事,趕緊爬上石橋。

遠處,涼亭子里下棋的蕭湛和沈安北也驚住了。

在沈安北沒反應過來時。

對面已經不見蕭湛的人影了。

在一瞥頭,蕭湛已經站在橋頭了,將安容攬在懷裡了。

沈安閔搖搖腦袋,「那麼遠的距離,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這等輕功……。」

沈安北抓了他道,「別羨慕了,怕是出什麼事了。」

瞧上,蕭湛冷冷的看著暈倒在地的沈安姝,問安容,「怎麼了?」

安容嚇白了臉,尤其是沈安姝手腕上的血,讓她有種想吐的感覺。

「她要殺我,暗衛為了救我,用石子打偏了匕首,結果誤傷了她自己,左手手筋割斷了……,」安容側過臉,不敢再看。

沈安姝的左手算是廢了。

被人割斷手筋,這要是換在別人身上,安容會同情。

但是沈安姝,安容只有兩個字:活該。

沈安姝的丫鬟跪在地上,滿頭是汗,渾身打哆嗦。

沈安北和沈安閔過來時,附近圍了一堆的丫鬟婆子。

沈安北厭惡的看著沈安姝。

雖然都是他妹妹,可沈安姝能跟安容比嗎?

便是連安容一根手指都比不上。

「抬走,再請給大夫來,」沈安北吩咐道。

至於那個踹翻海棠的丫鬟,芍藥取了傘回來,聽到之後,十分潑婦的左右開弓,把那丫鬟扇的滿臉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