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零四章消腫

第四百零四章消腫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5-16 00:41  字數:3907

夜幕降臨,華燈初上。

寂靜無人的小道上,安容和蕭湛一前一後的走著。

安容走的極慢,她瞧不清路。

身後緊跟的蕭湛,倒是走得很從容,每一步都邁的極穩,似乎黑夜對他的視線並無影響。

走在石橋上,安容不小心踩到一石子,差點摔倒。

蕭湛眼疾手快,及時扶著她。

安容嚇的心撲騰撲騰亂跳。

蕭湛握著安容的手,安容輕輕掙扎了下,沒有掙脫開,便由著蕭湛握著了。

「好了,不生氣了,該回臨墨軒用晚飯了,」蕭湛摩挲著安容的手背道。

安容沒有說話,但見蕭湛拉著她往回走,安容的眼睛就凝了起來。

「去那邊做什麼?」安容不解。

「那邊才是回臨墨軒的路,」蕭湛輕笑。

安容臉大窘,有些跺腳,她一直走前面,每到一個岔路口,都會猶豫幾秒,她就怕走錯路,可是一路走來,蕭湛都不吭聲,她還以為運氣極好,走的都是對的呢!

他居然到現在才說!

不認得路太丟臉,安容也只能心底氣氣,不敢表露在臉上,認命的由蕭湛牽著,朝臨墨軒邁步走去。

等到臨墨軒附近,安容就認得了,而且燈籠多了起來,看的清,走的就快。

就在臨墨軒外百米處,安容瞧見了出來尋她的芍藥和冬兒,兩人看到她,喜不自勝。

「少奶奶,你上哪兒去了?」芍藥忍不住問道,聲音透著焦急和擔憂。

安容不好意思了,「沒事,只是不小心迷路了。」

一句話,瞬間叫人滿腹擔憂盡去,化作濃濃的無力感。

還以為出什麼事了,原來是迷路。

芍藥忙道,「以後還是讓奴婢跟著吧,奴婢今兒逛了一天國公府,路都記住了。」

安容點點頭。

兩個丫鬟就在前面領路。

看著搖曳輕晃的花燈,安容想到了花燈會,然後想到了九轉琉璃燈。

她眼神凝了凝,轉頭看著蕭湛,輕聲問,「我現在已經出嫁了,九轉琉璃燈該還回去了,它還壞著呢,怎麼辦?」

其實,安容想問的是,當初蕭湛說,九轉琉璃燈會有,他是瞧著木鐲說的,她也進了木鐲了,沒瞧見有琉璃燈啊。

雖然,芍藥和冬兒是她信服的丫鬟,只是木鐲太過神奇了,她不敢泄露一二。

蕭湛眉頭輕挑,目光落到安容的手腕上,「裡面沒有嗎?」

安容搖搖頭,「我不知道,昨晚太急了,我都沒仔細找。」

「太急?」蕭湛愕然,在裡面待了那麼久,久到他都有度日如年感了,居然還沒找到?

安容輕聳肩,「其實,我在裡面壓根就沒待多久。」

蕭湛眸光深邃。

他欲追問,只是四下的丫鬟多了起來,他便將疑惑壓住,一會兒再探究。

瞧見安容回來,喻媽媽一顆七上八下的心總算是放下了,她不知道安容吃了午飯,心疼道,「一天沒吃了,怕是餓壞了,先進屋洗把臉,就端吃的來。」

安容點點頭,便邁步進了屋。

洗了臉,凈了手,便聞到了熟悉的飯菜香。

安容頓時覺得口齒生津,有種迫不及待要大快朵頤的感覺。

芍藥就納悶了,「喻媽媽,這不是之前那一桌菜啊,之前那一桌呢?」

喻媽媽笑了,「少奶奶遲遲不歸,那飯菜熱了一遍又冷了,廚房就重做了一份。」

「這麼奢侈?」安容忍不住低呼。

才熱了一遍就不吃了,也太奢侈浪費了。

當然不是真的浪費,會有丫鬟吃完,但是還是夠奢侈了。

喻媽媽輕笑,「這不算什麼,方才前院總管來說,以後少奶奶的飯菜要格外注意,生冷刺激,有活血化瘀之效的飯菜一律不許端上桌。」

喻媽媽是不好意思說白了,大約就是那些有了身孕不能吃的,一律離安容遠遠的。

蕭國公府這是怕洞房花燭夜之後,少奶奶就有了身孕,怕不忌口,到時候吃了不該吃,不能吃的東西,導致小產,所以提前避諱著呢。

連喻媽媽都不好意思了,她才是少奶奶貼身伺候的媽媽,她都沒想這麼多,今兒見廚房送了野兔來,想著安容喜歡吃,還特地吩咐做了野兔肉,差點氣壞蕭總管。

要知道,兔肉性涼,可涼血解毒,易損人陽氣,而且有那愛吃兔肉的,便是有了身孕也不忌口,吃多了,生出來的孩子……容易畸形。

蕭總管怕廚房聽不懂,就直接了當的說了,「從今兒起,你們就當少奶奶有了身孕,有了身子的人不能吃的,一律不許端到少奶奶跟前,聽到了沒有?!」

蕭總管在侯府極具威信,他都這麼說了,誰還敢不聽。

幾乎是片刻,那些孕婦不能吃的東西,全都送出了廚房。

尤其是廚房管事,手裡抱著甲魚,問蕭總管,「這是大廚房早上送來給表少爺補陽氣的甲魚,也不端上桌了嗎?」

蕭總管知道,蕭湛還是很喜歡吃甲魚的,但是少奶奶不能吃,就堅決不能端上桌。

國公爺說了,表少爺有口飯吃餓不死就行了,一切以少奶奶肚子里的孩子為主。

而且,補哪門子陽氣,少奶奶有了身孕,連同房都不行,這補多了,是會出事的!

「端去給大將軍當宵夜,」蕭總管吩咐道。

等蕭總管轉了身,額頭的黑線就抑制不住的往下掉了,眸底還有一絲的同情。

成過親的男人都知道,新婚一個月,那是恨不得就不下床才好,不然何來新婚燕爾,如膠似膝一說,偏偏表少爺就格外的命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