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九十四章縱容

第三百九十四章縱容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5-11 00:22  字數:3908

徐太后覺得蕭湛可怕,鄭太后何嘗不這樣覺得。

她看著蕭湛,看著他挺拔的身姿,如同一把千年古劍,斂藏起鋒芒,等到它開鋒的那一天,該是何等的光芒萬丈。

她知道蕭老國公將蕭湛培養的很好,好的讓她有些心驚膽顫了。

就算當年有太多的無可奈何,可她依然清晰的記得當年蕭老國公憤怒之下說的話,她和皇上可以為了大周的江山傷他女兒,但他們喜歡的大周江山總有一日會姓蕭!

她和皇上欠蕭國公府太多,多的償還都償還不盡。

鄭太后覺得眼角有些酸澀,她眸底帶著笑,那是一種滿含無奈的笑。

蕭老國公的性子,那是言出必行。

大周是先皇的心血,她怎麼能坐視不理,可她能有什麼辦法?

鄭太后低下眉頭,片刻後,對皇上道,「哀家記得皇上被立為太子前,在京都有座府邸,離皇宮近,離蕭國公府也不遠,不如就賞賜給了湛兒吧。」

皇后和鄭貴妃聽得一驚,忙轉頭看向皇上。

那府邸可不同尋常,不論賞賜給哪位皇子,都有著非比尋常的意義。

幾乎可以昭示著,那位皇子會走和皇上一樣的路,在這府邸住了之後,下一步便是東宮。

鄭太后卻提議皇上將那府邸賞賜給義子,這怎可以?

不論是皇后,還是鄭貴妃,都想要那府邸。

對於鄭太后的提議,皇上也微微詫異,他猶豫了片刻,便答應了,「那便將那座府邸賞賜給蕭湛。」

徐太后心中不解,不過她不會反對,她可是極力的想拉攏蕭湛,她笑道,「如此正好,既可以向文武百官表示了皇上對義子的重視,也免了眾位大臣揣測誰會住進那府邸。」

皇上賞賜了蕭湛府邸,順帶又賞賜了一堆金銀玉器。

皇上賞賜完,便是鄭太后。

皇子的義子,鄭太后的義孫,自然也是徐太后的義孫了,她的賞賜也不會少。

至於皇后,可不敢將蕭湛當義子看,送了一堆東西表示祝賀。

至於蕭湛,既然賞賜了,那他就照樣全收,不會嫌多。

安容站在那裡,早驚呆了。

雖然她從來沒覺得賺錢很辛苦,可這樣輕鬆,連她都妒忌了。

不過想到蕭湛的錢,就是她的,安容又高興了。

這廂賞賜完,那邊二皇子、三皇子邁步進來給皇上、兩位太后請安。

皇后心情有些鬱悶,不過臉上都是笑,她瞥了安容一眼後,溫和的望著三皇子,問道,「你去武安侯府一趟,五姑娘身子可大好了?」

安容聽得微微挑眉,她還納悶,皇后看三皇子之前,怎麼先瞥她一眼,原來三皇子去了武安侯府。

不知道皇后這會兒說這話是什麼意思,是想告訴她,三皇子會娶沈安玉,武安侯府會和三皇子綁在一起,她身為武安侯府的女兒,不能拖父親的後腿嗎?

安容想著,眸底閃過一抹冷笑。

區區沈安玉,還左右不了父親,更左右不了她。

三皇子模樣俊朗,眉宇間和皇上有三分相似,甚是得皇上的寵愛。

他上前請了安,然後道,「沈五姑娘身子骨倒是好了很多,只是心情不大好。」

皇后輕詫異,「為何心情不好?」

三皇子輕輕嘆息,「武安侯府七少爺病逝了。」

一句話,像個炸彈在安容心底炸開,她猛然抬眸。

沈安孝死了?

安容突然抬眸,有些驚住了皇后。

皇后眉頭輕挑,安容的震驚,無疑表露她對沈安孝的病逝不知情,皇后倒不解了,這麼大的事,她怎麼都不知道?

皇后看中了武安侯府背後的權勢,便多問了幾句,「武安侯府七少爺怎麼會病逝,他得的什麼病?」

三皇子輕搖了搖頭,「聽說是武安侯府大夫人死後,他就做噩夢,之前連著下了十天的雨,他的身子就不大好,這不又遇上沈四姑娘出嫁,武安侯府上下一門心思都在籌備喜宴上,下人們急著湊熱鬧,就忽略了他……。」

總之,沈安孝的死,是武安侯府忽略不盡心導致的。

其中,安容的出嫁,分散了長輩的注意力,直接導致了沈安孝的死。

這樣將過錯摁在安容的出嫁上,安容是一肚子火氣。

是大夫人給父親戴了綠帽子,讓祖母有氣無處撒,聽到沈安孝幾個字便煩的很,再者,伺候沈安孝的丫鬟,都是大夫人生前精挑細選的,是她的心腹。

她們照顧沈安孝不盡心,怎麼能怨到她身上來?!

老實說,安容還不希望沈安孝死,她還想拿沈安孝來釣二老爺上鉤,如今這魚餌卻沒了。

安容悶氣不說話,在一干人瞧來,那是傷心。

有后妃感慨了,「開年以來,京都還沒誰的府邸如武安侯府一樣,接二連三的出事呢,原以為沈四姑娘出嫁,能衝破武安侯府的煞氣,誰想……。」

可憐那麼個孩子,就這樣沒了。

堂堂武安侯府,庶女斷了腿,幼子夭折,磨難可真不少。

皇后看了安容兩眼,對皇上道,「皇上,這選秀也沒幾日了,臣妾想先將沈五姑娘接進宮散散心,她身子不好,臣妾怕她悶壞了身子。」

皇上沒有反對,皇后就這樣決定了。

皇上覺得什麼事了,就打算回御書房處理朝政,外面公公卻急急忙奔進來,將一竹筒遞上,「皇上,邊關急報!」

「拿來!」皇上臉色一變。

小公公上前,徐公公趕緊接過竹筒,遞到皇上跟前。

密報竹筒,便是貼身伺候皇上的徐公公,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