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零一章前世

第四百零一章前世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5-14 14:49  字數:4598

綿長的聲音中還帶了三分羨慕。

清顏是那麼的耀眼,那麼的優秀,前世將她愛在心底的,除了蕭湛之外,還有蘇君澤和東延太子。

除了安容知道的這三個之外,是否還有其他,安容不清楚。

但她知道,傾慕清顏的人,可以從這間屋子排到城門口去。

安容低頭,將扭皺的綉帕展平。

朝傾公主看著她的綉帕,那是一朵幽蘭,繡的栩栩如生。

朝傾公主的眸光從綉帕上挪到安容的臉上,精緻白皙的臉上,寫滿了糾結,讓朝傾公主微微挑眉。

她為何不直言了當的回答,她前世嫁給了誰呢?

似乎有什麼難言之隱?

還有東延太子為何警告蕭湛,不許他靠近她三尺之內?

只是對於安容的話,她譏諷一笑。

「一往情深?」她的說話聲讓安容抬眸,就聽她繼續道,「不知道一往情深的是臉,還是其他。」

安容茫然的看著她,「為何這樣說?」

朝傾公主端起茶盞,輕輕撥弄著,「東延太子想享齊人之福,他要娶顧家大姑娘,也要娶我。」

她從來不知道,一個人可以對兩個人一往情深,她覺得譏諷。

東延太子愛的是容貌,似乎還有其他她不知道的東西。

朝傾公主眸光微閃,手中的茶盞蓋輕轉。

她對這個世界充滿了好奇,她穿越來不過才兩個多月,卻有人告訴她,她已經在這裡活了一世了。

她原本以為是無稽之談,可今兒在柳記藥鋪,那些藥丸,不論是從色澤還是味道,都像極了是她祖傳秘方,雖然不全是,可她不可能會教給別人啊?

難道她對武安侯府四姑娘推心置腹到如此地步了?

老實話,她並不相信。

而且她問過柳記藥鋪的大夫,武安侯府四姑娘並不會醫術,那就更奇怪了,既然連醫術都不會,為何自己會將秘方告訴她呢?

朝傾公主望著安容,朱唇輕啟,臉色溫婉的問,「你的那些秘方,真的是我教給你的?」

安容點點頭。

「那我教給了你多少?」朝傾公主繼續問。

「許多。」

「許多是多少,大約多少種?」朝傾公主笑問。

「……有一百六十八種,」安容記性極好。

「這麼多?」朝傾公主微微詫異。

不對啊,她記得的也不過四十多種,怎麼可能教給她的比她知道的還多呢?

難道前世的她,厲害到能自創秘方了?

要是一兩張,她信。

一百多張,那不可能。

柳記藥鋪的藥丸,她檢查過,藥效極好,她一輩子能自創三五張,便足以流芳百世了。

朝傾公主不解了,「真的全都是我教你的?沒有別人?」

安容搖頭,她眸底微微訝異,她不懂清顏為何質疑她的話,好像她很詫異她知道一百六十八種秘方似地?

見安容目露疑惑,朝傾公主笑的有些慚愧。

她將一縷碎發勾在耳際,狀似不經意的問,「除了秘方,我還教過你什麼?」

安容望著她,眸光落到屋內,飄著裊裊青煙的香爐上。

朝傾公主的眸光隨著她望過去,眉頭輕挑,「沒了嗎?」

安容眉頭皺緊,詫異的看著朝傾公主,清顏會的就是醫術和調香,她看著香爐,她怎麼會想不起來呢?

「你送過我兩張香方,」安容回道。

「香方?」朝傾公主更詫異了,要說簡單的護膚品,她會,可是古代的香方,現代人早不用了,都是純香水啊。

安容愕然。

朝傾公主笑了,「前世我會的東西還真是不少。」

天知道,她是怎麼學會的。

不過,她沒想到,她居然會毫不保留的教給武安侯府四姑娘,還真是叫人納悶。

想著,安容知道的秘方都是她教的,她的心就痒痒的了。

她都不會呢。

安容也聽出來了,這一世的朝傾公主不會那些香方。

安容越加困惑,明明她就是清顏,就連喝茶的小動作都一模一樣,為什麼她不會呢?

難道就因為她和真的朝傾公主互換了身軀,耽誤了她學習?

安容覺得她猜對了。

就聽朝傾公主道,「你能將那些秘方寫出來,給我瞧瞧嗎?」

安容怔住,「你不是有醫書的嗎?」

朝傾公主眼睛微凝,「有醫書嗎,我不記得了,在哪兒?」

「應該在顧家,」安容很直接道。

朝傾公主,「……。」

顧家能有醫書才怪了!

朝傾公主糾結著怎麼問出來秘方,她在北烈開了藥鋪,生意極好,若是有更多的秘方,那是最好不過的事了。

學醫之人,愛秘方就如同將軍愛兵權、愛寶馬、愛寶劍是一個道理。

反正她的秘方也是她教的,再要回來也不算什麼?

安容望著朝傾公主,見她秀眉輕動,繼續要她寫秘方,安容就納悶的問了,「你不打算回顧家了嗎?」

安容不是不想寫,她只是覺得沒必要捨近求遠,一百六十八張秘方,寫出來要好幾天呢,她等的心急,她累的手疼,這苦頭沒必要吃。

直接去顧家取一下就是了,她要是不願意去,大可以讓暗衛去啊,還有那麼多的醫書,要都叫她默寫,她會哭的好吧。

安容的問話讓朝傾公主渾身無力,顧家顧家,她都不知道顧家大門開向哪邊好么!

天知道,顧家還有些什麼人。

而且,她和真的朝傾公主也接觸過那麼小半天,從她話里,她就知道,她在顧家吃了不少的苦頭,顧家並不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