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九十二章兵權

第三百九十二章兵權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5-09 22:38  字數:3959

在蕭湛記憶中,定親王妃話很少,算不上溫柔,但絕對不是粗暴的一個人。

那一天,他才知道原來定親王妃會武功。

而且武功之高,能輕輕鬆鬆的將一個男子揣進荷花池,爬都爬不起來。

皇上在荷花池裡險些淹死,是他聽到皇上的救命聲,去將他撈了出來。

那時候,他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問皇上怎麼惹到他姨母了。

皇上苦澀一笑,一邊擠著龍袍上的水,一邊問他,「江山和美人,你會選哪個?」

「兩個都要,」蕭湛想都沒想,很肯定道。

那時候的他,還不知道什麼是江山,什麼是美人。

只覺得那都是好東西,既然捨不得,何不都要?

皇上赫然一笑,「若只能選一個呢?」

蕭湛猶豫了片刻道,「哪個好,要哪個。」

皇上拍了拍的他的腦袋,笑道,「得不到的,永遠是最好的。」

說著,他道,「不想你姨母沒命,朕被她揣進荷花池的事,就別告訴別人,知道嗎?」

蕭湛懵懵懂懂的點點頭。

這些事,時隔太久,蕭湛都忘記了。

這會兒想起來,再想到昨兒喜堂上的一幕,蕭湛眉頭皺更緊。

難道定親王妃才是他親娘,皇上是他爹?

想著,蕭湛的臉黑了,雖然他一直好奇誰是他的父親母親,但是他從沒想過會是皇上和姨母。

御書房內,有些靜謐。

寂靜的叫人覺得背脊有些發涼。

安容望望蕭湛,又看看皇上,想打破這怪異的安靜,可就是不知道說什麼好。

皇上認蕭湛是因為蕭湛的臉,但蕭湛不願意承認,那蕭老國公說的不用跟皇上客氣,這會兒不客氣也得客氣了。

安容膽子不大,但是徐公公夠膽量,他笑著提醒皇上道,「蕭表少爺和表少奶奶還沒有給皇上您敬茶呢。」

皇上這才回過神來。

徐公公忙給小公公使眼色。

片刻後,小公公端了茶來。

只一盞茶,安容端起來,遞到蕭湛跟前,蕭湛送過去給皇上喝。

皇上接了茶,拿起茶盞蓋,輕輕的撥弄著杯沿,茶霧氤氳間,皇上笑道,「朕這一輩子,還是第一次喝兒子兒媳婦敬的茶,就算是義子,這習俗不可廢,朕也不知道你們喜歡些什麼,說吧,想要什麼?」

說完,皇上眼神從安容和蕭湛身上掃過去,眸底帶了笑。

他相信父子天性,從第一眼見到蕭湛起,他就格外的喜歡他,他不信他的孩子會那麼短命,剛出生便夭折。

他更記得當年皇后找欽天監算命,然後興奮的告訴他,他的第一個孩子會是個兒子。

是,皇后生下了大皇子,但那不是他第一個孩子。

他更不信,永寧侯能生的出蕭湛這麼優異的兒子。

雖然,蕭湛的優異有蕭老國公和蕭大將軍的功勞,可皇上相信一句話:爛泥扶不上牆。

如果蕭湛本身天賦極差,蕭老國公和蕭大將軍便是使出渾身解數,也教不會他。

皇上想看蕭湛的臉,又害怕看到的會讓他失望。

皇上盯著茶盞走神,沒有聽到蕭湛在說話。

徐公公輕輕一咳,提醒道,「皇上,蕭表少爺要兵權。」

「兵權?」皇上眉頭一皺,抬眸看著蕭湛,「你要兵權?」

蕭湛點點頭。

皇上將茶盞擱下,他多瞧了蕭湛兩眼,道,「換一個朕能給的。」

「別的我有,」蕭湛並未改口。

皇上眉頭皺緊了,御書房又有些安靜了。

徐公公忙打圓場道,「蕭表少爺,你也知道,皇上手裡只有京都禁衛軍,早些年,皇上就跟蕭老國公要過你,讓你做禁衛軍統領,蕭老國公說過,他辛苦培養你,不是讓皇上大材小用的……。」

皇上能給蕭湛的兵權,蕭老國公不許他要。

可別的兵權,皇上又給不了。

這不是叫皇上為難嗎?

皇上也想要兵權啊,可是皇上又不御駕親征,那些將軍又賊的很,皇上壓根就抓不到他們的把柄,兵權根本就收不回來。

再者,蕭國公府的兵權,已經佔了大周的三分之一了。

再多,皇上該輾轉反側,夜不能寐了。

便是三分之一,要是蕭國公府有心謀逆,這大周也是能換天的。

要說,徐公公也想不明白,蕭國公府已經夠叫皇室忌憚了,皇上怎麼還格外的寵信蕭湛,還寵信的要認做義子,這未免太叫人匪夷所思了。

他覺得皇上是在玩火自殘。

皇上望著蕭湛,皺緊的眉頭鬆開,「你堅持要兵權,朕一時半會兒還給不了你,兩年後吧,朕給你三萬兵馬。」

安容抿了抿唇瓣,怎麼才三萬兵馬啊,還兩年後。

前世蕭湛的兵權最少也是五萬啊,三萬肯定不行。

而且,蕭老國公已經在引誘敖大將軍出手盜裴家的墓了,一旦敖大將軍動手,那他絕對沒命。

還有二十多天,便是皇上大壽了。

這會兒,敖大將軍應該要準備回京了。

他回京,勢必會經過青雲寨……

而青雲寨寨主嫁給了他爹,肯定會跟著她爹走,那時候的青雲寨是守備最松的時候。

安容想著,偷偷拽了拽蕭湛的衣袖,在他耳邊輕聲嘀咕。

皇上瞧了便忍不住道,「有話便說,不用讓湛兒幫你傳話。」

安容囧,滿臉飛霞。

蕭湛也看著安容,他不知道安容要說什麼,方才安容只跟他說了幾個字,「兩年太久了,你跟皇上說……。」

說到這裡,就被皇上給打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