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九十七章美感

第三百九十七章美感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5-12 14:29  字數:4614

安容嚇的站在那裡,除了驚叫外,根本就不知道還可以往旁邊躲閃,試著避開。

蕭湛在藥鋪前,不知道暗衛說了什麼,他的眉頭皺了皺,等他聽到安容的尖叫時,忙反應過來,要去救安容。

就在這時,暗處飛來一把匕首。

擋住蕭湛上前救安容。

本來可以避開的蕭湛,為了救安容,只略微側了側身子,那把匕首從他胳膊處划過。

再說,安容覺得自己要被撞定了,她不怕被撞,可她肚子里的孩子肯定是保不住了。

想著,她的手就捂著了肚子,就在那大胖子撲過來時,胳膊忽然被抓緊,然後身子一旋。

還沒反應過來,便聽到一陣殺豬般的吼叫聲。

只一聲,那胖子便暈了過去。

安容被蕭湛抱在懷裡,緊緊的桎梏著,她睜開眼便瞧見兩米遠處,那大胖子撞在地上,頭破血流的場景。

頓時,安容的胃便翻江倒海了起來。

她推開蕭湛,捂著胸口作嘔起來。

蕭湛的暗衛四下散開,去找那刺客。

而敞開的窗戶處,露出一張臉,有些陰沉,最後陰沉散去,臉上帶了不解和疑惑。

「安容?」樓道上,傳來一聲輕訝聲。

那聲音耳熟的讓安容有些咬牙切齒。

她側過身子,便瞧見二老爺站在窗戶旁,眸光溫和歉意中帶了些許寒冰冷意。

安容氣的咬緊牙關,拳頭握的緊緊的。

她原以為這只是一個意外,是她倒霉。

如今瞧來,這根本就是二老爺故意的!

方才,她和蕭湛進藥鋪,背後那股強烈的殺意,絕對是二老爺無疑!

只有瞧見了她,才會那麼的想殺她!

蕭湛站在安容身側,他注意到安容雲袖下遮住的紅玉手鐲,露出一角,此刻正泛著烏黑的光澤。

蕭湛原本就陰沉的臉色,此刻比手鐲愈加的黑了。

之前鐲子變黑,安容說有人要殺她,這會兒,木鐲又變黑了。

他望著二老爺,眸底有抹殺意一閃而逝。

二老爺倒像是什麼事都沒有似地,該道歉道歉,該賠禮賠禮,彷彿剛才那就是一個簡單的不能再簡單的意外了,至於安容受驚嚇險些被砸,只能自認倒霉了。

安容捂著鼻口,看著二老爺那道貌岸然的樣子,覺得嘔心。

她知道二老爺今兒為何格外的想殺她,不用說,也知道是因為沈安孝的緣故。

沈安孝是他的兒子,卻因為她的出嫁,分了丫鬟們的心,以至於照顧他兒子不周,致使他夭折了。

這會兒,二老爺是膝下無子了,兩個兒子相繼去世,這股子恨意,若是可以,二老爺絕對會將她五馬分屍、千刀萬剮。

那大胖子是他故意丟的,至於暗處飛來的匕首,阻攔蕭湛救她,更不可能只是一個意外,絕對是二老爺的同夥!

不是庄王府的暗衛,就是齊州沈家的暗衛!

想著,二老爺差點點害沒了她肚子里的孩子,安容就近乎癲狂了。

不過她忍耐心夠好,但是她忍受不了二老爺那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安容笑了,笑的恍如牡丹綻放,那一瞬間,讓二老爺眼神都凝了起來。

他討要安容的笑,那是一種揭破陰謀後,勝利的笑容。

但是安容的話,他更是厭惡至極。

安容笑喊了一聲二叔,然後一臉悲痛道,「二叔,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只是我昨兒才出嫁,今兒聽三皇子說孝哥兒夭折了,是真的嗎?」

安容這一把鹽撒的極好,二老爺極力忍耐的臉色,瞬間忍不住了。

安容清楚的瞧見,他搭在窗戶上的手緊緊的握著,似乎要將窗戶給捏的粉碎。

但是,安容覺得還不夠,她道,「若不是廷哥兒過世,二叔急著搬離侯府,以二叔對孝哥兒的疼愛,絕對會照顧有加,他又怎麼會……。」

說著,安容嘆息了一聲,道,「都怨那該千刀萬剮的賊,將大夫人殺死在密道中,讓孝哥兒見到大夫人的死狀,日夜夢魘,二叔,你也別太傷心,找到那殺大夫人的賊,滅了他,就當是給孝哥兒報仇了。」

安容的話,輕柔而溫和,卻如一把把鋼刀,插在二老爺心口,鮮血淋漓。

饒是千般心痛,二老爺也笑著回答了一聲,「是呢。」

這兩個字隨風而動,剛剛飄到安容的耳畔,二老爺的臉色徹底冷了下去。

他的眸底染上一抹烏雲,濃密的像是頃刻間便能大雨傾盆一般。

安容微微挑眉,隨著他的視線望過去。

幾米遠處,有一暗衛走過來。

安容眼神微凝間,有些明白了,她笑了。

不用說,那暗衛鐵定是當日要了二老爺一隻手的暗衛,如今認出來了,二老爺想報仇了。

偏偏那暗衛是蕭湛的。

元宵花燈會上,二老爺刺殺了三皇子,之後便逃命,暗衛一路尾隨他,自然知道二老爺刺殺三皇子的事。

這是個把柄,足矣要了二老爺的命。

他就算怒氣再重,也不敢當眾表露出來,更殺不了蕭湛,反而會招來殺身之禍。

蕭國公府的怒氣,別說是他了,便是大周任何一人,哪怕是當今皇上,怕是也承受不起。

以二老爺的心性手段,他不會做以卵擊石的事。

他更不會猜不出來,在那之前,在密道里,那些暗衛都是蕭湛的。

也就是說,他所有的秘密,蕭湛和安容都知道,包括他和大夫人偷情,他殺大夫人。

想著大夫人的死,二老爺的手攢的更緊了。

若不是暗衛點住了他的穴道,他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