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一十四章獻舞(求粉紅)

第四百一十四章獻舞(求粉紅)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5-21 22:39  字數:3870

連軒摸著嘴角,呲了好幾聲才道,「我從沒把人打死過,放心,還有氣呢。」

永寧侯的鼻子差點氣歪。

靖北侯夫人一聽這話,趕緊起了身。

這話,就像她兒子說的了。

她走到連軒身邊,看著好好一張俊臉變成這樣,眉頭皺的緊緊的。

永寧侯忙站起來,跟皇上道,「皇上,臣想回府瞧瞧。」

他想認回蕭湛,可是想而不得,膝下就雲傑一個嫡子,要是被人打殘了,他往後該怎麼辦。

永寧侯心急如焚。

永寧侯夫人就先叫囂了,她抹著眼淚哭訴,「靖北侯世子欺人太甚,占著權勢,就橫行京都,目中無人,求皇上替我兒做主。」

靖北侯夫人氣紅了臉,她還沒說話,連軒先怒道,「誰欺人太甚了?!惡人先告狀,上官雲傑動手把我打成這樣,你還說我目中無人?」

皇上有些暈了。

上官雲傑和連軒年紀相仿,可是他能把連軒打成這樣?

老實說,皇上是不信的。

「到底怎麼回事?」皇后問道。

連軒呲疼,「算了,我解釋,你們肯定說我扭曲事實,讓上官雲傑解釋吧,他也進宮了。」

連軒說完,那邊就有公公抬著上官雲傑進來。

他身後還跟著幾個世家少爺,走的東倒西歪,但是臉色白凈,一點傷痕都沒有。

這一點,很出乎人的意料。

等公公放下擔架,永寧侯夫人就撲了過去。

「兒啊,你怎麼了?」永寧侯夫人哭叫。

皇上眉頭隴緊,這是給北烈公主的接風宴,雖然她人還沒到,可鬧出這樣,皇上臉色很難看。

這不是給人看笑話嗎?!

上官雲傑的叫,有些歇斯底里,「娘,娘,你別碰我,我疼。」

永寧侯夫人就碰了上官雲傑的胳膊,他就叫成這樣了。

她忙去看上官雲傑的胳膊,一看之下,倒抽了一口氣。

白皙的胳膊,此刻已經淤青一片,沒有一塊是白的。

永寧侯夫人差點疼死暈死過去。

舊仇加新恨,永寧侯夫人和靖北侯夫人宣戰了。

「欺人太甚!」永寧侯夫人咬牙切齒。

靖北侯夫人根本就不屑和她說話,她的兒子她了解,雖然出手是沒分寸了些,可是從來不做沒理的事。

永寧侯夫人吃癟,便問上官雲傑到底是怎麼回事。

上官雲傑回道,「娘,這回我可沒惹事,我和宋明他們去踏青,射了一隻鳥,靖北侯世子衝出來,讓我把鳥給他,太霸道,我沒理他,他就噴了我一臉的口水。」

靖北侯夫人聽了,眉頭一凝。

兒子怎麼會對鳥感興趣,不是存心找茬,替他大哥出氣吧?

靖北侯夫人擔憂,連軒則差點氣瞎。

他不解釋,怕別人以為他歪曲事實,沒想到上官雲傑先歪曲了!

他隨手一指,指了一個少年道,「你來說,要是你敢亂說一個字,我定打的你母親都不敢認你!」

很囂張、很霸道。

那少年顫顫巍巍的出來,回道,「是這樣的,我們幾個去打獵,雲傑射了一隻歸巢的鳥兒,引得樹上的鳥窩掉了下來,靖北侯世子接住了鳥窩,裡面有四隻嗷嗷待哺的小鳥,他說雲傑不應該打鳥,讓他把母鳥交出來,還說了一句詩,叫什麼『勸君莫打三春鳥,子在巢中盼母歸』。」

上官雲傑怎麼可能願意呢,要是換做旁人,估計還要兩分可能,連軒,那是百分之一萬沒有。

但是連軒一定要那母鳥。

上官雲傑覺得可以趁機修理一下連軒,就提議讓連軒挨他一拳,他就把鳥交出來。

當時,上官雲傑離連軒就半米的距離。

他話一說完,連軒打了一個噴嚏。

噴的上官雲傑滿臉都是。

上官雲傑怒上心頭,當即就打了連軒一拳。

連軒忍了,既然挨了拳頭,就把母鳥給他。

上官雲傑說那拳不算,誰叫連軒噴他一臉口水的。

連軒再忍。

上官雲傑再打一拳。

可是打完了,他覺得還不夠,只笑話連軒,「沒想到你還這麼有愛心,對只母鳥這麼上心,不是想娶回去做媳婦吧?」

他邊說邊笑,手裡拿著箭,上面正是那隻鳥,一甩一甩的,本來還活著的母鳥,就這樣死了。

連軒忍無可忍,拳頭握的嘎吱響。

然後,上官雲傑他們就成現在這樣了。

聽完那少年的話,靖北侯夫人怒了,一掌拍連軒腦門上,「你連鳥兒都同情,也沒見你離家出走,心裡想著你母親我。」

連軒眼神特無辜,娘啊,現在我被人打了,我離家出走的事能先不提么?

文武大臣聽完,都緘默不語了。

這一回,靖北侯世子真是一點錯沒有,永寧侯世子是該打。

永寧侯一張臉紅的發紫,臉都丟盡了。

靖北侯的兒子心善救鳥,自己的兒子卻言而無信,養不教,父之過啊。

看著他意氣風發的臉,永寧侯覺得自己矮了好幾節。

他望著蕭湛,眸底再次流出期盼之色。

皇后輕搖頭道,「皇上,朝傾公主一會兒就來了,讓她瞧見不妥,讓他們去看太醫吧?」

皇上擺擺手,永寧侯夫人趕緊陪著兒子離開。

連軒沒走,摸著臉皮問皇上,「皇上,你找我來有什麼事啊?」

皇上剛剛還有點欣賞連軒,他一開口,那點子欣賞瞬間飛灰湮滅了。

「怎麼突然變了性子?」皇上問道。

連軒嘴角微抽。

不是吧,找他來就為了問他這事,皇上,你是不是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