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七十八章皇陵(求粉紅)

第三百七十八章皇陵(求粉紅)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5-03 14:19  字數:5033

周二太太微微一鄂,看了看安容,又瞧了瞧老太太。

她對侯府的事知道的不多,只是世子爺的親事,當長輩的做主吧,怎麼她一個姑娘家站出來說話?

不過,她能將此事解決了,她倒是高興,也省的她回去擔憂焦躁。

「要怎麼解決?」周二太太的聲音有些迫切。

她是恨不得此事能立刻馬上有個結果,只是她怎麼覺得不大靠譜呢?

尤其是聽了安容的話,周二太太在心底給安容下了兩個字定論:幼稚。

因為安容讓福總管把蘇三老爺、蘇三太太送刑部大牢去。

周二太太撫著額頭回頭看著老太太,眸底就一個意思:真要鬧得不可開交的地步嗎,一旦進了刑部,事就小不了了。

老太太也在撫額,她嗔了安容好幾眼,她這孫女說話做事從來穩重大方,怎麼今兒卻這麼不懂事了,這事是能進刑部的嗎?

便是蘇三老爺和蘇三太太都笑了,「沈四姑娘可真會開玩笑。」

他們當安容是在說笑的,他們可是來認錯,來退步來了,若是認錯、退步也要去刑部的話,他們還真樂意去走上那麼一遭,讓人瞧瞧武安侯府退親不成就要對薄公堂。

他們在笑,安容也在笑。

她笑容驚艷如牡丹綻放,聲音清脆如玉落地,「你當我是與你們開玩笑的?」

「不是嗎?」蘇三太太輕笑。

安容勾了勾唇瓣,「那你且稍等片刻。」

蘇三太太笑著端起茶盞,優雅的用茶盞蓋輕輕撥弄著。

很快,前院就有丫鬟來稟告了,「老太太,刑部阮大人又來咱們侯府了。」

老太太一驚,驀然望著安容,「你真的……。」

不等老太太說完,安容便點頭了。

是她讓芍藥去前院找了七福,讓他騎馬去刑部找了阮大人來侯府。

來的有些快,快的有些出乎她的意料了。

她還以為要多等上一炷香的時間呢,讓她和蘇家兩個冒牌貨東拉西扯,除了惹來一肚子火氣,她還真沒別的感覺。

周二太太瞪圓了眼睛,不敢置信。

蘇三老爺和蘇三太太坐不住了,蒼白了臉色,望著老太太,「蘇家有錯,蘇家承認,可侯府也太過分了吧,為了退親,竟然找刑部,莫不是想逼我們蘇家退親!」

老太太輕揉太陽穴,對安容道,「安容,你今兒有失分寸了。」

安容努了努鼻子,一句話沒說,但是老太太讓福總管去攔下阮侍郎,安容用眼神止住了他。

福總管很無奈,不知道信誰好,侯爺走之前說,四姑娘若是有什麼吩咐,讓他務必照做。

可侯爺沒說,老太太和四姑娘產生分歧時,讓他聽誰的啊。

而且,退親鬧到刑部,著實不該啊。

屋內,這麼一耽擱。

七福就領著阮侍郎進來了。

七福很無辜,他一進門,就被自家爺爺揪了耳朵給拖了出去,很疼好吧,而且,他做錯什麼事了啊,在未來媳婦跟前揪他耳朵,很沒面子好么!

阮侍郎進了屋,道,「沈四姑娘找我來有何事?」

安容先福了福身,才指著蘇三老爺、蘇三太太,笑道,「有勞阮大人跑一趟了,這兩位冒充蘇家三老爺、三太太來我侯府逼婚,我不知道他們是受誰的指使,因為退親一事,已經鬧得京都沸沸揚揚了,怕稍有不慎,影響我侯府和周家名聲,所以請阮大人和刑部眾官員幫忙審問清楚。」

安容一番話,如平底起驚雷,驚呆了一屋子的人。

蘇三老爺和蘇三太太居然是假冒的?!

蘇三老爺和蘇三太太臉色刷白,更是怒氣沖沖,「好一個沈家四姑娘,為了退親,不惜詆毀我們,好!極好!」

安容毫不畏懼,笑對阮大人道,「阮大人,我可以確定這兩人是假的,若是我有半句虛言,他們在刑部大牢待多久,我會加倍的賠回來。」

阮大人是刑部官員,安容當著他的面說這話,就等於是軍令狀,沒有反悔的可能的。

阮大人也不信,安容是個冒冒失失,信口胡謅之人。

莫非這兩位真的是假冒的?

是不是,拉回去審問一番便是了,再不行,派了人去原州查,原州總有人認得他們吧?

安容笑道,「其實也不用去原州,蘇家在原州是名門望族,蘇三老爺更是大名鼎鼎,無人不識,而京都,更有不少原州商人來往做生意,找上三五個原州人還是極容易的。」

這事,安容不想拖太久。

拖的越久,對侯府越不利,她更怕周家會在這段時間生出退親的心思。

安容一番話,聽得阮大人面紅耳赤。

虧得他還在刑部待了數年,竟還不如一個姑娘家腦袋來的靈活,京都就有原州人,若是認得蘇三老爺,還有必要派人去原州嗎?

安容的篤定,讓阮侍郎堅信蘇三老爺是假冒的了。

蘇三老爺、蘇三太太嚇的滿頭大汗,阮大人瞧了便有堅定了三分。

「蘇三老爺、蘇三太太,請吧,」阮大人笑道。

兩人回頭望著老太太,做最後的掙扎,「侯府真要為了退親,不惜一切手段嗎?」

老太太越發不解了,不過事情已經鬧到這份上了,安容更是許下軍令狀,她這個做祖母的不信孫女兒,去信一個外人,可能嗎?

老太太站起身來,道,「有勞阮大人了。」

阮大人讓官兵壓著蘇三老爺、蘇三太太走。

阮大人行了幾步後,一拍腦袋,笑的直搖頭道,「差點忘記我來侯府是有事要辦的,府上世子爺和庄郡王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