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零三章欺負(求粉紅)

第四百零三章欺負(求粉紅)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5-15 14:37  字數:3848

安容抬手抹乾臉頰上的淚痕,聽了蕭湛的詢問,搖搖頭。

「沒有,清顏沒有欺負我,」安容聲音很低,那樣能讓她的嗓音正常許多。

但是蕭湛還是聽得心疼,不知道她哭了多久。

只是,安容的回答讓他眼神凝了起來。

他問朝傾公主,她答清顏?

蕭湛還記得梅花宴上,他無意中聽到安容和真的朝傾公主的對話,莫非北烈朝傾公主真的是顧清顏?

可是他帶著朝傾公主一路進京,幾次聽她有意無意和連軒打聽安容的事,顯然對安容一無所知。

偏偏,安容對她很了解。

這個矛盾,讓蕭湛深邃的眸底露出了質疑。

他低頭,看著在他懷中抽泣的安容,眉間愈加凝重。

他想起了一件事。

在救了連軒後,回京的路上,一次談話中,連軒忽然問他,「大哥,這世上有人能活兩世嗎?」

當時他正躺在大石塊上,看天上的繁星。

他沒有說話,連軒便道,「我說的不是死後沒有喝所謂孟婆湯,轉世投胎帶了前世記憶的那種,而是……打個比方說,我現在死了,然後十歲的我又活了過來,還帶著我現在的記憶,有點神奇,但是不是真的啊?」

「聞所未聞,」當時,蕭湛是這樣答覆的。

連軒當時是坐著的,聽了蕭湛的答覆,身子一趟,就趟蕭湛身側了。

「不是真的嗎?難道是新出來的泡妞絕技?」連軒兀自嘀咕,「還是東延喜歡用這樣的方式追女人,漲姿勢了,明兒我也試試。」

說完,他瞅著夜空發獃。

蕭湛卻眉頭一皺,想到東延太子莫名其妙的要殺他,便多問了一句,「東延太子活了兩世?」

連軒離京,接觸到的東延人只有東延太子。

連軒點頭,「是啊,我偷聽了他和朝傾公主的談話,他說他活了兩世,他還說,上一世,大哥你……。」

說著,他便不語了。

「肯定是假的!」連軒呲牙道。

蕭湛則問道,「上一世,我怎麼了?」

連軒望著蕭湛,問道,「他說你現在瞧著冰冷,卻還存了仁善之心,但是將來的你,會先喪妻,後喪子,然後你就瘋了,變得殘暴不仁,在戰場上,大開殺戮,造下無數的孽障,然後跟了瞎眼神算,繼承了他的衣缽……。」

就是這話,聽得連軒一肚子火氣,然後暴露了自己。

他大哥怎麼會那麼凄慘呢?!

安容心底善良,怎麼可能那麼早就香消玉殞,而且孩子都保不住!

就因為這事,連軒沒差點和東延太子打起來。

他被晗月郡主給拖走了。

但是後來,一次無意中,連軒卻得知,安容前世嫁的並不是他大哥。

他當時還很慶幸,沒嫁給大哥最好,就不會早死。

東延太子聽後,冷笑連連,「那麼心狠手辣的女子,她的下場能好才怪了!」

連軒的怒氣更重,安容心狠手辣?他是腦袋被門夾了,還是出東延時,沒把眼珠子戴上。

安容會心狠手辣,太陽都不轉了!

連軒忍著怒氣問,「那你倒是說說,我前世是怎麼樣的,別告訴本世子,你還沒想好怎麼吹牛皮!」

當時,朝傾公主也在身邊,他望著東延太子,讓他說說。

東延太子就說了,「你娶了晗月郡主,生了一女二子,夫妻和順,幸福美滿,而且將來晗月郡主會繼承她父親笑面閻王的王位……。」

當時,靖北侯世子就跳了起來,「不可能,大周沒有女子承爵的先例!」

東延太子白了他好幾眼,「那先例是怎麼來的,總有人做第一個吧?」

連軒想想也是,想到上輩子過的還挺好,他就開始得瑟了,「本世子就知道,我才是笑到最後的那個人,我肯定是笑著看你嗝屁的,哈哈哈哈。」

那放肆、招搖的笑聲,差點沒氣的東延太子一劍了結了他。

其實,連軒只是笑笑,他壓根就不信他會娶晗月郡主。

那個刁縱任性、蠻不講理,時不時還呆的讓他都後悔離京出走的晗月郡主,自己會跟她夫妻和順,幸福美滿?

連軒懷疑,晗月郡主收買了東延太子,故意替她說好話,讓他信以為真,認命的交出自己後半輩子,然後凄苦一生。

此等行為簡直惡劣的叫人髮指。

他會上當,他就是豬。

至於和蕭湛說起來,他實在是覺得無聊透頂,找點話題聊聊,打發漫漫長夜的。

而蕭湛聽了這話,是一夜未眠。

連軒只當是笑話,可是他卻警醒了,因為先喪妻,後喪子這話他不是第一次聽到,瞎眼神算也曾說過。

他不信東延太子,可他不會不信瞎眼神算。

而東延太子來大周,第一件事是去見顧家大姑娘,第二件事便是殺他,以絕後患。

在大昭寺,東延太子更是因為他救安容,殺顧清顏,而滿是詫異。

他信東延太子活了兩世。

但是,現在,蕭湛懷疑安容和東延太子一樣,都是活了兩世的人。

蕭湛望著安容,他想直接了當的問,但是他不確定,安容會不會如實回答他。

為了得到答案,蕭湛第一次對安容耍了計謀。

他摸著安容的臉頰,輕聲道,「就算我前世娶的不是你,是顧家大姑娘,但是這一世,她與我只是一個陌生人,既然重生了,就不要在為前世的事而煩擾。」

安容原本是望著蕭湛的衣襟發獃的,但是聽了蕭湛的話,她猛然抬起頭,直勾勾的看著蕭湛。

「你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