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二十章花露

第四百二十章花露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5-26 01:29  字數:4154

原本朝傾公主的話,很坦蕩從容,她主動提出去東延,是解大周之危。

這樣的善舉,叫人刮目相看。

可仔細想,卻有牽著大周鼻子走的嫌疑。

安容不知道她這樣說,是想以進為退,還是真的想去邊關,給這場戰亂再添把火?

安容想,以退為進的可能性更大些。

清顏再如何心性沉穩,到底只是個女兒家,她也怕會被送去邊關,她主動提出來,是全心為大周考慮,大周擄劫她在前,她摒棄前嫌,大周還拿她換邊關的安寧,活脫脫小人行徑,枉為君子

安容在走神,蕭湛則在凝眉。

老實說,一路從北烈回京,他對朝傾公主真是刮目相看。

不論是傳言中的顧家大姑娘,還是傳聞中真的朝傾公主,在她身上都見不到影子。

她就像是另外一個人,一個只和安容記憶相吻合的人。

她的膽子很大,不論身處何地,她都從容不迫。

完全不像一個養在深閨中沒有見識的大家閨秀。

還有她執意來大周的目的,也叫人琢磨不透。

若只是為了弄清楚前世,她要見的人只有安容一個。

現在人也見過了,她該回北烈了吧?

蕭湛瞥了朝傾公主一眼,問安容,「她什麼時候回北烈?」

蕭湛忽然來這麼一句,驚了安容一跳。

安容搖搖頭,「我沒問,她也沒說。」

說完,安容望著蕭湛,修長的睫毛輕輕顫了兩下,問他,「她什麼時候走,不是朝廷說了算嗎?」

在安容看來,朝傾公主是沒有選擇的。

「北烈墨王世子不會真的來給靖北侯世子賠不是吧?」安容眼睛睜大三分。

老實說,這樣任性的舉動只有靖北侯世子做的出來。

墨王世子得有多喜歡朝傾公主,才願意為了救她從北烈千里迢迢來大周賠禮道歉,指不定還要送上自己高貴的臀部,讓靖北侯世子賞一腳?

安容可不信,北烈皇帝能約束的了墨王世子。

若是可以,又哪來朝傾公主絕食最後差點香消玉殞的破事?

蕭湛聽安容的問話,眉頭輕隴道,「當時的情況,並非那麼簡單,連軒抓朝傾公主,任性只是一方面,更多的還是想替我報仇。」

「報仇?」這兩個字成功挑起了安容的好奇心。

誰和蕭湛有仇?

蕭湛點頭。

當時情況危急,一邊是東延太子,一邊是北烈墨王世子。

他就算帶了暗衛去北烈,能帶多少人?

若是不綁架朝傾公主,他們根本離不開北烈,墨王世子肯定會將他斬殺一雪前恥。

有朝傾公主這個人質在,北烈不敢輕舉妄動。

至於要墨王世子親自來賠罪,連軒確實是故意的,他們在北烈,著實過了兩天東躲西藏的日子,連軒是要墨王世子也嘗嘗被追殺的滋味兒。

就憑墨王世子毀了他的容貌,他刺了墨王世子一劍。

北烈和大周遲早會有一戰。

安容聽著,忽然,心跳的極快,有些慌亂。

她好像捕捉到什麼,又極快的消失了。

那邊,皇上讓朝傾公主坐下,對她道,「公主且在我大周玩幾日,等北烈的使臣來,朕會送你們回北烈。」

朝傾公主福身道謝。

等她落座後。

宴會才真正的開始,歌舞繚繞,瓜果飄香。

朝傾公主吃了兩口糕點,凌陽公主就過來了。

和她共坐一桌,和她說笑,談論大周和北烈的風土人情。

說著說著,凌陽公主話題一轉,問道,「之前比試書法時,你用了北烈的簡體字,有什麼規律嗎?」

聞言,朝傾公主眉頭輕輕一斜。

嘴角流過一抹笑意。

之前在北烈,她沒有完成的心愿,或許能通過大周來實現?

要是大周使用簡體字,父皇還會說她干政嗎?

她就想不明白了,有繁從簡,這是再正常不過的事,父皇偏反對,害得她要寫繁體字,又怕露陷。

要不是母后寵愛她,她估計早瞞不住了。

現在凌陽公主「奉命」來刺探,朝傾公主決定「裝傻」上鉤。

兩人詳談甚歡。

因為朝傾公主是被擄來的大周,朝廷和她也沒什麼要商議的,這接風宴,只是接風。

一個時辰後,歌舞看膩了,也吃飽了,就散宴了。

安容跟在蕭湛身後,朝馬車停頓的地方走去。

半道上,有丫鬟急急忙追上來。

那丫鬟有些眼熟,安容認得她是凌陽公主身邊的丫鬟。

丫鬟福了福身道,「蕭表少奶奶,朝傾公主和你一見如故,公主讓你務必從她口中問出所有的簡體字,這也是皇上皇后的意思。」

安容眉頭隴緊,她望了蕭湛一眼。

蕭湛沒有說話。

丫鬟傳完話,轉身便離開了。

安容這才道,「讓我去和朝傾公主套話,還套出所有的簡體字,皇上是不是太為難我了?」

之前,朝傾公主讓她寫秘方,她都嫌棄字太多,拒絕了啊。

這會兒如何好去開那個口?

而且,皇上未免也太操之過急了些吧?

要是北烈真的施行簡體字,大周大可以派幾個人去學,總比這麼偷偷摸摸的強吧?

更重要的是,她前世根本就沒有聽說過什麼簡體字。

安容以為,那只是朝傾公主寫錯字尋的借口,為了不那麼丟臉糊弄人才說的。

至於去套話,十有八九是凌陽公主和皇后急功近利,想得皇上開心。

可憐她,得奔前跑後去做違心的事。

「你懷有身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