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零九章財路

第四百零九章財路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5-18 20:45  字數:3669

「你真的是祈王,怎麼這麼瘦了?」蕭錦兒不信。

她不是沒見過祈王,這人和他確有相似,可是怎麼可能是同一個人呢?!

祈王一臉黑線,他背脊挺得直直的,「貨真價實,童叟無欺。」

晗月郡主捂嘴笑,老實說,她也很詫異,她沒想到嬌生慣養的祈王居然吃的了那麼大的苦頭,「他真的是祈王,我可以作證,我是看著他瘦下去的……。」

「快說,快說,他是怎麼消瘦的?」蕭錦兒忍不住問道。

對女人來說,容貌形象那是最重要的,哪個大家閨秀不想要一副苗條的纖腰,為了保持身姿婀娜,多吃一點都不行。

要是能有便宜的瘦身方法,她們就不用太忌口了。

晗月郡主輕聳肩,有些無能為力,「他能瘦下來,朝傾公主有一大半的功勞,現在她走了,你們想知道,得去行宮找她了。」

蕭錦兒滿臉詫異,「朝傾公主,怎麼跟她有關?」

晗月郡主道,「朝傾公主會醫術,而且極高呢,是她幫祈王把了脈,開了藥方子,祈王回京的路上,每晚都服用,然後就這樣了。」

祈王站在那裡,哭笑不得。

他的身材比臉更重要,這樣對他合適嗎?

而且,晗月郡主說的也不全對!

「本王一路鍛煉回來的,這才是重點,」祈王搖著玉扇,眼神頗痛楚,彷彿是他不願回首的日子。

蕭錦兒瞥了祈王一眼,又看著晗月郡主,問。「他怎麼鍛煉的?」

晗月郡主覺得腮幫子有些疼,「就是捆著他的雙手,然後連軒騎馬,他跟在後面跑,每天跑兩個時辰。」

還有乘船的時候,連軒坐著小船,監督他一路鳧水。每日兩個時辰。不能偷懶片刻。

就這樣,祈王每天都瘦很多,效果很明顯。

蕭錦兒、蕭憐兒幾個頓時啞口無言。

這哪是吃藥吃消瘦的。這根本就是累的好么,言不符實。

她們還真當朝傾公主有什麼好辦法呢,敢情就是出了個餿主意啊。

晗月郡主替朝傾公主辯駁,「不是的。她是真的會醫術,一路乘坐馬車。路上顛簸的要死,每到驛站,她都會給我們準備驅除疲勞的藥包,晚上睡覺可香了。第二天又生龍活虎的,不然我早

累趴下了,哪能敢回來參加蕭表少爺的喜宴啊?」

晗月郡主這樣誇讚。蕭錦兒不信也信了。

幾人有說有笑的進了國公府,把祈王丟在門外。

祈王。「……。」

蕭總管上前笑道,「祈王來國公府是?」

祈王清了清嗓子,「承蒙蕭表少爺搭救,本王才能安然無恙的回大周,特地帶了些薄禮來道謝,還望通傳。」

最後四個字,祈王說的甚是無奈。

他好歹也是個王爺啊,爵位比蕭國公府高好么,他能來,那是大駕光臨的好事,應該親自迎接才是,偏偏蕭國公府架子更大,連皇上來,都敢轟,他也只有等候的份了。

蕭總管領著他去偏屋等候,另外派人去內院通知。

小廝先是去了外書房,沒找到蕭湛,才去臨墨軒找他。

彼時,安容已經回了臨墨軒。

小廝稟告時,她正好邁步進屋。

祈王登門道謝,安容以為蕭湛會見他,但是蕭湛拒絕了。

安容很詫異,「怎麼不見他啊?」

蕭湛拉著安容坐下,擺擺手,讓丫鬟退了出去。

等屋子裡只剩下兩人時,蕭湛才道,「祈王這個人看似無害,實則危險的很,還是少接觸為妙。」

安容微微挑眉。

蕭湛先笑了,「為夫忘了,你可能比我更了解他。」

安容可是活了一世的人,哪怕只比現在多幾年。

時間是個奇妙的東西,沒準兒一兩個月後的流言蜚語,就是他們現在苦苦查詢的事實。

就拿熬大將軍盜墓來說,蕭國公府怎麼查都查不到,不久之後,大街小巷人人皆知。

安容微微汗顏,她是活過一世,可是這一世與前世天翻地覆了,就拿祈王來說,他前世就沒有被綁架,也沒有消瘦成了一個俊朗公子。

「祈王常年住在封地,傳到京都的流言並不多,」安容輕聲道。

蕭湛給安容倒茶,道,「東延太子綁架了長公主府小世子,就沒必要帶他一個累贅,但是卻偏偏帶了他一路。」

東延太子除了在女人的事上表現的匪夷所思之外,在其他事上,足矣稱得上狠辣果決。

而且,就那麼一個瞧著胖嘟嘟,只對吃和玩感興趣的人,卻能忍著連軒的刁難,硬生生將養了許久的贅肉給減掉了。

這份韌性,蕭湛很是稱讚。

而且,祈王會武功,卻裝作手無縛雞之力,他又是徐太后的養子,很容易就能想到他故意偽裝自己是別有居心。

這個居心,直指皇權。

而且,靖北侯世子一路跟隨。

以他的精明,怎麼可能不發現祈王和東延太子之間有貓膩?

就算不知道他們之間有過什麼交易,但連軒可以確定,兩人有過密謀。

這樣的人,蕭湛救他,也只是順手為之。

而且,當初東延太子拿劍抵著祈王的脖子,要交換朝傾公主的一幕,蕭湛記憶深刻。

當時,連軒就恥笑了,「一個大胖子,換個嬌滴滴的美人,你腦子進水了,別當我們腦子也一樣進水了成么?」

連軒語氣很堅決,東延太子要殺便殺,換人那絕對是做夢。

這麼激將,以東延太子的性子早殺了祈王了。

他給了大周交換祈王的機會,是大周沒有珍惜,他就算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