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七十三章賺錢

第三百七十三章賺錢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4-30 22:31  字數:4380

可是她不接受,還偏就不行。

趙成說,這是蕭老國公的無奈之舉。

蕭家男兒沒人對首飾感興趣,再者之前,安容就拿過玉錦閣的玉佩,交給她最合適。

最最重要的是,趙成望著安容的手腕道,「老國公說,玉錦閣能不能起死回生,就靠木鐲了。」

安容望著木鐲,眉頭扭了又扭。

「靠它?」安容眼睛睜大,隨即又輕輕耷拉上,「賣了它么?」

趙成滿臉黑線,蕭家在京都也是數一數二的世家,即便沒有玉錦閣,也不會太差,哪裡就需要到賣掉傳家之寶的份上了,而且怎麼賣?

鐲子戴在四姑娘的手腕上,壓根就取不下來,是剁掉四姑娘的手,還是連著四姑娘一起賣?

或者賣玉鐲送四姑娘,亦或者是賣四姑娘送玉鐲?

趙成想想就樂了。

安容只覺得腦門子上全是烏鴉,嘎嘎的飛過來溜過去。

暗衛不都不苟言笑的么,為何蕭湛的暗衛都這麼的……不合暗衛的稟性?

難道蕭湛的暗衛都是蕭老國公淘汰掉的次品?

安容覺得自己真相了。

但是現在怎麼辦,就因為木鐲戴在她手腕上,蕭家就可以這麼理直氣壯的「為難」她么,要是以前她還會乖乖接受,但是知道木鐲是被算計的,安容就不樂意了。

安容把賬冊一合,問趙成道,「我爹在同州一帶被賊匪綁架了,這事是不是蕭老國公的意思?」

趙成望著安容,眸底有些訝異,他搖了搖頭。

「屬下不知道,」趙成回道。

他只負責安容的安危。

安容嘴角輕撅了撅,修長的睫羽輕輕顫動,清澈的眸底帶了閃亮光芒。

「你能不能幫我問一問?」安容輕聲乞求。

她要不能確定,只怕她會擔憂的夜不能寐。

趙成表示,他可以問問。

只不過,他不敢保證一定能問道,他道,「四姑娘,你可能不了解國公爺,他交給別人辦的事,辦的不好,或者拒絕了,再找他,一般都會挨罵,嚴重的還會挨打。」

說白了,你都不管玉錦閣,蕭老國公會管侯爺才怪了。

安容聽得直磨牙。

這明擺了就是威脅。

可偏偏她還就拿這樣的威脅沒有辦法!

安容咬了牙道,「只要蕭老國公告訴我父親的事,玉錦閣我一定竭盡全力!」

得了安容明確的話,趙成二話不說,縱身一躍便消失在了書房裡。

趙成走後,安容就對著一大包的賬冊頭疼不已了。

她不喜歡看賬冊啊。

前世是,這一世依然。

可是已經答應了,她還有反悔的餘地么?

跟蕭湛或許可以,跟蕭老國公……

安容深呼一口氣,掀開賬冊,細細看起來。

看了幾頁後,安容的眼珠子睜的堪比銅鈴大。

玉錦閣也太有錢了吧?!

好吧,這個結論下的有些快。

因為玉錦閣送來的只是上個月和這個月的賬冊,以前的賬冊都是蕭湛負責的,沒有問題。

但是,安容手裡頭拿著的賬冊是玉錦閣從建立以來便記載的。

玉錦閣有個不成文的習慣。

不論什麼首飾從打造出來,到擺在櫃檯上供人選擇起,若是超過三個月沒有賣出去,就會移到內閣存起來,然後記載在賬冊上。

安容手裡頭翻的,都是那些沒有賣出去的頭飾。

足足三大賬冊!

安容默默的在心底算了兩頁,其價值就在兩千兩之上了!

三大本賬冊加起來……

至少有五六十萬兩!

另外,安容對玉錦閣也了解一二,一個月推出的首飾,至少能賣掉八九成。

也就是說,玉錦閣這些年掙的錢……是五六十萬兩的八九倍,甚至更多。

就算除掉成本,那利潤也是驚人的。

安容又翻了兩頁,算了算價值,果真比兩千兩多。

真是敗家子啊,兩個月賣不出去,你應該拿出來繼續賣啊,哪能就丟在了庫房裡呢。

安容這人討厭積貨,以前她陪嫁的鋪子,裡面的綾羅綢緞時間久了,樣式舊了,她知道現在賣不出去,以後就更難賣出去了,安容一般會採取降價處理,而且降的很厲害,堪堪保證不虧本,有時候就是虧些她也無所謂,用安容的話來說,就當是做了好事,綾羅綢緞留在那裡,遲早也是爛掉。

現在,看到這麼多積壓的首飾,安容那顆賤賣的心又蠢蠢欲動了。

而且越來越厲害,都快忍不住了。

她知道首飾不同於綾羅綢緞,擱久了,最多黯淡些,回頭拋個光,又煥然一新了。

但是她就是忍不住。

這些都是錢啊!

而且玉錦閣的款式,便是十年前的,都比一般鋪子的要精美的多。

安容手心癢的厲害,她甚至不敢再看,拿起上個月的賬冊翻閱起來。

一看,便是一個多時辰。

夕陽染遍天際,倦鳥歸巢,在樹枝上嘰嘰喳喳的叫喚。

安容坐在書桌上,感覺到有東西在動她的腳。

她低頭一看,見雪團靠在她的腳睡著了。

那雪白的容貌泛著光澤,安容輕輕一笑。

微開的窗柩被打開,躥進來一陣風。

趙成出現在屋子裡。

他望著安容道,「四姑娘,屬下問清楚了,侯爺被抓的確是和老國公商議後的結果,老國公讓你安心處理玉錦閣的事,侯爺一定會四肢健全的回來。」

「四肢健全?」安容眉頭輕輕一挑,「為何不是毫髮無損?」

趙成眼角跳了下,「離京在外,有些磕磕碰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