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九十六章鬱悶

第三百九十六章鬱悶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5-11 23:05  字數:3747

安容舉出三根手指,作發誓狀,「我保證沒有騙你,你若真不信我,我可以去看大夫。」

安容覷著蕭湛,她清澈而明媚的眸底閃爍了些許笑意,但真誠的叫蕭湛感覺有那麼瞬間,心嘎嘣一下碎了,分崩離析。

他伸手握著安容發誓的手指,就在安容以為她說服了蕭湛的時候,蕭湛的手稍微加重了些力道。

她抬眸,便聽到他吩咐車夫,「去最近的藥鋪。」

安容輕撅了撅嘴,心底頗不爽,就算她在他興頭上潑了一盆冷水,可他做過的事,自己不知道嗎,她能騙得了他嗎,再者說了,她長的就那麼像是騙人的嗎?

去就去,她既然敢提,還怕瞧大夫不成?

是真金就不怕火煉!

安容坦蕩的很,她越是這樣,蕭湛就越是鬱悶。

他是想要一個孩子,可他沒想這會兒就要。

今兒是他成親的第二天!

好歹也一個月後吧,哪怕半個月也行啊。

看安容那高興的模樣,蕭湛的眼神越發的古怪了起來。

很快,車夫就找到了藥鋪。

勒緊韁繩,車夫回頭道,「表少爺、表少奶奶,藥鋪到了。」

車夫的表情有些奔潰,肩膀直抖,想笑不敢笑。

他覺得表少爺有些傻乎乎的,昨兒才成親,表少奶奶騙他說有了身孕,他還真就信了,好吧,不全信,要是全信,就不會找大夫求證了,只是什麼樣的神醫能診治出一天的身孕?

這東耽擱一會兒,西耽擱一會兒,還用去定親王府敬茶么?

這敬早茶變成敬晚茶了。

蕭湛跳下馬車,然後將安容扶了下來。

站在車轅上,安容瞄了眼藥鋪匾額。

雙氏藥鋪。

一個安容以前從沒有來過的藥鋪。

不過,鋪子的生意還很不錯,有五六個人在排隊買葯。

安容有些臉紅了,她輕聲呢喃道,「我真沒騙你,就不用看大夫了吧?」

「怕什麼?」蕭湛深邃的眸底有抹瞭然的笑。

他就知道安容是騙他的!

安容嘟了嘟腮幫子,她只是膽怯,萬一被人瞧出來,她才出嫁便有了身孕,這流言蜚語傳揚出去,不好聽好么!

可是,都到這份上了,不讓大夫親口告訴蕭湛,他根本不信她。

去就去吧,伸頭是一刀,縮頭還是一刀。

安容深呼了一口氣,挺直了背脊朝鋪子邁步走去。

就在她邁步上第一個台階的時候,心忽然顫抖了一下。

那是一種前所未有的殺意,強烈的讓安容心都漏跳了幾下。

安容忙抬起手腕。

紅玉手鐲,正泛著烏黑的光芒,比上回沈安溪瞧見的要濃郁很多。

有人想殺她!

安容驀然回頭,四下張望了下,沒有發覺有什麼仇人。

蕭湛以為安容退縮了,只是見安容凝重的眉頭,一隻手還搭在紅玉手鐲上,尤其是紅玉手鐲還泛著黑暈,他之前從未見過。

蕭湛詫異的看著安容,「怎麼了?」

安容抿了抿唇,「有人想殺我。」

蕭湛的臉瞬間冷了下去,「可知道是誰?」

蕭湛的聲音比他的臉更冷百倍不止,那種冷給安容的感覺就是,只要知道那人是誰,他會毫不猶豫的一刀了結了他。

可是,安容不知道他是誰。

上一回,在侯府,二老爺的殺意不過是轉瞬即逝,但是這一回,紅玉手鐲乾脆變成了墨玉手鐲。

安容還真擔心暗處會飛出來一把猝著劇毒的匕首,趕緊拉著蕭湛進了藥鋪。

等進了藥鋪,就有小夥計迎了上來。

「兩位是買葯還是找大夫?」小夥計笑臉相問。

「找大夫,」安容柔聲回道。

小夥計忙請安容和蕭湛進內屋,走動的時候,還用一種眼角餘光掃視蕭湛。

小夥計很興奮,他肯定沒瞧錯,這位就是常年戴著面具,昨兒還被皇上認作義子的蕭國公府表少爺!

只是昨兒他才大婚,怎麼今兒就帶了個少夫人來藥鋪了?

有那麼一瞬間,小夥計想歪了。

新婚就看大夫,肯定是那方面的問題啊,今兒就來了三個男子來找他們雙大夫了。

只是蕭表少爺瞧著身子很結實,一看就是有力量的一人,怎麼就……真是白瞎了那副好身子骨了。

小夥計將安容和蕭湛領進內堂,給兩人倒了茶水,才道,「兩位稍等片刻,我們雙大夫在給病人瞧病,要等片刻。」

安容點點頭。

小夥計便退了出去。

透過紗簾,安容瞧見外面看病的人。

不論在何時何地,穿戴高貴,受到的待遇總不同些,那些粗布衣裳的病者,就在外面看大夫,世家子弟,要麼在內堂,要麼請大夫上門。

安容想起一句話:人生而平等,不分貴賤。

喝了兩口茶後,大夫便來了。

大夫進門便作揖,「不知蕭表少爺大駕光臨,有失遠迎。」

說完,又看著安容問,「不知這位是?」

「內子,」蕭湛言簡意賅。

大夫甚是詫異,然後將安容一通誇讚。

安容臉頰微微紅,朝大夫輕點點頭。

誇完,大夫便請蕭湛坐,示意蕭湛伸手,要給蕭湛搭脈。

蕭湛眉頭輕輕一皺,瞥了安容道,「是內子需要看大夫。」

大夫的臉忽然有些僵硬,他轉頭狠狠的剜了眼小廝,忙說抱歉,弄錯了。

安容笑了,她給蕭湛瞟過去一個眼神:瞧見了沒有,我們一起進門,大夫都覺得我氣色紅潤,沒什麼毛病,需要瞧大夫的是你。

蕭湛氣的白了安容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