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七十二章破摔

第三百七十二章破摔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4-30 22:31  字數:4420

沈安溪的笑帶了揶揄之色,她懷疑安容的手鐲是碰了什麼黑髒東西,在陽光的照射下,泛了黑光。

可是漸漸的,沈安溪的眼珠子就睜圓了。

手鐲的淡黑光芒消失了,又恢復成紅玉手鐲,在陽光的照射下,泛著如石榴一般的紅暈,柔和、靜美。

似乎只有那麼一瞬間,卻碰巧的讓她捕捉到了。

面對安容扭緊的眉頭,質疑的眼神,沈安溪再次張口莫辯。

「我……是真的看見了,沒有看錯,我發誓,」沈安溪要哭了。

為什麼每次都是她眼尖瞧見,然後被質疑呢,二老爺是,手鐲也是。

但是,這一回,安容什麼也沒有說。

雖然她沒有親眼瞧見黑光,但是她並不質疑沈安溪是在同她開玩笑。

她靜靜的看著手腕上的紅玉手鐲發獃,對著陽光看,清晰可見裡面有一顆黃豆大的橙玉。

方才那一瞬間,讓她心悸的殺意,讓她莫名其妙。

偏巧沈安溪那一瞬間瞧見了黑暈,這肯定不是一個巧合。

難道蕭家傳家之寶會示警?

安容嘴角緩緩勾起,那這倒是一個極好的寶貝了。

看著安容的臉色質疑之色褪去,換成一副溫和舒心的臉龐,沈安溪也鬆了口氣。

鬆了口氣之後,就覺得有些冤枉了,她做人最是實誠,四姐姐卻不信任她!

沈安溪狠狠的瞪了那鐲子兩眼,最後發覺不大對勁,她抬眸望著安容,「四姐姐,你手腕上的之前不是紫繩手鐲嗎,取不下的,後來瞧你戴的紫金手鐲,現在又是紅玉手鐲了,你能換手鐲戴了啊?」

沈安溪替安容高興,隨即想到什麼,又扭眉了,「不是說紫繩手鐲是護身符嗎,取掉沒事嗎?」

沈安溪一連串的疑問,叫安容不知道從何回答好。

蕭家傳家木鐲到底有何妙用,到現在都沒人知道,但有一點安容可以確定。

那就是很珍貴。

珍貴的無法形容。

想想就為了這麼個鐲子,蕭老國公幾次為難蕭湛,甚至不惜……給他們下媚葯。

蕭湛告訴過她,蕭老國公讓他們提前洞房,就是想看看木鐲會起什麼變化,蕭老國公因為性子急,所以才等不及。

而這鐲子在她和蕭湛……之後便從紫金手鐲變成了紅玉手鐲。

這麼詭異的手鐲,安容以前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現在,這個手鐲竟然還能判別敵人對她是不是動了殺念。

只是安容愈發的不解了。

這麼珍貴的手鐲,蕭家人不自己留著,卻給媳婦用,這對媳婦得多好啊?

而且,前世她並未瞧見清顏戴過這樣的手鐲啊?

安容細細回想,最後一笑了之。

或許清顏戴過,只是她沒有注意到罷了。

不可能她有的東西,清顏沒有。

安容將手腕放下,又用袖子遮住手鐲,才對沈安溪笑道,「這個手鐲比之前那個更好。」

沈安溪點頭如搗蒜,她覺得安容幾次遇險,幾次化險為夷,都是那麼的驚心動魄,沒準兒就是有護身符的緣故。

她記得大昭寺的師父說過,護身符能防妖孽,在危難之際,能招來貴人相助。

這麼厲害的護身符,沈安溪想著,眼睛都泛精光了,「趕明兒我也去大昭寺求個木鐲子回來當護身符。」

安容笑著點點頭。

兩人有說有笑的朝前走。

走了百餘步,身後傳來急切的腳步聲。

芍藥回頭,就見七福一邊抹著汗,一邊跑過來。

因為迴廊上,安容和沈安溪並排走,身為丫鬟和小廝是不可以超過主子的。

七福急的翻過迴廊,跑的更快了。

這麼急切,把芍藥的心都給勾了起來。

她忍不住對安容道,「姑娘,你瞧七福那麼急的去松鶴院,肯定是出什麼事了。」

沈安溪瞥頭望過去,見七福跑的快,眉頭一扭,「侯府還能出什麼事啊,難不成我娘今兒去周老太傅府上送納采禮,周家反悔不嫁女兒了?」

這顯然不可能啊,要是不願意嫁,今兒肯定就派人來通知一聲了。

把納采禮都抬去了,要是不同意,那就得抬回來,傷的可是兩府的面子,侯府和周府又沒有什麼深仇大恨。

只是,七福跑的太急,肯定不簡單。

安容笑了笑,「別胡亂猜了,等去了內院,不就知道了。」

「也是,」沈安溪一笑。

兩人之前是徐徐緩步,欣賞著初春的景色,這會兒走的快了些。

等走到松鶴院時,兩人就發覺氣氛有些不對勁了。

丫鬟婆子的臉色都極難看。

安容走近時,就聽到一小丫鬟說,「怎麼辦,侯爺被綁架了,綁匪會不會撕票,要是侯爺死了,咱們侯府會不會落寞,咱們會不會被賣啊……。」

丫鬟說著,都帶了哭聲了。

要知道,侯爺不僅僅是侯府的當家之主,是安容他們的依靠,更是這些下人們的依靠。

侯爺一但死了,侯府僅靠沈安北,要想在京都立穩腳跟,最少最少也要三年五載。

到時候,節衣縮食,她們的月錢減少都還是其次,就怕為了縮減用度,將她們這些丫鬟給賣了……

賣丫鬟,是一個世家沒落的標誌。

世家最喜歡的就是面子,是排場,連排場都顧不上了,還有什麼前途?

聽了丫鬟的竊竊私語,安容的心一瞬間都漏跳了好幾拍。

「你說誰被綁架了?!」安容拔高了聲音問。

顯然,侯爺被綁架的事,安容不敢相信。

父親是奉命送鹽引去的邊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