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八十七章跳湖

第三百八十七章跳湖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5-07 15:02  字數:3827

喜婆哭笑不得,這還用告訴么,一般的新娘子羞的臉紅脖子粗,大氣都不敢喘,哪敢跟新姑爺說話,偏她是個膽大的,這不但說話,還把人家新郎官的鞋給踩的……

蕭湛不甚在意,他直接把喜婆給無視了,「一會兒我先怎麼?」

安容抿唇,再不說話了。

只是心中憋悶,為什麼蕭湛能說話,她就不能?

安容低頭認命的隨著蕭湛朝新房走去。

剛邁進新房,被喜娘扶著做到新床上,好么,安容的屁股就被膈了一下,她要動,結果喜娘摁著她道,「坐穩了,切莫要亂動。」

安容淚奔。

這要一直坐著,屁股會青的好么!

安容決定不管不顧了,要開口找蕭湛求助,結果話還沒蹦出嗓子眼。

那邊蕭遷喊了,「大哥,你快些出來,今兒我為了幫你迎親,過五關斬六將,頭髮都急白了好幾根,你今兒必須陪我大醉一場。」

蕭遷故意喊的大聲,尤其是大醉一場四個字,那音調是九轉十八彎。

他這還沒娶媳婦呢,就先受了回難了,大哥卻抱的美人歸,這哪成啊。

今兒定要好好為難為難他才夠本。

蕭湛坐在安容身邊,聽了蕭遷的話,他輕輕握了握安容的手道,「我一會兒就回來。」

說完,便起了身。

安容癟癟嘴,這話一點都不可信!

新郎官去了正堂,就會被人拉著喝酒,不喝夠本,壓根就回不來的好么,她又不是大姑娘上轎頭一回,只可憐她的脖子啊,真的要斷了。

安容坐在床邊,透過龍鳳蓋頭,隱隱約約可瞧見屋子裡喜燭在燃燒。

燭芯發出嗶啵聲。

她知道這會兒天色還早,不到天黑,蕭湛不可能回來。

芍藥和海棠站在一旁,想著今兒早上,安容的提醒,芍藥忙拿了紅包去給喜娘還有丫鬟,請她們出去。

喜娘收了紅包,但是沒走。

芍藥無奈,又是規矩,這裡不是侯府,沒辦法也不好意思轟人。

她知道安容餓了,從早上起,到現在,滴水未進了,不餓才怪呢,她站的近,都聽到姑娘肚子有些咕咕叫了。

這要叫外人聽見了,得多丟臉啊。

芍藥一門心思想偷拿點東西給安容墊墊肚子,可是大庭廣眾之下,她是心有餘力不足啊。

屋子裡,就這樣寂靜著。

約莫一盞茶的功夫後,屋子裡就熱鬧了起來。

來了好一撥人。

蕭湛的那些表妹們齊刷刷涌了進來。

以蕭大姑娘蕭錦兒為首,一下子進來七八個。

最小的估計就是六歲的蕭雪兒了。

她走到安容跟前站著,安容能瞧見她綉著蝴蝶的裙擺和繡鞋。

她白皙的小手摸著安容的嫁衣,聲音嚅軟似黃鶯輕啼,「這衣裳好漂亮,比我的漂亮。」

一旁走過來一個稍大些的姑娘,她比小雪兒大一歲,是蕭國公府七姑娘,蕭玉兒。

她笑道,「當然漂亮了,娘親說新娘子的衣裳是最漂亮的。」

蕭雪兒立馬道,「那我也要當新娘子,穿這樣漂亮的衣裳。」

她話音剛落,就走過來一個姑娘。

她輕輕撥弄蕭雪兒的小劉海,逗趣她道,「府里只有大表哥的新娘子能穿這樣漂亮的衣裳,雪兒要嫁給大表哥么?」

蕭雪兒不舍的摸著安容的嫁衣,嘴裡咕嚕的問安容,「大表哥他一點都不好,你為什麼要嫁給他呢?」

安容睜大雙眸,甚是好奇。

為什麼蕭雪兒說蕭湛不好?

安容正疑惑,就有人把她的疑惑問了出來。

「大表哥為什麼不好?」蕭玉兒問道。

蕭雪兒嘟著嘴,「我想要大表哥的面具,他都捨不得給我,二表哥就會給,我要嫁給二表哥,做他的新娘子,才不做大表哥的新娘子呢。」

安容啞然失笑。

看著蕭雪兒一雙手在她裙擺上,摸來摸去,是真心喜歡啊。

安容想著,要不要回頭給她做一身嬌小的嫁衣,讓她過過癮?

蕭雪兒就彎著腰,湊過來看安容,很是同情的道,「大表哥娶了個啞巴新娘子么?」

安容,「……。」

一屋子人,低低笑。

喜娘解釋道,「八姑娘,新娘子蓋頭沒掀開前,是不許開口說話的。」

蕭雪兒睜著一雙好奇的眼睛,要伸手去扯安容的蓋頭,被喜婆攔下了。

「八姑娘乖,這蓋頭不能掀,得你大表哥來掀,」喜婆笑道。

蕭雪兒撅了撅嘴,懨懨的把手伸了回來。

蕭錦兒望著安容,見她端坐在那裡,還真有些佩服她,只有她知道,這床底下有多少的紅棗、花生、桂圓等。

想著上回,祖父說要將她嫁給「沈二少爺」,那個在書房發覺她偷看的「沈二少爺」,她當時還心有期待,結果……居然是女扮男裝!

她當時都被氣哭了,她就不明白了,她又不喜歡大表哥,要死要活的退親,還鬧到太后跟前,讓大表哥顏面掃地。

祖父怎麼還偏就看中了她呢,真是不明白了,雖然她才學是不錯,長的也不賴,可骨氣呢?

大周又不是沒有大家閨秀了,為何一定要娶她呢?

蕭錦兒想不通,不過祖父那麼喜歡她,她也不能明著為難她,但是做點小動作泄泄憤還是可以的。

反正,花生桂圓之類也是吉利物,她就多放了些,好剛巧在安容坐的地方。

她來,也是想看看安容有多麼的坐卧不安。

不過安容坐的端端正正,叫她刮目相看之餘,又有些懷疑了,是不是有人動了床上的花生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