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零五章饅頭

第四百零五章饅頭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5-16 21:46  字數:5148

紫檀木雕鏤紫菀榻上,蕭湛倚靠在安容的凌霄花大迎枕上,龍章鳳姿,姿態慵懶,神情愜意。

一襲華貴不幾的天藍色長衫,外罩月白色錦袍,衣襟和胸襟口勾勒出幾縷祥雲。

他的雙眸黑幽如暗夜,渾身冷冽霸氣不經意流瀉出來。

聽到安容轉身,髮髻間釵環輕撞發出的清脆叮咚聲。

他緩緩抬眸,深邃幽魅的雙眸有抹笑意流淌。

安容身子一怔,立即被他的笑意給剎住,愣愣挪不開眼。

蕭湛極少笑。

尤其是他常年帶著面具,雖然偶爾有嘴角上揚之態,可被銀色面具所遮擋,甚少有人見過他真正的笑容。

這一刻,雖然他只是輕笑,卻像黑夜裡綻放的幽曇,幽靜奪目,又像清湖中靜綻的睡蓮,美得安寧,卻芳香四溢,更像雪山深處,清晨霧靄中,雪蓮上的冰凌,在陽光下折射出燦爛耀眼的光華。

安容覺得有些醉了,面帶酡紅,不知道是香爐里燃著上好的沉香醉人,還是被蕭湛的美色所迷惑。

「好美,」安容的讚美之詞,溢出嬌唇。

安容覺得,若不是她身作女兒身,有種天生的矜持,前世東欽侯府又對她有過大家閨秀的調教,安容覺得她該忍不住上前調戲床榻上的美男了。

蕭湛的臉瞬間黑成一團,雖然安容呢喃的小聲,可是他耳力極好,聽得是一清二楚,而且就算聽不見,他也長了雙眼,瞧得見安容眸底的神情,羨慕有之、妒忌有之,但更多的還是輕薄。

蕭湛伸手拿過一旁小几上的銀質面具,要罩上。

此時,安容才反應過來,她的眼神太過赤果了。

安容臉頰飄過紅暈,阻止道,「別啊,不就看幾眼,小氣吧啦的做什麼。」

蕭湛頓時沒好氣的回了她一句,「不小氣,是不是要大方的送上去給你調戲?」

好啊。

安容爽快的在心底接了一句,但也只是在心底,可不敢表露出來。

非但不敢表露,還很不屑的回了一句,「我才不稀罕呢。」

蕭湛氣笑了,一雙眼珠子像是掛在了他臉上,還口是心非說不稀罕,他一直以為她臉皮很薄,怎麼今兒忽然就變厚了?

難道以前都是裝的?蕭湛有種被欺騙了的感覺。

他從小榻上起身,手上的面具輕輕一丟,便又原樣的回了小几上。

他朝安容走過來,輕輕擒住安容的下顎,嘴角的笑,邪魅誘人,安容不自主的吞了下口水。

蕭湛的臉隱隱有了崩塌之勢。

「我不是娶了頭母狼吧?」蕭湛深邃的眸底有碎火。

「母狼?」安容輕聲詢問,她不明白,她怎麼可能像狼那種兇殘的動物呢,他什麼眼神啊?

蕭湛挑眉輕笑,那笑意帶了捉狹。

安容的臉瞬間爆紅,破口便罵,「你才是色狼呢!」

居然罵她色狼,還罵的這麼委婉,最可惡的是他用一種「我娶的媳婦不可能怎麼笨」的神情看著她,好像她呆的配不上他似地。

安容氣大,她摸著肚子看著蕭湛,語氣輕柔的就跟那柔滑的絲綢一般,讓人覺得舒適,但是話可就叫人甚是無語了。

「你不知道有句話叫『一孕傻三年』嗎?」

語氣從輕柔,瞬間轉成了咬牙切齒,臉色更是寫滿了:我會變傻,全怪你!

蕭湛,「……。」

蕭湛忽然想起白天在藥鋪里看大夫時,臨走前,大夫提醒他的話,「這女人啊,一旦懷了身孕,性情會大變,表少爺可要多擔待點,切莫當她是刁蠻任性,占著肚子里有了孩子,就無所顧忌,切忌少惹少奶奶生氣動怒。」

當時,他還以為以安容的性子,不大可能會刁蠻任性……

不過,這樣的安容,似乎更活乏可愛些?

蕭湛伸手捏了安容的臉頰,笑的意氣風發,跟他以往的冷冽氣息全然不同,這樣的蕭湛是她所不熟悉的,但是卻很喜歡。

但僅僅是喜歡容貌,性子就惡劣的令人髮指了。

只聽他緩緩開口,深邃的眸底寫滿了擔憂之色,朱唇輕啟,「為夫記得你說過要生八個孩子,等第八個孩子出生時,你還認得為夫么?」

安容,「……。」

明明是打趣,臉色的擔憂卻能糊弄的叫人信以為真。

安容呲牙,「鐵定認不得了啊。」

現在就不認得了好么,還用等到將來?

不過,這話要是真成立的話,那是不是意味著她真的會越來越呆啊?

安容不是說笑的。

她記得醫書上記載了一種現象,叫「孕傻」。

主要癥狀便是健忘,注意力難以集中,思維遲鈍,甚至頭暈等。

雖然不是真的變傻了,而且持續的時間也不會很久,可思維遲鈍……那也不行啊。

要知道,肚子里的孩子極有可能像母親,萬一就隨了懷孕時候的她。

安容簡直不敢想,孩子當然要像蕭湛才行了,當然了,性子不能像他,太冷了,小小年紀蹦著個臉,不苟言笑,一點都不可愛。

「以後每三天,我要吃一次海魚,堅決不能變傻,」安容眼神堅定。

蕭湛額頭有黑線,是想笑不敢笑,「要吃海魚還不簡單,回頭讓廚房給你做。」

安容輕嗯了一聲,「你想笑就笑吧,你笑起來更漂亮。」

安容笑的清冽,容光燦爛。

她絕對是故意的,她這哪裡是要人笑啊,是存心惹人生氣,讓你笑話我笨,我還不會報復了么?

安容的計劃落空,蕭湛笑了。

安容甚覺無力,蕭湛壓根就不會如她想的那般,非但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