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七十一章忠孝

第三百七十一章忠孝 (1/3)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4-30 22:31  字數:7328

************************

蕭遷很確定,蘇君澤和莫翌塵惦記上他大嫂了。

他觀察力可是很驚人的。

剛邁步進青玉軒,他就瞧見了有姑娘在上樓,他不確定是不是安容,只便覺得背影有些熟悉。

他不甚在意,因為他沒有看背影猜人的興緻。

不過蘇君澤和莫翌塵的反應卻引起了他的注意。

兩人看著樓梯,一眨不眨的,毫不遮掩。

他甚至注意到莫翌塵嘴角微微一勾,笑意極快地又隱沒。

他當時就詫異了,要知道他們打小一起長大,對彼此的性子都極了解,他從未見過他們兩個注視一個姑娘這麼久過,而且僅僅只是背影!

他想看看兩人能看多久。

幾乎是他這樣想,他就見莫翌塵身子動了,似乎要用輕功。

不過蘇君澤比他更快一步。

等見到蘇君澤將安容抱下來……蕭遷震驚的睜大了雙眼。

不過更讓他震驚的還是安容的表現。

她推開了蘇君澤。

按理,這是一個大家閨秀應該有的動作,代表了貞潔守禮,只是感覺發生在安容身上,有些不和諧。

因為在沒有瞧見蘇君澤前。她的臉是紅的。

瞧見是蘇君澤之後,她的臉一瞬間變白,好像不樂意救她的人是蘇君澤一般。

拋開蘇君澤惦記他大哥的女人不說,蘇君澤對安容有救命之恩,雖然從樓梯上摔下來不一定會缺胳膊斷腿,救命算不上,可好歹幫她免了一場禍事吧。她應該心存感激才對。

偏她一句話沒有。就直接將人推開了,而且力道很大,很急切。

她這觸不及防之下。用力一推,差點將蘇君澤推倒。

當時,那倒霉催的小夥計滾下來,正好在蘇君澤身後。安容一推,蘇君澤就往後退了幾步。

蘇君澤踉蹌之間。踩了小夥計的手指。

他是及時穩住了身子,可小夥計卻疼的直悶叫。

他注意到蘇君澤微微閃亮的眸子瞬間黯沉了下去,像是被烏雲遮住的星光一般。

似乎有些心痛?

蕭遷感覺的不錯,蘇君澤是在心痛。心痛的覺得胸口被安容推過的地方結了一層冰,再被蕭遷探過來的質疑眼神一看,瞬間冰塊分崩離析。

耳邊迴旋著蕭遷那句大嫂。喚的那麼自然順暢,可明明沈四姑娘還沒有出嫁!

蘇君澤瞥向安容。只見她眸帶羞色,臉頰又恢復了之前的紅潤。

不是因為推開他羞愧的紅,而是那聲大嫂。

想著,蘇君澤嘴角便勾起一抹自嘲譏諷的笑來。

她寧願摔死,也不願意他救她,他到底有多自作多情?

就在他這樣想的時候,安容卻上前兩步,朝他福身道歉,「謝謝你救了我,方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推開你的。」

安容真不是故意的。

那是她下意識的反應。

等推開了蘇君澤,安容也後悔了。

她好像做的太過分了些,明明什麼事都沒有,她那樣子,卻憑白多了些欲蓋彌彰的味道,還顯得她忘恩負義。

這一世,她和他已經註定不會有更多的交集了,她怎麼就不能表現的更自然一些?

蘇君澤笑了。

他看著安容,嘴角的笑愈加的歡暢,她的道歉連他眼睛都不敢看,只盯著他的胸口。

蘇君澤一直知道。

安容怕蕭湛,怕的就如同貓兒見了老鼠一般,避之不及。

但是今天,他更確定,安容怕見他。

她怕蕭湛,京都大部分人都能理解她,蕭湛性子冷冽,又帶著面具,窺不見容貌,越是這樣,越是叫人害怕。

可是他呢,他自認還是個儒雅君子,眼神溫和,有什麼可怕的?

發覺氣氛有些不對勁,蕭遷假咳兩聲,走到安容身側對蘇君澤道,「蘇兄,我大嫂不會有意的,等我大哥回來,我讓他給你道謝。」

一口一個大嫂,就像是警鐘敲在蘇君澤的心上。

他望著蕭遷,笑道,「舉手之勞,何足言謝,便是換做旁人,我也會相救,若真想謝我,不如一會兒你請我喝幾杯?」

蕭遷樂意至極。

蘇君澤邁步上樓,莫翌塵漫步隨後。

蕭遷則看著安容,眉頭皺了又皺,大哥走之前派了暗衛守護她,怎麼都沒見著?

像大嫂這樣容易倒霉的人,暗衛不近身伺候哪行啊,別等大哥回來,大嫂還不知道摔成什麼樣子了呢。

安容抬眸,看到蕭遷的眼神,嘴角輕輕扯開,「那個,我還不是你大嫂。」

蕭遷笑了,笑的頗有些意味。

大哥被祖父算計的事,雖然國公府知道的人極少,但是他卻是知情的一個。

那日大哥回來,他喚他,他都沒有搭理。

而是急匆匆的去了祖父的書房,大哥走動的時候,他聞到一股淡淡的女兒香,頓時起了好奇心。

他偷偷的跟去了外書房。

祖父不在,父親在。

大哥質問媚葯的事,父親很直接了當的告訴他,讓他找祖父。

當時他的震驚啊,祖父辦事,還從來沒有失手過。

大哥中了媚葯,又身含女兒香,這還有別的可能嗎?

再加上後來祖父和大哥的反應,唯一的解釋就是,沈四姑娘已經是大哥的人了。不用急著娶回來,也飛不掉。

已經是他大哥的人了,他喚她沈四姑娘合適么?

只是這話,蕭遷可不敢當眾說,便是私底下,他也不敢啊,要是叫大哥和祖父知道了。還誤以為他調戲大嫂。他還能有好日子過么?

蕭遷清了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