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一十六章知己

第四百一十六章知己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5-24 16:13  字數:3638

等清顏換下舞裳,再回大殿。

安容便離開座位,走到朝傾公主跟前。

朝傾公主莞爾一笑,笑容璀璨中帶了些別的意味。

像是寒意?

安容眼睛輕眨,以為自己瞧錯了,可是再看,朝傾公主的眼神又清澈滿含笑意。

但是,安容能感覺到,朝傾公主生氣了。

不過是換個衣裳,怎麼就生氣了?

安容還在走神,就聽朝傾公主道,「方才沒能見你跳舞,我還覺得惋惜,沒想到,這麼快就又如願以償了。」

朝傾公主聲音清脆如清晨的鳥鳴。

她的眸光不經意掃過安容的小腹,笑意連連。

大殿有些寂靜。

朝傾公主只是說了這麼一句話,輕飄如柳絮,卻沉重如枷鎖,壓的大周君臣腦袋有些沉,背脊似乎挺不直了。

讓一個身懷有孕,連跳舞都做不到的人上台比試,這是打大周的臉啊!

這是在說大周無人!

安容望著清顏,看著她精緻白皙,滿是容光的臉,心中有些莫名的傷感。

她感覺到了清顏的敵意。

她從沒有想過,有一天,她會和清顏站在對立的一面。

安容很想當作沒聽見,可是身為大周女兒,她得維護大周的顏面。

就如清顏一樣,她才做了幾個月的北烈公主,就這般不遺餘力的為北烈一樣。

她就算心中再如何偏袒清顏,當她說這話是在替她打抱不平,是期盼與她比試一番,可也掩蓋不了清顏話中的鋒芒。

她是在譏笑大周大家閨秀才學平平啊,只要贏了她,大周就沒人可與之爭鋒了。

安容雲袖下的手緊緊的握著,她在糾結,心中在天人交戰。

她不想與清顏逞口舌之能,可是她又不能不回她,那樣大周會丟臉,她也被人數落笨嘴拙舌。

安容輕咬了下唇瓣,最終還是抬眸望著朝傾公主道,「朝傾公主初來我大周,許是還不知道百花神女的事,我能贏得百花神女稱號純屬僥倖,只要旁人不論在琴棋書畫還是詩詞歌賦上贏我三回,百花神女的稱號便能易主……。」

安容才說到這裡,朝傾公主就挑眉了,她出聲打斷安容的話道,「方才換衣裳的時候,我聽丫鬟說了百花神女的事,她說你琴棋書畫詩詞歌賦樣樣精通,讓我別自取其辱,我只是一個被綁架來大周的北烈公主,在大周吃好玩好,別太囂張,激怒大周對我沒好處,讓我有點自知之明,怎麼,你也讓我主動認輸嗎?」

安容的眸光瞬間凝滯,忙解釋道,「我沒有這樣想過。」

朝傾公主勾唇一笑,笑意有些冷,讓安容分不清是針對她的,還是針對旁人的。

只聽到偌大的宮殿,朝傾公主的聲音在回蕩,「本公主就算輸,也輸的坦坦蕩蕩,豈有不戰便輸的道理?!」

說完,她又頓了一頓,走到皇上跟前道,「有些話,就算別人不說,我也清楚,孤身在大周,如履薄冰,大周想要我的命易如反掌,但本公主還不至於愚蠢到如此地步,我知道,這不是大周朝廷的想法,皇上更不會如此淺薄,會為了殺我一個弱女子,而置大周黎明百姓於不顧,只是本公主瞧不慣有人要借我的手去謀自己的利!」

朝傾公主的話,越說越凌厲。

可也沒有皇上的眼神凌厲,他拍著龍座,怒氣衝天,「是哪個丫鬟這般大膽!」

大殿寂靜一片。

右相站起來,望著朝傾公主道,「朝傾公主息怒,公主心知那丫鬟是存了企圖,就更不該生氣,氣壞了身子,公主放心,我大周一定會給公主一個滿意的交代,公主可還認得那丫鬟的容貌?」

朝傾公主的怒氣,還有她的話,矛頭直指安容。

大家都猜測是安容指使丫鬟去朝傾公主跟前耀武揚威,逼她主動認輸。

皇后見狀,忙道,「皇上,今兒的宴會只為接風,我看這比試就不必了吧?」

可是朝傾公主的怒氣,是那麼輕易就消了的嗎?

她被綁架來大周,委屈的是她!

換個衣裳,還有丫鬟跳出來對她指手畫腳,頤指氣使。

要不是為了弄清那莫名其妙的前世,她會這鳥氣?!

她就算知道這是有人故意為之,她也忍不住生氣,堂堂大周,居然讓一個丫鬟來左右朝居,大周皇宮的規矩還真是叫人笑掉大牙!

那丫鬟說的時候,朝傾公主特別記下她的容貌。

她細細描述,沒人知道,她就畫出來。

不消片刻,便將那丫鬟找了出來。

那丫鬟哆嗦著身子跪在大殿中間,臉色蒼白,豆大的汗珠從臉頰滑落,她顫巍巍道,「不關奴婢的事,奴婢只是聽吩咐辦事……。」

「到底是誰吩咐的?!」皇上怒道。

「是武安侯府五姑娘,」丫鬟怕是,趕緊招認。

沈安玉臉白無血。

她沒想到一計不成,再施一計,不但失敗,而且會慘敗。

她趕緊跪到大殿中間,紅著眼眶道,「皇上,臣女知錯了,臣女讓丫鬟去找朝傾公主,只是不想四姐姐身懷有孕,還煞費苦心去比試,萬一腹中胎兒有什麼好歹……我沒有讓丫鬟去恐嚇朝傾公主,這樣膽大妄為的事,就是借我幾個膽子,我也不敢啊,皇上息怒。」

沈安玉邊哭邊求饒,姐妹情深的叫人羨慕。

可安容卻氣不打一處來,她恨不得扇沈安玉兩巴掌才好。

誰給她的膽子,做了壞事,還往她身上攬的,她活該給她擦屁股嗎?!

皇后見皇上生氣,忙勸道,「皇上,安玉也是念姐心切,是丫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