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八十四章落日

第三百八十四章落日 (1/3)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5-05 16:26  字數:6504

這個看熱鬧的暗衛不是侯府的,是國公府的,侯府的暗衛看著自己主子被人迷暈、逼婚,還坐下來喝酒,可能嗎?

侯府的暗衛壓根就沒有跟著侯爺!

讓安容眉頭隴緊。

父親的暗衛不跟著父親,去做別的事了,他反倒讓蕭國公府的暗衛保護?

有什麼事直接讓蕭國公府的暗衛去辦不更好么?

還是說,侯府的暗衛被鄙視了,覺得他們根本保護不了父親?

安容猜不透。

她的心思全在了青雲寨上。

這是一個很奇特的山寨,歷代山寨主都是女的,沒人知道它存在了多少年,但是青雲寨下面的小鎮,繁榮昌盛,全靠青雲寨庇佑。

前世,從未聽說過青雲寨有搶劫人的行為,怎麼這一世,偏就父親倒霉了?

安容低低斂眉,正巧那邊桃媒婆大聲喚她,安容便轉了身。

就在她轉身之時,她的頭猛然抬起。

她驀然轉身,彼時趙成還沒有離開。

安容冷了張臉道,「你們又利用我父親!」

趙成嚇了一跳,忙回頭,眉間有不解之色,「四姑娘?屬下不明白……。」

安容重重的一哼,「別騙我,我問你,裴老族長是不是要退位讓賢了?」

趙成有些丈二的和尚摸不著頭腦了,怎麼好好地就說到裴老族長身上去了?

不過,四姑娘還真說對了。

裴老族長確實給國公爺下了帖子,下個月十六退位讓賢。

趙成點點頭,安容的臉色更臭。

前世,當今皇上要修建一座避暑行宮,欽天監測出青雲寨後山乃一塊風水寶地,建議把行宮修建在那裡,當時朝堂上下,無人不贊同,除了右相。

當時,爭的很兇。

蘇君澤上朝回來,她問了一句,「為什麼青雲寨後山不能修建行宮,不是挺好的嗎?」

蘇君澤笑道,「是挺好的,可惜被人佔了。」

她當時就笑了,「皇上要建行宮,哪個膽大的敢不讓?不想要命了么?」

蘇君澤嘴角輕弧,「人家都霸佔了近千年,便是皇上,也不敢搶。」

當時,安容不明白,繼續追問,蘇君澤怎麼都不說。

蘇君澤不說,當安容不會猜么,為什麼右相不同意皇上在那裡修建行宮,蘇君澤又說被人佔了近千年?

明擺著,那是裴家的地盤。

朝廷,只有一個地方不敢占。

那就是墓地。

便是抄家時,祭田也是不沒收的。

裴家千年世家,根基遍布大周,那塊地再好,皇上也不敢要啊,哪怕不是墓地。

而且,安容還發現,裴氏族長換人,青雲寨寨主便換人,這不可能只是一個巧合!

安容知道,有些世家有專門的守墓人。

她大膽猜測,青雲寨就是裴氏一族的守墓人!

現在父親是送鹽引去邊關交給敖大將軍,卻在半道上被青雲寨寨主給搶了做壓寨夫君,這麼做明顯是把敖大將軍的視線轉移到青雲寨上。

安容前不久,才無意中透露敖大將軍有一直護衛隊專門負責盜墓。

若是青雲寨後山埋著裴氏一族千年來的歷代族長,裡面的陪嫁之豐厚,怕是抵得上一座寶藏了吧?

要是熬大將軍知道了,會不動心嗎?

蕭老國公這是引敖大將軍盜裴氏一族的墓穴,好將他逮個正著呢。

玩的就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最後全被獵手收拾的把戲。

而父親,倒霉催的就是那個誘餌。

「你如實告訴我,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安容斂了眉頭問。

趙成對安容有些驚恐了,這些事他都不知道,四姑娘居然全不知道。

他只知道那日他得知熬大將軍盜墓時,趕緊回去稟告老國公。

正巧,裴氏族長也在。

當時老國公就把主意打到他身上去了,若是大周有那麼一座墓穴,能引誘他盜墓的話,只有裴氏了,因為他的墓穴,盜成功了,那幾輩子都不愁吃喝。

趙成不知道蕭老國公和裴氏族長說了什麼,裴氏族長大怒,差點和蕭老國公打起來。

現在想來,也不怪裴氏族長生氣了,蕭老國公這是要拿裴氏一族的列祖列宗去要敖大將軍的命啊。

不過,最後裴氏族長還是被老國公說服了。

他記得裴氏族長臨走前是這樣吼道的,「要是老夫的陵寢被人給扒了,你蕭老兒嗝屁後,就得埋我底下,給我墊背用!」

蕭老國公是這樣回他的,「你裴家的墳墓,我瞧你也就知道你自己的在哪裡,行了,要是你的墳墓被人扒了,我給你墊背就是,在你眼皮子底下,他能翻起浪花來?你可別想我給你墊背,就故意睜隻眼閉隻眼。」

裴氏族長笑了,「我還真有此意。」

「……你要真這樣,等不到敖回盜你的墓,老夫先去了!」

「……蕭老兒,你夠了,好歹咱們幾十年的情分,你至於為了十萬兵權就這樣嗎?你那外孫兒,又不是沒本事,至於你為了他忙死拼活的嗎,就不怕你這國公府內院失火?」

「……你懂什麼,湛兒能讓我蕭家達到輝煌之境,罷了,你趕緊給你那女兒去一封信,她年紀也不小了,該嫁人了。」

這又是一個烏龍。

青雲寨寨主乃裴家當家族長的女兒,而且是第一個女兒,不論嫡庶,只要是第一個出生的女兒,便是守墓人。

父親繼位,她便要去青雲寨守墓,並親自監督父親陵寢的修建。

等到父親退位或者死後,她才能離開青雲寨,嫁人。

在裴家,成為守墓人是一種榮耀,因為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