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八十三章剽悍

第三百八十三章剽悍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5-04 23:16  字數:3767

安容聽得心一驚,直接從花梨木的椅子上站了起來。

「出什麼事了?」安容迫不及待的問。

冬兒忙道,「說是二少爺和書院外的姑娘有書信往來,還傳陰詞艷曲和**……。」

冬兒臉紅如山茶花,絢爛美麗。

安容眼珠子瞬間睜圓,好吧,她臉也紅了。

二哥是不是太放蕩不羈了些?

他和弋陽郡主傳書信聊的不是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么,怎麼就到陰詞艷曲上去了,還……傳**?

安容輕揉額頭,方才冬兒說沈安閔在書院出事,她還以為是有性命之憂,嚇死她了。

不過,書院重地傳這樣有孛禮教的詩詞,估計也不會好受。

冬兒低低聲道,「好像二少爺要被轟出書院了。」

安容眉頭皺緊,「轟出書院?二少爺回侯府了?」

冬兒搖頭,「沒有,小廝說二少爺是被人污衊的,他沒有寫過什麼陰詞艷曲,更沒有傳過什麼**,他就算要離開書院,也要清清白白的離開。」

夠骨氣。

安容在心裡贊同,其實她也納悶呢,就她二哥那薄薄的臉皮,寫哪門子陰詞艷曲,再說了,弋陽郡主只對吃的感興趣好吧。

冬兒把手心裡拽的緊緊的詩詞,遞給安容,「這就是二少爺的那兩首詞。」

安容納悶的接過。

眼睛橫掃兩圈,她的臉紅如番茄。

只見詩詞如下:

蕊嫩花房無限好,東風一樣春工。

百年歡笑酒樽同。

笙吹雛鳳語,裙染石榴紅。

且向五雲深處住,錦衾綉幌從容。

如何即是出樊籠。

蓬萊人少到,雲雨事難窮。

詞寫的極好,可是實在露骨。

但是更露骨的還在後面:

淺酒人前共,軟玉燈邊擁,回眸入抱總含情。

痛痛痛,輕把郎推,漸聞聲顫,微驚紅涌。

試與更番縱,全沒些兒縫,這迴風味忒顛犯。

動動動,臂兒相兜,唇兒相湊,舌兒相弄。

安容瞧了兩眼,恨不得直接給丟了乾淨。

臉燥熱的像烤了一天一夜的炭火一般。

安容的臉很紅,但是她的雙眸卻極冷。

這兩首詞,風采斐然,寫的極其生動。

沈安閔還達不到這樣的水準,而且,第二首詩寫的是青樓!

二哥幾時去過青樓?

安容穩住心神,她知道青樓污穢之地,陰詞艷曲滿天飛,這首詩十有八九是出自青樓。

安容把詩詞遞給芍藥,正好她要去送信,便吩咐道,「拿去給福總管,讓他多謄抄幾遍,讓小廝去京都各大青樓詢問,誰知道這首詩是誰寫的,賞黃金二十兩。」

芍藥接過詩詞,轉身離開。

安容走到小榻處,拿起針線,只是半天也沒有下針。

大哥和二哥在瓊山書院也不安全,她沒有忘記沈祖琅在書院,他手裡還有暗衛。

大哥、二哥是侯府的希望,若是他們出點什麼事,祖母和三嬸她們如何承受的了打擊?

只是書院里,貌似暗衛很難混進去,可怎麼辦啊。

安容愁的皺緊眉頭。

就在她深呼兩口氣,準備落針的時候,樓梯又傳來噔噔噔聲。

半夏笑臉盈盈的上來,道,「姑娘,桃媒婆送問名禮回來了。」

安容煩躁的瞥了她一眼,半夏似乎沒瞧見安容心情不好,只道,「桃媒婆給侯爺做媒了。」

一句話,安容眼珠子瞬間睜大。

「給誰做媒?」安容怕聽岔了,問道。

「給侯爺做媒,」半夏笑道。

安容眉頭緊鎖,「誰府上的姑娘?」

「是慶陽伯府姑娘,」半夏回道。

安容眉頭隴緊。

慶陽伯府姑娘,是那位剛定下出嫁之日,三日後親祖母便離世,好不容易守孝一年,又定了出嫁之日,男方父親病逝。

婚期又往後拖了三年,結果一拖三年,人家未婚夫移情別戀,喜歡上了來府上小住的表妹,和她退了親。

本來出嫁就晚了,將近十六,這麼一拖再拖,就二十了。

這還是兩年前的事……

也就是人家今年二十二了?

她要嫁給她爹?

安容眉頭緊扭,「誰讓桃媒婆來做的媒?」

半夏搖搖頭,「奴婢不知道。」

安容眉頭低斂,不是每個丫鬟都是芍藥啊,她就會將事情問的清清楚楚的再來稟告她。

「去打聽,」安容吩咐道。

半夏領了吩咐,忙轉身離開。

安容又靜不下心綉嫁衣了,她覺得她有些神經兮兮了,凡是出乎她意料的事,總覺得有人在算計侯府。

父親這會兒還被綁架呢,慶陽伯府不知道嗎,這會兒還讓人上門說親,萬一父親有什麼萬一,他女兒是嫁還是不嫁?

安容把綉簍子擱下,推開小榻旁的窗戶,看著窗戶發獃。

半夏去了松鶴院,將桃媒婆請了來。

桃媒婆踩著樓梯上樓,誇讚的詞是一個接一個的往外蹦。

安容從小榻上站起來,請她坐下,再吩咐丫鬟上好茶。

桃媒婆有些餓了,也不用安容請,拿了糕點便吃,邊吃便道,「四姑娘,聽丫鬟說,你找我來是問我誰要給侯爺做媒?」

安容點點頭。

桃媒婆吃的有些急,她拍了拍胸口,拿起茶灌了一口,怕安容等著急了,她連連擺手,「沒人指使,是我自己拿的主意。」

說完,桃媒婆又灌了口茶,才道,「我從周府出來,路上遇到我的好姐妹,慶陽伯找她做媒,說是女兒年紀實在太大了,一直待在府里也不是個事,送去吃齋念佛,他又於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