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一十章偏袒

第四百一十章偏袒 (1/3)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5-20 12:47  字數:5726

安容撫額,頭疼。

「我這是擋人財路了啊?」安容苦笑連連。

她已經吃夠錢財的苦了,沒想到挪個地方,還是因為錢財招認厭惡。

安容不想管玉錦閣的生意了,反正她也不喜歡,錢夠用就好,她只求日子過的舒坦。

蕭湛知道安容不爭不奪的恬淡性子,只是有些事不是她想就行的,「既然接了手,想放手怕是不容易了,外祖父不會允許的,他要是知道你是因為三舅母才丟手的,三舅母會被罰,她會更討厭你。」

安容想哭了,沒這麼霸道的吧,不管了還不行,哪有這樣的啊,「那我怎麼辦?」

她可不想和三太太斗。

「先當做不知道,皇上賞賜了府邸,等翻新後,就能搬出去了,」蕭湛道。

安容眼睛一凝,心底忍不住雀躍,就連聲音都不由得拔高了三分,「搬出去?」

能嗎?前世蕭湛是封王了才搬出去的,她記得清顏在國公府住了許久呢。

蕭湛點點頭,「皇上賞賜了府邸,總不能當做是擺設丟那兒。」

「那要多久?」安容眸底冒光,臉上寫滿了期盼。

蕭湛狠狠揪了下安容的鼻子,「才嫁進來,這就等不及搬出去了?」

安容一巴掌趴蕭湛手上,結果蕭湛手不痛,安容手反被震的發麻,安容那個恨啊。

同樣是泡純善泉,她就皮膚瑩潤柔軟有彈性,蕭湛的就堅硬如鐵呢?

想著,安容問道,「將泉水加在藥水里,日日沐浴,對你練武是不是有好處?」

蕭湛點點頭,「確有好處。」

安容聽了一笑,「我決定今晚多取些泉水出來。」

不單蕭湛要,蕭錦兒她們也要,安容還打算送些給沈安北、沈安溪他們送些去。

估摸著要一大缸。

不知道木鐲里有沒有水缸?

雖說進去過兩次了,可是每一回都匆忙的很,都沒仔細看。

安容發現,她身上的衣服能帶進木鐲里,難道要把蕭湛栓在腰帶上才能帶進去?

還是說,沒有生命的東西能帶?

那她要把水缸系在腰上?

可是一想到之前凌亂的床榻,安容猶豫了。

要是一水缸砸下來,將床砸壞了不說,那珍貴的泉水還得全撒了。

安容覺定,還是多拿幾個水壺,輕便還不怕摔。

安容想的極好,可是蕭湛卻告訴她,「今晚怕是不行。」

安容眉頭一皺,清澈如泉的水眸寫滿了不解,「為什麼,難道木鐲不許我進去了?」

蕭湛搖頭,「那倒不是,今兒晚上,皇上設了接風宴幫北烈公主接風洗塵,你要隨我一同進宮。」

安容輕拍胸口,嚇死她了,她還以為木鐲認為她太貪心,取了太多的泉水,不讓她進去了呢。

不怪安容這樣想,實在是蕭國公府對那泉水太寶貝了,連蕭湛都半個月才用兩滴啊。

安容想了想道,「只是取些泉水而已,一會兒就好了,等晚宴散了,我在馬車上就能取泉水。」

沒辦法,誰叫她答應蕭錦兒她們,明天給了,總不能言而無信吧?

安容這樣決定,蕭湛也不反對。

正聊著呢,芍藥在珠簾外輕喚,「少爺、少奶奶,國公爺派人送來一堆東西來。」

芍藥的聲音里透著一股濃濃的喜悅。

安容一聽,就知道蕭老國公給她送來的東西極好,極其罕見。

安容望著蕭湛,道,「外祖父好好地送我東西做什麼?」

蕭湛的目光落到安容小腹上,眼神炙熱,安容覺得小腹一熱,臉就紅了。

蕭湛眼神從小腹挪到安容的臉色,方才道,「這只是其一,更多的還是因為兵書。」

「兵書?」安容修長的睫毛顫了兩下,「國公府不是有嗎?」

這有什麼好高興的,最多少謄抄一遍罷了。

安容要兵書,完全是為了蕭湛。

當日在玲瓏閣,蕭湛說兵書都是他自己謄抄的,善本都在蕭老國公手裡的捏著。

這不,瞧見能兌換,還是免費的,就想給蕭湛帶出來,他肯定喜歡。

蕭湛的喜歡,安容瞧見了,看了一夜。

只是沒想到,蕭老國公還為此賞賜她,就出乎安容的意料了。

蕭湛點點頭,又搖了搖頭,「那些兵書,國公府確實有過,但意外被燒了,外祖父後悔不已,如今失而復得,外祖父大喜過望,讓蕭總管去珍庫房挑了五件珍品賞賜給你。」

說完,蕭湛還加了一句,「為夫到現在,也只得過珍庫房一件珍品。」

安容眼珠子瞬間睜圓,再睜圓。

安容二話不說,便起了身,她要去瞧瞧,蕭國公府的珍品有多珍貴。

正屋,蕭總管帶了五個小廝站在那裡,小廝手裡捧著托盤,托盤之上,是大小不一的錦盒。

見了安容和蕭湛,忙請安。

蕭總管一臉笑容,尤其是看安容時,那臉上的笑都能掐出亮光來,蕭總管高興啊。

他這輩子跟著蕭老國公,以蕭老國公馬首是瞻,他還從未見蕭老國公這樣高興過,這都是表少奶奶的功勞啊。

蕭總管側了側身子,指著小廝捧著的托盤對安容道,「少奶奶瞧瞧,這些可喜歡。」

安容怪不好意思的,兵書原就是蕭國公府的,她只是喚了兩聲,怎麼就賞賜她這麼多東西呢。

雖然還沒瞧見錦盒裡的是什麼,可從蕭湛的眸底,她就知道,絕對不尋常。

蕭總管一個眼神使著,一小廝便將錦盒打開。

錦盒裡,是一顆碧玉珠子,很大,有蕭湛的拳頭那麼大,通透碧透。

「好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