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九十九章猥瑣

第三百九十九章猥瑣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5-13 15:40  字數:3913

聞言,定親王妃瑰姿艷逸的臉龐,微微動容,修長的睫羽輕輕顫抖。

她沒有看定親王,而是問蕭湛和安容,「皇上認你做義子,賞賜了你們什麼?」

蕭湛銀色面具下眉頭凝成一團。

他沒有回答。

定親王妃便望著安容,安容有些呲牙,不知道什麼話能說,什麼話不能說。

安容想了想,要是不能說,蕭湛應該會阻止她的,便道,「進宮之前,國公爺叮囑相公要兵權,皇上答應了,後來徐太后提議皇上封相公為王,皇上讓相公在兵權和王位中選了一個,相公選了兵權,鄭太后提議把皇上封太子之前的府邸賜給了相公。」

定親王妃聽了安容的回答,瞥了定親王一眼,「你若願意,也可以認湛兒為義子。」

定親王眉頭一挑,桃花眸底有笑意閃過,笑意溫和,卻只有那麼淺淺一層,似乎外面燦爛的陽光一照射,那笑意便能散去。

「願意,怎麼不願意,連皇上都搶著認,我哪能不願意?」定親王道。

只是這話怎麼聽著有些許的刺耳?

而且,你們似乎都沒有問過蕭湛願不願認你們做義父義母吧?

安容在心底一嘆,貌似蕭湛還真的沒有選擇的權利。

皇上金口一開,那便是聖旨,抗旨那是死罪。

認了定親王妃做義母,定親王是她的夫婿,她讓蕭湛喊他義父,也算是在情理之中。

「敬茶吧,」定親王妃輕啟朱唇道。

說完,朝小郡主伸了胳膊,「到母妃這裡來。」

敬茶是要下跪的,雖然蕭湛和安容跪的是定親王,可小郡主在他懷裡,瞧著不像話啊。

而,定親王妃抱了小郡主,明顯是要他們先敬定親王。

以夫為尊,這也應當。

只是為什麼不一起?

不過,定親王妃做事喜歡獨自,定親王早習慣了。

他的嘴角緩緩勾起,坦然接受。

蕭湛望了定親王妃兩眼,拉了安容的手,緩緩跪下去。

奉茶。

定親王接了茶,姿態絕美的呷了一口,將茶盞擱下後,隨手將身上佩戴的玉佩解下,當做見面禮給了蕭湛,至於安容……

定親王身上就一塊玉佩,最是精美昂貴,再就是頭上的玉冠了,不能送。

他眼睛在屋子裡掃了一圈,挑了最精緻昂貴的……花瓶。

安容囧。

敬了定親王的茶,再就是定親王妃了。

結果定親王妃抱著小郡主起了身,對蕭湛和安容道,「以後喊我姨母便可,你們只有義父,沒有義母。」

說完,定親王妃抱著小郡主離開。

出屋子前,定親王妃還掃了那兩個小妾一眼,「努力幫王爺開枝散葉,早日誕下王位繼承人才是,免得外人說王爺認義子,是早作謀算。」

一屋子凌亂了。

尤其是定親王,那表情叫一個錯愕。

到這時,安容才想起來。

定親王膝下就小郡主一個孩子,沒有嫡子,更沒有庶子,雖然才而立之年,可京都鮮少有人三十四五,還沒有兒子的,尤其是成親數年,王府內院側妃姨娘不少,更是惹來無數流言蜚語。

是小郡主的出生,定親王才從蜚短流長中解脫,可是四年了,王府沒有第二個孩子。

十幾年,才生了小郡主一個女兒,又認義子,這不是告訴世人,他不會生,以後由義子繼承王府么?

定親王抬起胳膊,輕揉太陽穴。

他知道定親王妃說那話,是故意刺激他的,同樣是義父,皇上給了府邸,給了兵權,甚至包括那沒要的王位。

他也是義父,就不能小氣了。

只是這茶已經喝了,斷然沒了反口的可能了。

不過,定親王也沒打算反口。

「王妃說的對,本王是該早作打算,」王爺笑道,眸底有細碎光芒。

堂堂定親王府怎麼能沒有繼承人,更不能沒有嫡子!

他大笑兩聲,邁步走開。

留下安容和蕭湛站在屋子裡,蕭湛臉色依舊,安容就凌亂成風了。

前世,她只知道定親王妃性子奇怪,定親王瀟洒不羈,可是也不用奇怪不羈到這般地步吧?

他們就算是小輩,好歹也是客人,怎麼能把他們丟這裡,就先後走了呢?

安容覺得,定親王府有必要學習一下什麼是待客之道了。

等出了正屋,安容就忍不住問蕭湛,「定親王和王妃是不當你是外人,所以這樣隨意,還是對別人也一樣?」

蕭湛告訴安容,他和別人的區別在於,定親王和王妃走了後,外人會被丫鬟婆子送出王府,他什麼時候走,隨他。

不當是他,靖北侯世子、蕭遷、蕭錦兒都一樣。

等安容和蕭湛出定親王府的時候,天邊晚霞絢爛,倦鳥歸巢。

一刻鐘後,馬車在國公府跟前停下。

下來馬車,兩人便進國公府。

走了百餘步,蕭湛對安容道,「你先回臨墨軒,我去一趟外書房。」

安容點點頭。

帶了丫鬟回內院,半道上,瞧見一個總管。

安容便將他叫了過來,問道,「朝傾公主住哪個院子?」

總管忙行禮,然後道,「朝傾公主住在朝霞苑。」

安容點點頭,等總管退走後,安容吩咐丫鬟道,「帶我去朝霞苑。」

丫鬟是國公府的丫鬟,聞言,她抬頭看了眼安容,又趕緊低下,「表少奶奶,表少爺叮囑你不用等他用晚飯。」

丫鬟聰慧的很,表少爺說這話,明顯是怕少奶奶等久了會餓,這會兒去朝霞苑,再回來,可就晚了。

丫鬟覺得,比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