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八十二章出事

第三百八十二章出事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5-04 16:38  字數:4975

安容預料到庄王府的怒氣,也能預料到庄王府的報復,但是三天過去了,侯府平靜如水,倒有些出乎安容的意料。

好像庄王府把這事給忘記了一般。

平靜的安容有些心慌,總覺得平靜之下是更大的風浪、陰謀。

日子一天天的過,距離出嫁之日越來越近了。

安容的生活也越來越規律了起來。

上午看看玉錦閣的賬冊,下午綉兩個時辰的嫁衣,晚上再綉一個時辰,看會兒書,一天就沒了。

安容喜歡這樣寧靜的生活,雖然略顯得枯燥了些。

但是,生活總不會一直風平浪靜,有時候一陣清風吹來,還能帶起陣陣漣漪。

這一天,清風徐徐,日朗氣清。

夏兒、冬兒拎了熱水上樓,安容幫著雪團洗澡。

雪團愜意的趴小浴桶上,小眼微眯,享受著安容的滑膩柔荑。

不知道某人瞧見了會不會羨慕,但是芍藥幾個丫鬟是羨慕妒忌的雙眼直冒精光。

這世道,人不如狗啊。

幫雪團洗完澡,用綢緞幫她擦乾淨,然後拿起那件小衣裳幫雪團穿起來。

看著穿了衣裳的雪團,喻媽媽都嘖嘖輕嘆,「人靠衣裳馬靠鞍,雪團穿了衣裳,可比前更漂亮了。」

安容揉了揉雪團的腦袋,但笑不語。

芍藥就誇自己了,「還是奴婢公平,一視同仁。」

芍藥覺得小七、小九有項鏈,雪團什麼都沒有,太可能了,她好幾次瞧見雪團去咬小九的銀鏈子。

只是雪團的脖子不好戴項鏈,而且丫鬟婆子喜歡逗它玩,有時候弄的一身泥巴回來,帶鏈子保不住就被人順手牽羊了。

芍藥隨口咕嚕了一句,要是能把雪團包起來就好了,弄髒了好難看。

然後,雪團就有了衣裳。

安容心情極好,抱著雪團下樓去曬太陽。

一路走走逛逛就到了松鶴院。

饒過屏風,安容便瞧見了老太太,還有坐在下首的三太太。

三太太臉色有些蒼白,安容見她的時候,她正捂著嘴作嘔。

老太太瞧了便皺眉了,「這才多會兒,就嘔了三四回了,大夫怎麼還不到,要不你回西苑歇著吧?」

三太太搖頭,「怕是吃壞了什麼東西,就是作嘔,不頭暈。」

安容扭了扭眉頭,問道,「三嬸兒,今兒府里有事嗎?」

若是沒事,她都作嘔成這樣了,還不回去歇著,不應該啊。

沈安溪在一旁笑道,「一會兒桃媒婆會來,她今兒要去周太傅府上送問名禮。」

雖然老太太在就行了,但是現在侯府內院的事還是三太太在管,她回去歇著,卻勞煩老太太不合適。

安容聽得高興。

問名禮,男方請了媒人去女方問名字和生辰八字。

這是好事,只是看著三太太難受的樣子,安容又於心不忍。

正要開口說,這裡她和沈安溪可以招呼,桃媒婆也算是熟悉的人了,不會有事。

外面,小丫鬟急急忙領了大夫進來。

看著大夫的模樣,安容微微錯愕,竟是李大夫。

小丫鬟見大家都流露出不解的神情,忙道,「小廝去請了柳大夫,只是柳記藥鋪關了門,聽說柳大夫被抓進趙王府三天了,小廝怕耽誤事,就去請了李大夫。」

李大夫有些不好意思,「醫術不及柳大夫,慚愧。」

他這麼說,慚愧的倒是侯府了。

老太太笑道,「早些年,你爹倒是常來侯府替我把平安脈,你師承你爹,想必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說著,老太太指了三太太道,「我這兒媳婦一早上,就作嘔不止,也不知道吃壞了什麼,勞煩李大夫幫著瞧瞧。」

李大夫不敢擔啊,他早說過,安容對他有恩,哪敢當「勞煩」二字?

李大夫朝三太太點了點頭,然後從藥箱子拿出把脈用枕,三太太把手搭上去,丫鬟搭了塊綉帕,李大夫便用心的把脈起來。

屋子裡,主子丫鬟大氣都不敢粗喘。

寂靜的落針可聞。

屋外,傳來一陣腳步聲,未見其人先聞其聲。

「來遲了,來遲了,對不住啊,」是桃媒婆豪邁的笑聲。

她一進屋,屋子裡就布滿了香味兒。

好么,三太太鼻子一受刺激,就忍不住作嘔了。

連安容也忍不住胃裡犯酸,想吐了,死死的捂著鼻子,不敢呼吸。

桃媒婆臉尷尬的,「我又忘記了……。」

丫鬟對她輕聲道,「我家太太身子有些不適,正看大夫呢。」

桃媒婆多瞧了三太太兩眼,頓時笑了,「這還用把脈么,這明顯是有了身孕嘛,得,我這一身胭脂水粉孕婦還真聞不得,我去洗把臉再來。」

桃媒婆說著,就直接轉了身。

全然不顧,她那一番話引起了多大的轟動。

有了身孕啊!

老太太也是過來人,多瞧了三太太幾眼,越看越像是懷孕之人才有的癥狀,頓時喜上眉梢。

只是不敢大意了,畢竟三太太年紀不小了,自從生了沈安溪之後,就一直杳無音訊,沒準兒是她奢望。

李大夫收了手,老太太就忍不住問道,「可有大礙?」

李大夫笑道,「桃媒婆眼力極准,三太太確有身孕,只是最近有些勞力傷神,胎氣不足,需要好好安胎。」

胎氣不足,四個字狠狠的敲打在老太太的心上。

胎氣不足,意味著胎兒發育的會比一般人差一些,而且懷孕初期,容易流產。

三太太是又高興又擔憂,這個孩子她盼了十幾年,好不容易才盼到,她不允許他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