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九十章蹭飯(為木槿1219

第三百九十章蹭飯(為木槿1219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5-08 23:03  字數:3695

安容呼喊了幾聲我要出去,可是木鐲一點反應也沒有。

安容沒輒,只好又回到純善泉。

想著從這裡來,應該也能出去。

還真叫安容猜准了,在泡在純善泉里,真就回到了外面。

屋內,蕭湛坐在那裡,眼睛死死的盯著床榻。

就在眨眼間,他見到安容又出現了。

他忙朝床榻走了過去,彼時安容身穿薄紗,姿勢撩人。

安容坐起來,用被子擋住自己,她瞥了眼窗外的天色,頓時急了起來。

「這會兒什麼時辰了?」安容急切的問道。

蕭湛想問的話被安容打斷,輕輕皺眉,回道,「巳時末。」

安容嚇的直接從床上站了起來,還有半個時辰就吃午飯了,她還沒有去敬茶啊!

看著安容那麼急,蕭湛問道,「怎麼了?」

安容急的快火燒眉毛了,前世她嫁給蘇君澤,早上多睡了片刻,都被人指責少年貪歡,讓長輩等候是為不孝。

現在可是晚了一個多時辰了啊!

安容有些想哭了,「這會兒去敬茶,還來得及嗎?」

蕭湛還以為安容擔心什麼呢,原來是這個,他道,「你昨夜忽然消失,是去哪兒了?」

安容舉起手鐲,看著手腕上的紅玉手鐲,安容又有些滯住了,怎麼又變回來了?

安容這般舉動,蕭湛就知道她的消失,與木鐲有關了。

見安容急著敬茶的事,蕭湛寬慰她道,「一會兒我跟外祖父說一聲,便沒事了。」

有了蕭湛這句話,安容的心就安定多了,想著她也不是故意失蹤的,是蕭家傳家木鐲鬧的,怨不得她。

不過,敬茶是禮節,沒有改日的道理。

安容忙著換衣裳,梳洗打扮,偏屋子裡也沒個丫鬟幫忙,顯的有些手忙腳亂了起來。

透過梳妝鏡,安容見蕭湛去開門,忽然想起來一件事,忙站了起來。

安容的一舉一動,蕭湛都知道。

他回頭看著安容,「怎麼了?」

安容瞥了床榻一眼,她知道從她失蹤起,蕭湛就沒有離開過屋子,也沒人進來過,但是洞房花燭夜之後,會有長輩身邊的丫鬟來查看元帕的。

若是元帕上乾乾淨淨,她該如何解釋?

還有,她肚子里的孩子怎麼辦?

安容想到了大夫人,就是因為她瞞了一個月,才讓她逍遙了十年!

安容打心底瞧不上那樣的行為,她不會去做,她更捨不得至親為她肚子里的孩子擔憂。

而且,她懷過身孕,知道肚子里有孩子,會有多麼的脆弱。

昨兒是她和蕭湛的洞房花燭夜,她無故失蹤,今兒又穿著輕薄的出現,她甚至感覺到蕭湛眸底的火苗,有越來越旺盛的趨勢。

她必須要告訴他。

安容猶豫了片刻沒有說話,蕭湛已經將門打開了。

率先邁步進來的是個皮膚白凈的媽媽,她臉上帶笑,進門先瞥了眼凌亂的床榻,眸底笑意更深。

「奴婢給表少爺、表少奶奶請安,」她福身笑道,隨即又直起身子,「國公爺已經派人來催好幾回了,少奶奶可算是起來了。」

說著,徐媽媽又瞟了眼床榻。

安容臉上,飄過朵朵紅暈。

你們別亂猜,不是你們想的那樣。

安容瞥了蕭湛一眼,想著他能解釋一兩句,蕭湛提都沒提起晚的事。

徐媽媽上前兩步,指著她身後跟著的兩個丫鬟,笑對安容道,「少奶奶未嫁進來之前,表少爺屋子裡都沒個丫鬟,這是大太太挑了讓奴婢送來給表少爺、表少奶奶使喚的。」

徐媽媽話音未落,那兩個丫鬟便上前給安容見禮了。

模樣清秀,舉止從容,步伐輕盈,臉上掛著淡淡的笑意。

安容秀眉輕扭,不懂送這兩個丫鬟來是什麼意思,以前蕭湛身邊沒丫鬟伺候,怎麼娶了她,就送丫鬟來了?

還說是伺候她的,她可是帶了不少丫鬟來呢,完全不擔心沒人伺候她。

不過,大太太讓徐媽媽送了人來給她和蕭湛使喚,總是長輩的一番心意,不能不接受。

兩個丫鬟,一個叫月季,一個叫百合。

月季,個子高挑些。

百合,膚色白皙些。

在她們之後,才是芍藥和海棠。

芍藥和海棠伺候安容洗漱,坐在梳妝台前,安容瞧見徐媽媽在翻錦被。

安容清楚的瞧見,徐媽媽從被子里拉出來元帕,看著上面乾乾淨淨的,她回頭看了蕭湛一眼,又看了她一眼。

百合在整理被子,許是瞧見被子上有什麼,她扯了扯徐媽媽的袖子,示意她看被子。

徐媽媽對著被子看了看,眸底閃過滿意的笑容,讓安容頗不解。

有什麼好滿意的?

要讓她相信,蕭湛那坦坦蕩蕩的性子,會心細的知道作假,她寧願相信太陽打西邊出來。

果不其然,等徐媽媽走後,安容問蕭湛,被子上有什麼。

蕭湛碰了碰面具,望著安容的眸底冒著細碎流光,聲音醇厚中,帶了些悶氣。

「昨夜流了些鼻血,應該掉上面了,」蕭湛道。

安容,「……。」

流鼻血是因為火氣太大的緣故么?

安容也知道,昨兒她消失的太迅猛,讓人始料未及,真是對不住他,害他擔憂等候了一夜。

收拾妥當,安容便和蕭湛去敬茶。

看著頭頂著的太陽,安容的心越加的忐忑。

她從未聽說過有人臨近正午去敬茶的,應該不會挨罵吧?

安容小心翼翼的跟在蕭湛後面,還沒進門,便聽到有人挨罵了。

安容細細聽了兩句,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