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零二章別哭

第四百零二章別哭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5-15 14:37  字數:3638

接連兩個問題,問的安容不知所措,她望著朝傾公主,嘴唇輕動,她想說些什麼,可是唇瓣像是不受她控制似地,一個字吐不出。

她不知道如何回答。

她能說因為撮合蕭湛娶她,說的次數多了,蕭湛煩了,所以要殺她來絕了她的念頭嗎?

她不能說,那會讓清顏覺得蕭湛是一個濫殺無辜的人,他不是。

只是,東延太子和她一樣重活一世,肯定知道上一世清顏是命喪她手。

他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就和當日的東欽侯府一樣,不查不問,就直接當她是兇手了。

東延太子說這話,是在慫恿清顏找她報仇。

以清顏的性子,她肯定會問為什麼的,東延太子不會不說!

安容背脊有些發涼,清顏就是這樣的人,明明知道所有的事,卻能裝的若無其事一樣,和對方有說有笑,甚至把人賣了,還會幫她數錢。

這一世,要這樣對她嗎?

安容手心汗珠直冒,她望著清顏,抱著僥倖的心理問,「東延太子沒有告訴你為什麼嗎?」

朝傾公主眼神微凝,當日東延太子是要說為什麼的,是靖北侯世子和晗月郡主在外面偷聽,被東延太子發現,將談話給打斷。

一路來大周,她都在猜測這些話,她想不明白。

以安容的話來看,前世她對她是推心置腹,無話不談,東延太子卻警告她,若不想重現上一世的悲劇,就別真心對她。

難道是所謂的防火防盜防閨蜜?

朝傾公主覺得自己真相了。

鐵定是這個緣故!

這一刻,朝傾公主覺得安容的心機很深。

她明著撮合顧家大姑娘和蕭湛,其實是想借蕭湛的手除掉顧家大姑娘吧?

若她真的善良,又怎麼能坦然的嫁給她前世的夫君蕭湛?

只是,有一點她想不明白。

若是她心狠手辣到如此地步,為何不直接表露出來?

這一世的她,壓根就不知道上一世的事,她前世能殺自己,這一世自然也行,沒必要故意表現出對她的信任。

朝傾公主不說話,安容也不說話。

屋子裡,安靜的有些可怕。

這一回,是安容先打破了寂靜,她站起身道,「時辰不早了,我該回去了,你累了一天,早些歇息。」

朝傾公主也站了起來,她望著安容,見她不敢看自己,朝傾公主赫然一笑,「是有些累了,但是要歇息怕是難。」

「為何?」安容不解了,她掃了屋子一眼,問,「是國公府準備的不周到嗎,你缺什麼,我讓丫鬟給你準備。」

朝傾公主笑了,「倒是不缺什麼,只是心裡有問題想不明白罷了,你何不直截了當的告訴我?」

面對朝傾公主的打破砂鍋問到底,安容臉色微僵,她握了握拳頭道,「有些話,我說不出口。」

朝傾公主一愣,「說不出口?有那麼為難嗎?」

安容苦笑,你不是我,你又怎麼懂我的糾結和為難。

安容抬頭看著朝傾公主。

凝視著那張不算熟悉的臉,安容輕聲喚了一聲清顏,「清顏,你已經打定主意不回顧家,要做朝傾公主了,這條路和前世截然不同,你不記得前世的事,以後會住在北烈,你何必再問前世?」

其實,在安容心底,她還是有些慶幸清顏選擇了北烈。

安容知道這樣不應該,但是她忍不住。

要是她要做回顧家大姑娘,安容就不知道該怎麼辦好了。

在大周,清顏只是一個四品小官之女,並不顯赫。

上一世,蕭湛會娶她,其實與她任性退親有關。

這一世,蕭湛已經和她成親,就算沒有,安容也不敢保證就一定會娶她。

她做的了自己的主,卻做不了蕭湛的主。

現在,清顏毫不猶豫的選擇了北烈,她連愁都不用愁了。

蕭湛一心要滅北烈,又怎麼會娶北烈公主?

若是娶了北烈公主,他想手握兵權可就難了,皇上會猜忌他,會害怕他聽信枕邊風,到時候倒戈幫北烈滅大周。

皇上也怕北烈拋誘餌啊。

蕭老國公不會讓蕭家給人質疑的機會。

安容再次打了馬虎眼,朝傾公主有些不耐煩了,她望著安容,眉頭輕皺,她和她無話不說,便是祖傳的秘方都告訴她,她對自己,卻支支吾吾,顧左右而言他,這樣的人,自己怎麼會什麼都跟她說呢?

朝傾公主眸光一凝,覺得自己前世看錯了人,就算她沒有前世的記憶,也有權利知道前世的事吧?

「你和我前世無話不談,該知道我不喜歡一句話說好幾遍吧?」朝傾公主有些怒了。

安容聽得一愣,她從沒有聽清顏用這種語氣說過話。

難道做了兩個月公主,變化會那麼的大嗎?

看著安容質疑的眼神,朝傾公主才反應過來,安容不是北烈的那些宮女。

身為公主,她的話就是命令,丫鬟根本就不敢違抗,久而久之,她就愈加不耐煩一句話重複多遍了。

這是一種上位者的威嚴,更多的還是她起初害怕被人識破她不是真的朝傾公主,故作刁蠻,刁著刁著,還真就帶了三分驕縱之氣了。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太心急了,」朝傾公主歉意道。

她還身處人家屋檐下,卻對人發脾氣,她真是被氣糊塗了。

但前世的事,她必須知道!

她迂迴打探,外加察言觀色,知道東延太子是命喪蕭湛之手,他迫切的想殺蕭湛。

她甚是可以看得出來,蕭湛並不是東延太子的對手。

畢竟人家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