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九十五章懷孕

第三百九十五章懷孕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5-11 16:30  字數:3840

安容握緊雙手,身子有些顫抖,她在高興,又在害怕。

她高興蕭湛能將她的話記在心上,哪怕有違他初衷,他也照做了。

可她更害怕,她現在已經嫁給蕭湛了,一顆緊緊保留的心,在不經意間已經全部給了他,現在清顏又回來了,哪怕是被擄回來的,她該怎麼辦?

安容背脊有些發涼,有些不知所措。

她到底沒有她想的那麼無所謂,那麼偉大。

這一刻,安容怕見到清顏,可她抑制不住那顆想見清顏的心。

她抬眸望著蕭湛,想問問清顏此刻在哪裡。

那廂皇上已經問出聲了,「朝傾公主現在人在哪裡?」

蕭湛的回答,讓安容心突的一抖。

「在蕭國公府,」蕭湛回道。

安容雲袖下的手攢緊,再攢緊。

她沒想到,清顏會在蕭國公府,會離她那麼的近。

那昨兒,她和蕭湛的喜宴,她也參加了?

安容的糾結,蕭湛主意到了,皇上沒有。

皇上的眉頭隴的緊緊的,不知道怎麼辦好了,這一刻,他只想叫人將靖北侯世子抓來,狠狠打他三五十板子泄瀉火氣。

好好的,居然在過年前夕,鬧什麼離家出走,這一走倒好,還擄了個公主回來。

鬧得如今,兵臨城下了!

皇上甚是頭疼,哪怕東延出兵,大周也不能將北烈公主交給東延。

這樣拆東牆補西牆的做法根本沒用,他現在都不知道東延是不是故意找茬,若要北烈公主只是東延出兵的借口,大周就算給了人,東延照樣會攻打大周。

而這樣的後果,便是激怒北烈,到時候東延、北烈齊齊進犯,大周危矣。

皇上越想越氣,不行了,不打靖北侯世子一頓,他怕是要被氣壞身子!

皇上轉過身要吩咐徐公公,可是眉間輕挑間,他又望著蕭湛了,「一會兒你們還要去定親王府?」

蕭湛點點頭。

皇上眸底有什麼閃過,這才對徐公公道,「去將靖北侯世子找來,朕要打他幾十板子,不得將此事告訴定親王妃,再讓人將行宮收拾妥當,將北烈公主安置在行宮,派人好生照顧了,不得有絲毫馬虎。」

說完,皇上昂首闊步的走了。

留下安容和蕭湛在春風中凌亂。

雖然皇上說了不許將他要打靖北侯世子的事告訴定親王妃,尤其說的時候,還特別的掃了他們兩眼,可他們怎麼覺得他就是想定親王妃知道呢?

這未免也太此地無銀三百兩了吧?

皇上走了,徐公公及一堆跟著伺候的宮女太監也都跟著走了。

偌大個地方,就餘下安容和蕭湛兩個。

到這時候,安容才能單獨和蕭湛說話,可是滿腹心事,卻不知從何說起。

安容的唇瓣幾次輕動,愣是沒能吐出來半個字。

蕭湛眉頭輕凝,他知道安容要問他什麼,不用猜,也知道和顧家大姑娘和北烈朝傾公主有關。

雖然他沒有刻意去做,卻也如她所願將朝傾公主帶回了大周。

只是,她好像並沒有想像的那麼興奮,似乎眸底還布滿了鬱結憂愁,還有些對未來的迷茫困頓。

她在憂愁什麼?又在困頓什麼?

「你想說什麼,直說便是,」蕭湛深邃的眸底有抹光亮。

「我……,」安容輕咬唇瓣,到底還沒能將心底的害怕問了出來。

她要怎麼問,問他愛上朝傾公主了沒有嗎?

她問不出口。

「我想見見朝傾公主,」最後,安容輕聲道。

蕭湛嘴角弧起一抹好看的笑,「她就在國公府,便是要住進行宮,也得到明天。」

安容有足夠的時間去見她。

蕭湛說完,瞥了眼天色,這會兒出宮,等去給定親王妃敬了茶,再回國公府,怕是要天黑了。

安容也知道時間不夠用,便和蕭湛趕緊出宮。

坐在馬車上,蕭湛清楚的感覺到安容在疏遠他,這種感覺叫他很不好受。

看著安容離他遠遠的坐著,看著小几出神。

蕭湛心情不虞,拍了拍身邊的小榻,聲音沉靜,帶了不可反駁的堅定,「坐過來。」

安容太走神,壓根就沒聽見。

蕭湛極好的耐性,從遇到安容起,就不夠用了,安容走神不理他,他便伸出胳膊,直接將安容拉了過去。

安容身子一斜,肚子撞了小几一下,嚇的安容臉都白了。

等她反應過來時,她已經在蕭湛的懷裡了。

那溫暖的懷抱,沒有給安容溫暖的感覺,而是冰涼。

要知道,她肚子里還有孩子!

才一個月零八天!

正是脆弱需要小心呵護的時候,哪怕輕輕撞一下,沒準兒肚子里的孩子就沒了!

安容的擔心,遠遠超過一般人。

這是安容懷的第三個孩子,前兩個都沒有保住,是安容一輩子的遺憾,那種失去骨肉的痛苦,就算安容刻意遺忘,但依然印在骨子裡,讓她越加的警惕。

就如現在,就那麼輕輕撞了一下,蕭湛也不是故意的,她也只是肚皮有輕微痛,但安容就有些瘋了。

她揮起拳頭,在蕭湛身上捶了兩下。

安容粉拳,論殺傷力,對蕭湛來說,撓痒痒都覺得力道輕了。

可是他注意到,安容一隻手捶他,一隻手在捂著肚子。

他輕握著安容的手,有些心疼的問她,「撞疼了?」

安容將手抽回來,可是用儘力氣,都掙脫不開蕭湛的手。

他的指腹在她的手心畫著圈圈,像一根羽毛撩撥在她的心口,酥酥麻麻的,叫她臉忍不住紅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