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九十三章可怕(求粉紅)

第三百九十三章可怕(求粉紅)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5-10 20:30  字數:3583

皇上龍袍一揮,小公公便退到一旁,給皇上讓路。

皇上在前,安容和蕭湛緊隨其後,邁步出了御書房。

御書房離永壽宮有些遠,走了一盞茶的功夫,才瞧見永壽宮的匾額。

陽光之下,鎏金的匾額閃耀著光芒。

想到永壽宮,安容便想到上一次來這裡的情形。

不知道太后的氣色有沒有好轉,一會兒自己說話必須要注意了,萬一再說了什麼,不知道會不會又有人被滅門。

永壽宮內,熱鬧非常,不時有輕笑溢出殿外。

安容沒想到會在永壽宮瞧見徐太后、皇后、貴妃她們。

相比與皇后、貴妃她們的嬌媚,氣色紅潤,鄭太后的臉色要蒼白的多,不過比之上一回瞧見,氣色又好轉了許多。

見到皇上進去,皇后、貴妃她們忙起身行禮,聲音婉轉嬌媚的叫人聽了忍不住起雞皮疙瘩。

安容微微挑眉,這些人的聲音,她都曾聽過,可沒有在皇上跟前這般嬌吟婉轉過,尤其是發怒,眼神冰冷凌厲時,那說話聲就跟吐冰刀一般。

果然,後宮是最能裝的地方。

安容覺得,皇上估計都沒有聽過她們真實的聲音是如何的。

皇上擺擺手,免了皇后、貴妃她們的禮,轉而和顏悅色的問,「在談論什麼呢,這麼高興,大老遠朕就聽到笑聲了。」

皇后面容姣好,眼神溫柔勝水,她笑道,「在商議選秀的事呢,皇上後宮空虛,有幾年沒有添人了,正好今年是三年一選的日子,臣妾便和幾位妹妹商議了下,不知皇上意下如何?」

「隨你,」皇上對選秀一事並不上心。

他給鄭太后請了安,又給徐太后見了一禮,便坐了下來。

鄭太后遠遠的就瞧見了安容和蕭湛,招招手,兩人便上前給鄭太后及一眾后妃請安。

鄭太后神情溫和慈愛,笑道,「一段時日未見,安容又漂亮許多,哀家一早就等你們進宮,怎麼這會兒才來?」

安容被問的臉一紅,不知道怎麼回答。

她可不能暴露木鐲的事。

鄭貴妃便笑著介面道,「太后,他們才新婚燕爾呢。」

一句新婚燕爾,就足矣解釋為何晚來了。

鄭太后輕輕一笑,轉而問皇上,「皇上喝過他們敬的茶了?」

皇上點點頭,略微拍了拍膝蓋上的龍袍,道,「喝過了。」

鄭太后當即眉頭皺隴,就在皇上以為鄭太后不贊同他認義子時,鄭太后卻有些生氣道,「既認了義子,那便是哀家的義孫,要敬茶也該先敬哀家吧?」

皇上微微一鄂,有些哭笑不得。

一杯茶而已,母后怎麼也跟他爭上了。

「現在敬也來得及,母后若是不高興,之前那杯便當作不算數,」皇上孝順的依著太后道。

徐太后坐在一旁,聽了皇上和鄭太后的話,她眉頭挑了一挑。

「先皇認了兩個義女,都封了公主,皇上認了蕭表少爺做義子,不知道封了什麼王?」徐太后笑問道。

徐太后一番話,讓皇后眼睛睜大。

有沒有搞錯,蕭國公府的權勢大的已經叫她們焦頭爛額了,太后怎麼還要皇上封蕭湛為王?

皇后眉頭忽皺間,眸底有抹光亮閃過。

還是太后棋高一招,皇上若是寵愛義子,那封王是遲早的事,又有先皇舊例在,文武百官也難叫皇上改變心意,就算先皇封的是義女,皇上封的是義子,本質上區別很大,畢竟公主沒有實權,封賞不過是些俗物,義子封王,十有八九是有實權在手。

文武百官阻止不了皇上的心意,那蕭湛封王是遲早的事,這會兒徐太后先提出來,還是在皇上沒想到那份上的時候,這就是個大人情。

沒有人不喜歡權利,沒有人不希望封王,賣這麼個大人情給蕭湛,他不會也不敢不記得。

至於為什麼不敢,這就是輿論的力量了,徐太后對他有恩,若是將來祈王有難,徐太后開口相求,他拒絕了,那些大臣肯定會覺得蕭湛情薄的很,你就算幫了他,他都不會記得,這樣的人不值得深交。

皇后剛剛想通,徐太后就笑了,「哀家覺得蕭王夠氣勢。」

言外之意,她覺得皇上封蕭湛為蕭王。

但是鄭太后和鄭貴妃的眉頭都皺了起來。

蕭湛雖然姓蕭,可誰都知道他只是蕭家的外孫兒,就算深得皇上寵愛,認作義子,要給他一個爵位,也不可能一來便是親王的位置,而且還以蕭字封王。

要知道,蕭國公府為大周立下了赫赫戰功,若不是當初蕭老國公脾氣太暴躁,先皇早封他為王了。

蕭大將軍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他如今才而立之年,戰功便位及眾將軍之上了,只要蕭國公府忠君愛國,十年之內,勢必會封王。

蕭字,朝廷得給蕭國公府留著。

這些話,鄭太后和鄭貴妃也只是在心底想想,可不敢說出來。

不管怎麼說,她對安容和蕭湛的感情總比徐太后深厚,連徐太后都贊同皇上封蕭湛做親王,賜號蕭王。

她跑出來阻止,不是打自己的臉,昭示以前的寵愛都是假的么?

畢竟,蕭湛姓蕭,以蕭給他賜封號也應當。

大殿里,顯得有些寂靜。

那些小嬪妃,更是大氣不敢粗,有些緊張的連臉都憋紅了。

皇上端著茶盞,有一下沒一下的撥弄著,封蕭湛為王的事,他是真沒想過,今兒休沐,滿朝文武不在,等明兒上朝,那一竿子巴結蕭國公府的大臣,鐵定是要提的。

皇上眉頭皺了又松,茶水只端了起來,並未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