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八十一章盜墓

第三百八十一章盜墓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5-04 15:49  字數:3740

蘇三老爺張開的手心,正躺著一塊碧玉蝴蝶,栩栩如生,泛著青翠光澤。

安容要伸手去拿,蘇三老爺忙把手收了回去,不給安容看。

他又不傻,萬一給了,安容不還怎麼辦?

安容很無語,你孤身來我侯府,身上帶著侯府迫切想要的定親信物,想拿到,那還不是件輕而易舉的事?

蘇三老爺想想也是,之前那人也想要這信物,他說拿五千兩來買,那人就不要了。

要知道,這信物只有在蘇家人手裡才有用,在旁人手裡,那就是一塊漂亮的玉佩,沒有更多的意義。

而這玉佩,還只在蘇家大姑娘身上起作用。

說白了,這塊玉佩也就二百兩銀子。

雖然安容那樣說,但是蘇三老爺倒也不怕。

「我想侯府也不敢動手搶吧?」蘇三老爺笑的很自信。

安容笑了,「不敢搶,哪裡敢搶啊,只是我沒想到,我武安侯府在蘇三老爺眼裡,就這麼點信譽都沒有?」

蘇三老爺翻了一白眼,直接把玉佩丟給了安容,「逗你玩的呢。」

要是武安侯府耍無賴,他連進侯府大門的機會都沒有,再說了,他雖然渾了些,但是看人還是很準的,沈四姑娘是個重信守諾的人。

蘇三老爺來這麼一下,安容差點沒接住,嚇的一身冷汗。

只是這信物,安容也只是前世掃過兩眼,瞧著一模一樣,就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安容拿去給老太太看。

老太太左右瞧了瞧,有些激動道,「是這個,沒錯。」

安容轉身回頭,道,「有信物還不夠,還要一封退婚書。」

蘇三老爺又不耐煩了,「真是墨跡,定親信物都給你們了,這門親事不就算了嗎,還要哪門子退婚書,行啦,你們要,我給你們寫一封就是了。」

安容,「……。」

安容也不怕被人說墨跡,她算是怕了,親自去端了筆墨紙硯來。

別看蘇三老爺人不怎麼樣,字寫的還真不賴。

寫了退婚書,又摁了手印。

雖然不是蘇大老爺寫的,總歸是蘇家老爺寫的,蘇家賴不掉。

安容拿去給老太太收好,老太太打定主意了,一會兒讓福總管送去給周二太太瞧瞧,也好叫她寬心。

等寫完了退婚書,蘇三老爺又不耐煩了,「錢呢?」

安容扯了扯嘴角,「放心,我說話算話,等你幫我抓到指使你的人,我就給你。」

蘇三老爺缺錢缺的厲害,當即隴眉了,「怎麼抓?」

安容湊到他耳邊嘀咕了兩句。

蘇三老爺眼前一亮。

一萬兩是他的,五千兩還是他的,真是賺翻了。

「行,我聽你的!」蘇三老爺拍了胸脯道。

安容扯了扯嘴角,就你這出爾反爾的性子,誰信啊。

左右定親信物拿到了,退婚書也拿到了,我無後顧之憂了,陪他們玩玩就是了。

一刻鐘後,蘇三老爺被人丟出了侯府。

被點了啞穴的他,愣是張口罵不了人,氣咧咧的離開。

走了好一會兒,才出現一輛馬車,停在蘇三老爺身邊。

蘇三老爺上了馬車,馬車裡坐了個中年男子,眉頭皺緊,伸手將他的穴道點開。

蘇三老爺就是開始破口大罵了,混跡在賭坊酒肆,那罵人的話就難聽了。

中年男子不堪入耳,打斷他道,「事情辦得怎麼樣了?」

蘇三老爺翻了個白眼,「我辦事你還不放心嗎,你不知道這世上的人,都是光腳的不怕穿鞋的,橫的怕不要命的,我一耍橫的,她們就……。」

「她們就點了你的穴,把你丟出來了?」中年男子道。

蘇三老爺頓時氣瞎了,「怎麼說話的呢,武安侯府答應娶平妻了,不過要在周家之後一年才進門,我答應了,她們還要我隱瞞此事,對外慌稱大姑娘另外定了親,我覺得可以,但是附加了一個條件,要賠償我一萬兩銀子的封口費,她們沒答應,然後我鬧,就被丟了出來。」

「你!」那中年男子氣白了臉。

「誰許你找她們要錢的?!」還要那麼多!

蘇三老爺不怕他,「我一路進京,身上的盤纏早用完了,你們遲遲不給我錢,我不自己想辦法,今晚住哪兒都沒著落!」

說完,蘇三老爺就生氣了,「下車,我要下車找地兒歇腳了,一路趕著進京,頭疼死了。」

中年男子皺眉,「你哪來的錢?」

蘇三老爺翻白眼,「你當武安侯府是你們呢,人家懂禮的很,留我住武安侯府,我覺得太束縛,要住客棧,我住哪兒,吃喝他們包了,雖然最後鬧開,我想他們也沒膽子說話不算話。」

蘇三老爺得意的很,寫滿了對武安侯府的滿意,至於被丟出來,他知道那是他自找的,不怪人家侯府。

中年男子覺得蘇三老爺要叛變了。

蘇三老爺很直截了當的告訴他,「給你們一晚上的時間,若是五千兩不拿給我,我就去找四姑娘要,別說平妻了,我立刻馬上退親,到時候你們可別怨我了,我缺錢。」

蘇三老爺趾高氣昂的進了最大的酒樓。

要不是蘇三老爺還有用,那中年男子都恨不得掐死他了。

中年男子離開後,夜裡,還真的拿了五千兩銀票去找蘇三老爺。

蘇三老爺喜滋滋的數著銀票,然後請中年男子喝茶。

一杯加了迷藥的茶。

看著中年男子倒在桌子上,蘇三老爺用腳踹了踹他,要不是為了錢,誰他娘的受他的鳥氣!

第二天,安容吃完早飯,便見到了趙成。

趙成告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