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零八章救美

第四百零八章救美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5-18 14:53  字數:4011

蕭國公府,正屋。

丫鬟稟告護衛奉命傳召靖北侯世子,可是人不在國公府,老夫人擺擺手道,「還是去告訴護衛一聲,就說靖北侯世子不在,讓他去別處找找。」

丫鬟福了福身,轉身離開。

屋內,誰也沒再提靖北侯世子闖禍的事,大家都猜的出來,是和他綁架朝傾公主有關。

如今,東延太子領兵逼境,要大周交出朝傾公主,靖北侯世子這是闖了彌天大禍,皇上不輕易饒了他才怪了。

朝傾公主心中通透,站起身道,「是我給國公府添麻煩了,一會兒我就進宮跟皇上說,我來大周不全是靖北侯世子的緣故,還有一些私事。」

「私事?」蕭大太太微微一鄂。

一個北烈公主和大周還能有什麼私事,八竿子打不著啊。

安容坐在那裡,覺察到有眸光落到她身上,她稍稍抬頭,就瞧見朝傾公主對著她笑。

安容努力擠出一絲笑容。

大家都注意到朝傾公主在看安容,但是沒人能往安容就是朝傾公主私事上想。

朝傾公主卻起了身,對安容道,「我知道你和顧家大姑娘關係最好,你能陪我去一趟顧家嗎?」

安容聽得錯愕的睜大了雙眸。

去顧家?

她不是打算做北烈公主,和顧家一刀兩斷了嗎?

那還去顧家做什麼?

安容從朝傾公主漂亮的眸底讀懂了一件事:秘方。

她去顧家是拿醫書。

昨兒不都說不去的嗎,睡了一覺,就改了主意?

安容猜的還真對,她昨兒走後,朝傾公主躺床上是翻來覆去都睡不著。她對前世實在是好奇的不行,尤其是醫書和秘方。

前世的她到底經歷了些什麼,為何手裡會有那麼多的秘方?

這個問題困擾著她,讓她心頭像是堵著一團鵝毛似地,不解決了,她心癢難耐。

她決定去顧家一探究竟。

安容還沒有答應,便有人替她做主了。

蕭大太太笑道。「既然公主有此要求。你就陪她去一趟吧。」

蕭大太太說完,蕭三太太就介面道,「我聽說顧家大姑娘和東延太子是一夥的。現在人還在東延,顧家教女無方,公主可以讓皇上替你做主。」

便是滅了顧家滿門都不在話下。

安容坐在一旁,聽得嘴角一抽。尤其是那句顧家教女無方,這不是在罵清顏嗎?

安容瞥了朝傾公主一眼。見她面色不改,安容心中有些說不出來的滋味。

清顏是真的習慣了做公主了。

前世,顧家再怎麼不喜歡她,可別人說顧家一句不是。她是會生氣的,如今的她,臉上眸底半點生氣的跡象也沒有。

安容起身點頭。「我陪你去。」

說完,又問哪一天。

今天估計不行了。明兒她要回門,最快也要後天。

「就現在吧?」朝傾公主心急的很,說完,又覺得不好意思的問了一句,「你今兒有事嗎?」

安容搖頭,她倒是沒事,只是皇上吩咐打掃了行宮,按理今兒她會搬進行宮的。

正想著呢,就有公公來宣皇上的口諭了。

朝傾公主聽讓她搬進行宮住,有些微怔愣,但也沒多詫異。

她身為公主,住蕭國公府確實不大合適。

只是,她更喜歡住在蕭國公府啊。

朝傾公主還以為會挽留她,但是蕭國公府眾人懂禮的很,皇上都傳了口諭了,會挽留才怪。

而且,伺候公主並不是一件舒心的事,生怕慢待了公主,而且這可是敵國公主。

蕭老國公討厭北烈,這事蕭家上下一清二楚。

不過,朝傾公主知書達理,溫良賢淑,甚是得國公府上下喜歡,老夫人不舍。

朝傾公主更不舍,不過不舍也沒有用啊。

朝傾公主孤身來大周,也沒什麼行禮,就幾套換洗的衣裳。

她來大周還沒有正式拜見過大周皇上,一會兒要隨公公見了皇上,再去行宮。

朝傾公主看著安容道,「去顧家怕是要改日了。」

安容點頭一笑,「顧家就在那裡,跑不掉,你哪天想去,差人告訴我一聲便是。」

朝傾公主點點頭,便再同蕭家上下辭別。

安容親自送她出國公府。

一路,有丫鬟有太監跟著,還有蕭錦兒、晗月郡主等,兩人想說些體己話都不行。

只是隨便聊聊天,便到了大門口。

皇上這回給足了朝傾公主臉面,用了公主的車架迎接朝傾公主進宮。

等她走後,晗月郡主不舍道,「同她吃住好些時候,乍一分別,還真有些不適應。」

蕭錦兒也有些惋惜,她也極喜歡朝傾公主啊,只可惜身份懸殊,沒辦法的事。

「她要不是北烈公主,在國公府常住也未嘗不可,」蕭錦兒輕輕一嘆。

說完,她深呼一口氣,對晗月郡主道,「我知道顏王府在京都有落腳之地,還不止一處,但是現在朝傾公主走了,你可不能走了,不然日子又如從前那般枯燥無味了。」

「枯燥無味?」晗月郡主問道。

蕭錦兒精緻的面龐帶了些惆悵,「可不是枯燥無味,整天就圍著琴棋書畫詩詞歌賦規矩禮儀,再不就是繡花,沒別的事了。」

「那是夠枯燥的,」晗月郡主頗有同感。

蕭錦兒一聽,立馬道,「你和說說東陵郡的趣事,還有女扮男裝……對了,咱們國公府可不止你一個人女扮男裝過。」

晗月郡主一聽,笑道,「還有誰啊?」

蕭錦兒努努嘴,指著看著馬車消失,還不轉身的安容。

晗月郡主簡直不敢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