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零六章請安

第四百零六章請安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1974-07-16 12:06  字數:3815

安容摸不著頭腦,一無所知的她,一臉古怪的看著蕭湛,不解的問,「我怎麼你了?」

她人在木鐲里,什麼都沒做過啊。

難道,是讓他等太久了?

可是這回,她沒在木鐲里待多久,已經很趕了。

聞到一股子肉香味兒,安容嗅著鼻子問,「你吃包子了,好香。」

蕭湛哭笑不得,他把身子讓開,指著床榻給安容瞧。

安容,「……。」

老天爺啊,她要的兵書和包子饅頭怎麼會出現在喜床上,淚奔。

「怎麼會有這些東西?」蕭湛指著床榻問。

安容訕笑撓額頭,老實說,她也不知道為什麼包子饅頭會出現在床榻上。

安容想到什麼,面色古怪了起來。

她記得她喊兵書時,喊完就後悔了,好多的兵書,她要了拎不動,而且她得跳下純善泉,會弄濕。

她當時覺得要是能跟她一樣,直接出現在床上就好了。

是她猜的這樣么?

安容覺得自己猜對了,她在慶幸啊,幸好沒喊牛羊,要是牛羊和包子饅頭一起出現在床上……

蕭湛指不定要殺她了。

安容撓著額頭,憋笑,雖然她不敢照做,但不代表不能在腦子裡想想,越想,越忍不住樂了,肩膀直抖。

蕭湛臉有些黑,他就知道是安容搞的鬼。

安容死不承認,還理直氣壯,「這不能怪我,這些是木鐲給我的見面禮,不要不行。」

反正你也進不去木鐲,我騙你,你也不知道。

安容的心思全寫在了臉上,蕭湛能不知道才怪,「你就糊弄為夫吧,這些東西怎麼辦?」

這是個難題。

五十個饅頭,兩百個包子……這不是說吃就吃的完的。

安容搖搖頭,她也不知道啊。

不知道能不能還回去,好像木鐲說了,一經兌換,恕不退還。

這白送的,貌似應該也不能還回去吧?

而且,她要是能把包子饅頭帶進木鐲,蕭湛早能了好么。

就算能成,她帶著包子饅頭出現在溫泉里,這些東西一浸水,純善泉分分鐘變成麵粉肉餡湯了。

以後進出溫泉,都要在湯里煮一下?

惡寒。

安容堅決不往回送,她看著蕭湛,把主意打他身上,笑道,「相公,你等了我半宿,肯定餓了,你多吃點兒。」

蕭湛,「……。」

就這麼瞬間,蕭湛忽然覺得,蕭老國公喜歡安容不是沒理由的。

兩人性子其實如出一轍。

能坑別人,絕對不為難自己。

而坑的那個人,永遠是他。

因為,此刻安容用一種,你要能全部吃光就好的表情看著蕭湛,蕭湛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

而且,安容把包子遞到他跟前了。

蕭湛接了,他深邃而無奈的雙眸看著安容。

「吃啊,」安容催他,「這是你蕭家傳家木鐲里的包子,肯定沒毒,放心吃吧。」

蕭湛有種食難下咽的感覺,心情鬱悶啊,他真的懷疑那句話了:一孕傻三年。

這麼多包子,就是撐死他也吃不完,還是得想辦法,她卻還要他吃。

蕭湛咬了一口,他的眸光落到桌子上,那裡擺著個玉葫蘆。

安容出現在屋子裡時,手裡握著的就是它。

方才為了給他拿包子,她把玉葫蘆放下了。

「那是什麼?」蕭湛問道。

安容瞥了玉葫蘆一眼道,「水啊。」

「水?」蕭湛愕然,敢情進了木鐲一趟,就帶了饅頭包子和水呢。

這是怕他吃噎著了,用水將就的嗎?

這考慮的未免也太周到了些吧?

蕭湛一臉黑線。

安容見他臉黑了,忙睜著一雙眼睛問他,「包子不好吃嗎?」

「味道不錯,」蕭湛回道。

安容眼珠子睜圓,蕭湛的嘴很叼,能得他一聲不錯,那包子味道絕對是極好了。

安容摸摸不餓的肚子,又看看手裡的包子。

拿起來,啃了一口。

一瞬間,安容的眼睛都直了。

她一邊吞咽,一邊道,「這包子好好吃,我從來沒有吃著這麼好吃的包子!」

蕭湛無言以對,瞥了床上的包子一眼,「那些都給你。」

安容正咬包子,聞言,要開口,結果被嗆住了。

蕭湛拉著她坐下,給她倒茶。

安容咽下包子,搖頭,「要淺嘗輒止。」

言外之意,就還都是蕭湛的,不過她可以留兩個做明兒的早飯。

蕭湛已經無力了。

他一邊吃著包子,一邊拿起玉葫蘆。

打開玉葫蘆,便聞到一股特別的香味。

便是身處滿屋的肉香味中,蕭湛也聞到了一股淡淡的花果香。

很熟悉。

那深邃的眸底,眸光綻亮。

能讓蕭湛露出這樣神情的可不多,至少安容沒有見過什麼東西讓他這樣震驚過。

「這水怎麼了?」安容納悶的問。

問過才知道,這水就是蕭家獨有的煉體藥水。

他從小就泡。

而且每次,蕭老國公只加兩滴,半個月才泡一次,很珍貴。

「……至於么?」安容再次黑線。

這就是純善泉里的水,安容見它對皮膚好,想著白天沒有月光,特地裝了些出來的,打算洗臉用的。

安容說完,又換蕭湛黑線了。

他泡了十幾年的葯浴,還抵不上安容洗把臉?

安容清了清嗓子,道,「你要,下次我多取些給你好了。」

對這些水,安容不甚關心,反正多得是。

她關心的還是包子饅頭啊。

「你倒是想個主意啊,還有一個時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