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七十五章得罪

第三百七十五章得罪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5-01 18:38  字數:5016

這一天,春光融融,明藍的天空上飄著幾朵白雲。

恬淡、寧靜。

玉錦閣前,熱鬧非常。

熙熙攘攘,人擠人,人擁人。

距離玉錦閣還有半條街,馬車便停止不前了。

車簾被一隻纖白柔荑掀開,露出一張精緻的臉。

看著遠處熱鬧的人群,她如煙般的眉頭輕輕上挑。

「這麼熱鬧?」她輕聲呢喃,心情極是不錯。

很快,車簾的另一邊鑽出一個腦袋,笑道,「四姐姐,這條街平時就熱鬧,今兒就更是熱鬧了。」

熱鬧是好,可是鬧成這樣,直接將路都給堵住了,沒法過去了啊。

車夫表示,他是無能無力了,除非馬車長了翅膀會飛,否則只能下來步行了。

馬車過不去,不下車走也不行了。

安容和沈安溪先後下了馬車,由著小廝丫鬟護著-優-優-小-說-更-新-最-快-WWW.UUXS.CC-,一路朝前走。

這一段路,花了比平時多兩倍的時間才走到。

站在玉錦閣前,安容總算是瞧見了那大牌子,氣勢雄偉,叫人嘆為觀止。

玉錦閣前,平坦的青石地板上,擺了兩個大圓台形多寶閣。

每一個多寶閣上,都擺了一個荷包。

這些荷包,又叫「福袋」。

因為看不見裡面的東西,所以充滿了未知性,或價值平平,或價值不菲,或不值一提。

靠的就是福氣。

熱鬧了片刻,玉錦閣緊閉的大門才被打開。

身著青色長袍的掌柜的邁步走出來,容光煥發,笑容滿面。

他拱手作揖,笑道。「承蒙各位照顧,玉錦閣自開門營業以來,生意一直不錯,諸位也知道玉錦閣重信守諾,從未擺出過兩件相同的首飾,

那些擺上台,兩個月未曾售出的首飾都移入了內閣。如今快三十年過去了。內閣再大,也裝不下了,本想將那些首飾回爐重鑄。可又心存不舍,

因為三十年前沒人欣賞,不代表今日還沒人欣賞!」

說著,掌柜的手裡拿出一支價值不菲的金簪。笑問道,「這支金簪美嗎?」

被問之人是連連點頭。「美,極美!」

掌柜的惋惜一笑,「可惜,從它擺上櫃檯起。兩個月沒有遇到有緣之人,被移入內閣二十年有餘,如今重見天日。依然美的驚人。」

掌柜的把金簪給了小廝,小廝裝入錦盒中。然後將錦盒裝進福袋裡,擱到一旁的大箱子里。

那箱子里,放的都是福袋。

那些人的眼睛都看直了。

方才那根金簪,沒有二百兩,是絕對買不下來的。

只要花一百兩,就可能買到了啊!

有人甚至起鬨道,「掌柜的,我就要那個福袋了!」

掌柜的也是個妙人兒,輕輕一笑,從袖子里掏出來一隻羊脂玉鐲,笑道,「這個你就不想要了?」

那人眼睛瞬間睜圓。

這個羊脂玉的價值絕對是方才那支簪子的兩倍有餘!

玉鐲同樣被放進了福袋之中,現場瞧熱鬧的人都轟了起來。

若是在別處還有擔憂會買到劣質品、贗品、假玉,那玉錦閣絕對是百分之百的好東西!

掌柜的大笑,「諸位放心,比我方才給諸位瞧的好東西,這些福袋中有的是,不過既然是福袋,自然有好有差,買到好的自然欣喜,買到略

差一些的,也不比氣餒,沒準兒下一次,走運的便是你了!」

說著,掌柜的又笑道,「連續三次,選到的福袋都空空如也,本掌柜的許諾,讓他進玉錦閣,任選一件首飾!」

這個許諾,讓在場的掌聲滔天。

為了顯示玉錦閣不曾欺騙,掌柜的選了五六個人上來挑選,一人選兩個福袋,瞧瞧裡面都有些什麼。

十個福袋裡。

有三個價值十兩的銀簪。

有一個碧玉手鐲,價值五十兩左右。

還有一根項鏈,價值八十兩左右。

餘下的,有小血如意,有紫金簪子,有紅玉手鐲,有玉佩……都在百兩之上,貴重的更是達到五百兩!

被選中的東西都換了下來,重新放入新的福袋。

掌柜的擺擺手,讓大家安靜下來,笑道,「今兒算是玉錦閣建閣以來,除了開張之日,最熱鬧的一回了,大家知道,玉錦閣以前只做高檔生

意,沒有價值在十兩以下的首飾,今兒,玉錦閣接一回地氣,不但有百兩的福袋,也有一百個銅錢的福袋!裡面同樣能選出價值昂貴的飾物!」

小廝抬了幾個大箱子過來,還有小廝捧著一堆銀質飾品過來。

掌柜的笑道,「這些飾品都會被放進福袋之中,除了這些之外,還有金的,玉的!」

他說完,又頓了頓,道,「如果福袋賣完,沒有人瞧見這些飾物,玉錦閣從今兒起,就關門歇業了!」

掌聲再次轟響起來。

沈安溪覺得耳朵都吵疼了,她眼睛睜大,瞧見不遠處蕭家姑娘也在,忍不住推了安容一下,道,「蕭家姑娘是來看熱鬧的,還是來買東西的

?」

安容隨著沈安溪的手指望過去,見蕭錦兒、蕭憐兒幾個在。

安容嘴角微微弧起,笑道,「蕭家在玉錦閣買東西,和尋常人一般無異,並沒有什麼特權。」

這一世,若不是遇到了蕭湛,她估計會和上一世一樣,不知道玉錦閣是蕭家的。

沈安溪嘟嘟嘴,這蕭家真是奇怪,自己家買東西,還沒點特權,難怪她說走後門時,四姐姐會那麼看著她了,沒準兒四姐姐也想走,但是走

不了呢。

沈安溪想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