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八十章設防

第三百八十章設防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5-03 20:14  字數:3699

安容眼睛愕然睜大。

以為自己聽岔了,忙問道,「你再說一遍,誰指使的?」

「真的蘇三老爺指使的,」小廝有些醉了,臉上帶了些酡紅色。

原州蘇家也太奇葩了些吧,奇葩的叫人無言以對了,犯錯在前,又指使人冒充自己。

安容聽得嘴角直抽,「他為什麼要找人冒充他?」

「……說是他笨嘴拙舌,脾氣暴躁,怕一言不和和咱們侯府吵起來,惹老太太生氣,所以特地找了一對性子溫和的夫妻來冒充他登門,」小廝說完,頓了頓道,「他好有空去賭坊逛一圈。」

最後一句是重點。

安容被雷的外焦里嫩,他就那麼等不及要進賭坊,所以找了人冒充他?

這樣的理由,誰信?

找一對合適冒充他的人,還要對侯府退親一事了如指掌,這樣的人是那麼容易找到的嗎?

安容細細詢問,小廝慢慢道來。

確定來侯府的蘇三老爺是假的後,刑部就對他言行逼問,不論怎麼逼,他就是咬緊牙關說他是真的蘇三老爺。

就在他被打的奄奄一息時,真的蘇三老爺來了。

吏部郎中可以確認他就是真的蘇三老爺。

他說這就是個誤會,人是他派來的,代表的就是他,不是假的。

安容聽得怔在那裡,眉宇緊鎖,總覺得哪裡不對勁。

要是真的是蘇三老爺指使的,他在刑部為何不說實話,這有什麼不能說的?

他就那麼喜歡挨板子,等人去救他?

正猜測著呢,前院丫鬟進來稟告道,「老太太,又來了位蘇三老爺。」

老太太臉拉的老長。

她根本就不想見到原州蘇家的人。

老太太沒有說話,但是安容開口了,人來了,總是要見的,事情還得解決呢。

丫鬟轉身離開。

約莫一盞茶的時間,安容瞧見了蘇三老爺。

確實是真的蘇三老爺。

這回,沒有蘇三太太,只有他一人。

他進了門,倒是很規矩的請了安,不過老太太沒給他什麼好臉色瞧,重重的哼了一鼻子。

蘇三老爺是蘇家老爺嫡親的弟弟,又是幼子,蘇家老太太在世的時候,就比較嬌慣他。

但是嬌慣歸嬌慣,該懂的規矩禮儀,他一樣不少。

他作揖賠罪道,「沈老太太,是晚輩的錯,晚輩不該請人冒充晚輩,前來糊弄你老人家。」

說著,他又笑了,「我親自調教出來的人,連我自己都分辨不出真假,四姑娘如何知道他是假的?」

他望著安容,笑的很疑惑。

安容笑望回去,「蘇三老爺不覺得,他與你是天差地別么?」

蘇三老爺微微一鄂,隨即大笑。

只是笑笑,並沒有接話,因為他實在不知道怎麼回答安容,讓他承認冒牌的比他好,可能么?

他開門見山道,「昨兒假蘇三老爺來,應該將話都說清楚了吧,侯府是個什麼意思?」

老太太冷了張臉,「蘇家一再糊弄侯府,還好意思問侯府是什麼意思?退親!」

蘇三老爺搖頭,「退親不行,退一步兩步倒是可以,老太太,你也莫要為難我,因為蘇家犯了點小錯,已經讓出正妻之位了,還不夠嗎?」

老太太沒有說話,三太太站出來道,「蘇家犯的錯是小錯嗎,蘇家這一錯,侯府已經將正妻之位許了出去,周家不允許娶平妻。」

蘇三老爺挑了挑眉頭,「我聽說侯府大姑娘不就是給人做平妻嗎?顯然侯府並不介意平妻,我蘇家可以等,等到侯府將周家姑娘迎娶進門,再嫁平妻來。」

安容聽得眉頭皺緊,這話怎麼聽著不對味啊?

蘇家不是存心的要侯府退了周家的親事嗎,怎麼還幫著侯府作假了?

要她相信,原州蘇家是真心的,還不如相信天上掉餡餅呢。

安容站在一旁,靜靜的聽著。

蘇三老爺果然脾氣暴躁,說不了半盞茶的功夫,就裝不了儒雅君子了,他斂了眉頭道,「能不磨磨唧唧的嗎,不就多娶一個媳婦,我家大姑娘長的又不差,委屈世子爺了不成?本來這樁親事也是早前就說定的,誰知道會出岔子,現在已經退了一步了,你們還想怎麼樣啊?!」

一句話,氣的老太太和三太太心口直起伏。

安容笑了,她喜歡和爽快的人說話。

蘇三老爺說完,對丫鬟道,「添茶,渴死了。」

丫鬟忙端了茶來,安容走過去,接了茶盞,親自幫蘇三老爺添茶水。

添完了茶,安容請蘇三老爺喝,然後笑道,「蘇三老爺莫生氣,這事也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說定的,不知道蘇三老爺如今住在哪兒,咱們侯府和原州蘇家是世交,一會兒我讓福總管將你的行禮搬來,你就住在侯府吧,想去什麼賭坊玩,讓福總管帶你去,在京都,那些賭坊還不敢不給侯府臉面。」

安容這樣溫和,態度又極好。

蘇三老爺是極滿意,一路走來,他也瞧進了侯府的繁榮,著實羨煞人。

「剛進京,還沒找到落腳之地,行禮在馬車上,你叫人搬下來吧,」蘇三老爺快人快語。

他估計沒覺得自己說錯了話,但是安容捕捉到他話里的漏洞了。

他不是早就來了京都了嗎,急著去賭博,才讓假的來侯府,怎麼是剛來的侯府,還沒有落腳之地?

安容嘴角緩緩勾起。

看來敵人也是做了兩手準備。

因為真的蘇三老爺性子太躁,容易把事情弄砸,所以請了假的來。

誰想出了意外,被他認了出來,還關進了刑部大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