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一十七章憧憬

第四百一十七章憧憬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5-24 22:28  字數:3919

安容不是想輸,她只是站在清顏的角度想事情。看書神器

方才一曲驚鴻舞冠絕大周,無人可比。

接下來,比書法就輸,會叫人覺得她也不過如此。

可偏偏比試什麼,是清顏抓鬮決定先後的。

比試台上,早有公公抬了桌子來,上面擺著上等筆墨紙硯。

上好的宣紙,用鎮紙壓著,在徐徐清風下,掀開一角。

安容走過去,將鎮紙往上挪,一隻手壓著宣紙,另一隻手提筆沾墨。

她側頭瞥了一眼朝傾公主。

眼角餘光正好瞧見坐在那邊的蘇君澤。

一如既往的溫煦如玉,眸光潤澤,帶著笑意,正朝比試台望過來。

安容看他的時候,他正打量朝傾公主。

安容嘴角勾起一抹笑,帶了些嘲弄之色。

這或許就是所謂的真愛吧?

便是相隔一世,換了容貌,他的眼睛永遠只注意到清顏。

蘇君澤只關注清顏,那蕭湛呢?

安容瞥頭望去,只見他和趙成說話,誰都沒注意。

趙成離開後,他便端茶輕啜。

喝了口茶,才抬眸。

和安容的眸光對上,蕭湛的嘴角微微弧起,那是一種信任的笑。

安容的字,蕭湛見過。

尤其是梅花篆。

遠看是梅花,近看是字。

花中有字,字里含花。

他初次瞧見時,都驚嘆不已,這一局,安容必贏無疑。

可是,看著安容選的筆,蕭湛眉頭又凝了。

安容沒打算寫梅花篆,只是一般的字。

要說之前,蕭湛還不明白。

這會兒,他算是看懂了,安容壓根就沒想贏朝傾公主。

放棄了下棋,又不用梅花篆,他倒是想瞧瞧她要如何贏朝傾公主。

蕭湛以為安容輸定了,可偏偏結果讓他大吃一驚。

贏的人,依然是安容。

這會兒,蕭湛徹底相信安容是重生的了,更相信朝傾公主便是顧家大姑娘。

只有知己知彼,才能做到百戰不殆。

用不到梅花篆,安容都有把握贏朝傾公主,贏了就成了,不必驚艷。

那樣,朝傾公主的臉上也好看些。

安容哭笑不得,這一局,她是打算輸的。

只是放水不能放的太明顯,在場大家閨秀中認得她字的不少,她故意輸,那是要大周在北烈跟前難堪。

安容就隨便寫了幾個字,以清顏的詩加上她的字,肯定會略勝一籌,可她沒想到朝傾公主會寫錯字。

只有一張宣紙,塗鴉就代表輸了。

朝傾公主看著自己寫的字,真是恨不得鑽地洞好,她不會繁體字,下意識寫了個簡體,等落筆才反應過來,結果貓不成貓,狗不成狗。

安容和朝傾公主的字落到皇上手裡。

安容就寫了兩個字:大周。

朝傾公主寫的多,她寫的是:落花人**,微雨燕一起飛。

皇后也瞄了眼朝傾公主的字,有些啞然,真是想笑不敢笑,她沒想到朝傾公主的字會這麼的……難看。

簡直出乎人意料。

皇上也輕咳了兩聲,「這詩寫的不錯,頗有意境。」

再有意境也沒有用,現在比的是書法,不是詩。

朝傾公主臉更紅,不過卻極鎮定,她道,「父皇覺得現在的字太過複雜,有意改革,我一時寫習慣了,改不過來。」

改革,這兩個字對朝廷來說格外的扎眼。

每一次改革,都是血流成河,屍骨累累。

北烈皇帝要改革,北烈公主都在學了,這可不是小事。

皇上又多看了朝傾公主的字幾眼,想問但是不好開口,畢竟這是北烈朝政。

但是,皇后擅於揣測聖意,笑問道,「不知道改革之後的字如何?」

朝傾公主微微挑眉,道,「皇后想看,我可以重寫。」

皇后點頭,便又公公重新準備了一張紙。

這回,朝傾公主寫的就順暢了。

皇上手裡拿著兩張紙,越看越詫異。

朝傾公主的字,是真的差勁。

哪怕是簡體,依然不如安容的行雲流水。

或許是初學生疏的緣故。

但是,化繁為簡,這是重舉。

就沖這改革,這一局,也是朝傾公主贏。

真是峰迴路轉。

朝傾公主忙道,「皇上,我的字比不上蕭國公府表少奶奶,這一局,是我輸。」

皇上笑道,「簡化字體的意義,比字的本身更重要。」

書法比試,朝傾公主贏。

第二局,安容抽籤。

比試作畫。

至於畫什麼,倒是沒有定義,可隨心所欲。

時間為兩柱香。

這一局,安容要是輸了,後面的撫琴和作詩就沒必要再繼續了。

所以,她不能輸。

安容站在畫桌前,努力平復心情。

作畫,和撫琴一樣,切忌心浮氣躁。

等覺得心情夠寧靜了,安容這才提筆。

略高的比試台上,只瞧見安容筆走龍蛇,不知道她在畫什麼。

一刻鐘後,朝傾公主就停筆了。

安容的畫,才畫了一半。

公公將朝傾公主的畫送到皇上跟前。

畫風流順,意境深遠。

尤其是那首詩:

古藤老樹昏鴉,

小橋流水人家。

古道西風瘦馬,

斷腸人在天涯。

皇上看後,大讚兩聲:好!好!

又等了好一會兒,安容的筆才停歇。

安容的畫,讓取畫的公公不敢動手。

小公公怔在那裡,徐公公重重咳嗽,「還磨蹭什麼,還不趕緊取畫?!」

小公公是徐公公的心腹,他回頭道,「畫上墨跡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