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零七章賠禮(求粉紅)

第四百零七章賠禮(求粉紅)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5-17 19:45  字數:4820

當著外人的面,蕭大太太不好也不敢數落安容什麼,要說縱慾過度、貪歡誤事,可騙不過她們這些過來人,安容的步子穩著呢。

便笑道,「怕是才換了地方,睡的不適應也是有的,回頭就習慣了。」

蕭三太太聞言,她瞥了朝傾公主和晗月郡主一眼,嘴角的笑愈加的譏諷。

人家朝傾公主從北烈來大周,晗月郡主也是一路從北烈來的,路途遠且不說,一路坐馬車,奔波勞累,人家不照樣起的早,難道論嬌貴,她們比武安侯府姑娘差了?

「這還沒懷上身孕呢,就端起了有身孕的架子,要真懷上了,那時,別說請早安了,怕是要咱們去給她請晚安了,」蕭三太太話愈加刻薄。

安容站在那裡,有些無所適從。

她想反駁兩句,可是不敢。

她是真的起晚了。

有錯不改,還犟嘴,是罪加一等。

尤其是蕭老國公幫她一再立威後,她違反蕭國公府家規,還死不悔改,那她的形象可就真的驕縱,仗著蕭老國公寵溺,就不將長輩放在眼裡了。

安容暗惱蕭湛,都怨他,自己出門便罷,還叮囑丫鬟別喊她起來,現在好了,害她被人責難。

安容低頭認錯,她現在除了認錯,她什麼都不能做,不能頂嘴,不能抖出木鐲,說出自己的苦衷。

新媳婦,是要夾起尾巴做人的,她是要立威,但不能靠野蠻,靠無禮。要靠以德服人。

蕭大太太握著她的手,嗔怪了蕭三太太一眼,「好了,說兩句就成了,仔細國公爺又說你聒噪了。」

蕭三太太的臉瞬間青紅交加,又羞又憤,心底氣的不行。還不敢表露出來。

她說這麼多。不都是為她著想,她非但不領情,還當著外人面說她被國公府罵聒噪。蕭三太太氣的不行。

心底越氣,她看安容的眼神就越加的不善。

安容輕咬唇瓣,不懂怎麼惹到蕭三太太了,雖然昨兒敬茶。讓長輩等不應該,可那又不是她願意的。她認錯了,國公爺也說不再追究,怎的她就追著不放?

安容對蕭國公府多少也有些了解。

蕭老國公生了四子二女。

其中,大老爺和靖北侯夫人、定親王妃都是老夫人所出。

其餘三房都是庶出。

但是三房又有些特殊。蕭三太太是老夫人娘家侄女,有這一層緣故在,蕭三太太也算是背靠大樹好乘涼了。不看僧面看佛面,有時候便是蕭大太太也不敢明著為難蕭三太太。

不過。安容前世就知道,蕭國公府這些個太太,沒一個是簡單的。

她就算有蕭老國公護著,可平日里,她還是和這些太太們接觸的多,就算受了什麼委屈,就像現在這樣被蕭三太太責難,她還能去告狀不成?

安容朝蕭三太太福身道歉,「安容昨兒敬茶,讓長輩久等,委實不該,今兒更不應該起晚,晚來給長輩請安,還請三嬸兒和眾位長輩見諒,安容下次不會了。」

安容當眾賠禮,態度誠懇,蕭三太太也不好咄咄逼人,好像占著是長輩就欺負小輩似地,便哼了鼻子道,「認錯的態度倒是跟昨兒一樣誠懇,就是不知道是不是一覺睡過去就忘記了。」

安容囧。

蕭三太太擺擺手道,「姑且再信你一次吧,但事不過三,下次再犯,國公府的家規可不只是擺設。」

安容點頭福身,「謝三嬸兒教誨,我記下了。」

看著安容一而再,再而三的認錯,蕭三太太眉頭緊凝,還想再說話。

那邊,老夫人輕輕咳了一聲。

蕭三太太便端起茶盞,輕輕撥弄,再不發難了。

不過,蕭三太太雖然在喝茶,可是眼神一直沒有從安容身上錯開過。

而且眸底還流露出一絲的納悶和不敢置信,好像安容這樣好說話,一點都不跟她想的那般似地。

而,蕭三太太的神情,安容起身抬眸時,也瞧見了。

安容心中詫異,難道她表現的太隨和,知錯就改態度極好,讓蕭三太太失望了?

安容困惑,但是沒人能給她一個解釋。

朝傾公主坐在一旁,之前蕭三太太數落安容時,她沒有抬頭,還有有些坐立不安,按理這些事應該避著她們外人的,但是蕭國公府沒有。

她們不好走,這意味蕭國公府還沒有她們懂禮,又不好聽,只好低頭啜茶了。

這會兒,蕭三太太息戰,朝傾公主才抬眸打探安容。

見安容面色溫婉,眸光清澈,不見怒氣,她心中暗暗佩服。

要換做是她,便是錯了,連蕭老國公和蕭大將軍都沒說什麼,哪裡輪到她一個太太教訓,這根本是存心找茬。

越是縱容,人家越是囂張,就該在第一次發難時,一棍子將她打死,讓她下次再也不敢挑刺。

不過,她想的更多的還是其他。

安容是武安侯府四姑娘,深得蕭老國公寵愛,蕭三太太都敢對她諸多刁難。

那前世的她呢,只是一個四品官家女兒,還不知道蕭老國公喜歡不喜歡她,便是喜歡,也沒有喜歡安容那樣吧?

那豈不是要被刁難死?

朝傾公主在走神,蕭錦兒喚了她兩聲,她都沒有聽見。

蕭國公府幾位太太就側目了,心中嘖嘖稱讚,北烈公主的教養到底是不同,不該聽的不聽,想自己的事想的這般入神,倒免了尷尬。

朝傾公主回過神來,臉頰飄紅,尤其她的皮膚白皙,這一飄紅暈,更是美不驚人,叫人錯不開眼。

蕭二太太就羨慕了,「公主的皮膚滑膩有光澤,我之前便注意到你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