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七十章惦記(求粉紅)

第三百七十章惦記(求粉紅) (1/3)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4-29 13:50  字數:6328

事情就是這樣玄妙,出乎人的意料。

當初侯府想的是,三房先搬出去,到時候其他庶房不搬也得搬了。

也是三房最先看的府邸,打算搬家。

可最後,二房、四房、五房都走了,三房還在侯府。

沈安溪是最高興的,她從興緻勃勃的修建府邸,到現在的懶洋洋,一點也不急了。

侯府沒了能鬧的庶房,平靜了很多。

三房事情從來就很少。

大房,沈安姒斷了腿,除了養病還是養病,連大夫人都死了,她的仇也不知道找誰報了。

沈安玉一心進宮,哪怕身上有傷,她也用心的學規矩,因為嬤嬤是皇后親自挑選了送來的,表示了對她的看中。

沈安姝的病痊癒了,她被沈安玉要求,跟她一起學規矩,而且不得馬虎。

至於沈安孝,從抖出二太太在她葯里動手腳後,他的葯就沒事了,分量也對。

只是病沒有好,一直做噩夢,誰也攔不住。

侯府就這樣平靜著,在平靜中熱鬧著。

侯府熱鬧的籌備著安容的親事,商議著沈安北的聘禮。

而沈安北本人,此刻則在瓊山書院求學。

雖然沈安北折了胳膊,不過他在床上躺了幾天後,就躺不下去了,跟老太太一求再求,最後老太太沒輒,同意他去瓊山書院求學了。

沈安溪就跟安容膩在玲瓏苑,哪都不去,甚至教她規矩的嬤嬤都跟來了玲瓏苑。

站在玲瓏閣上,吹風徐徐春風。

看著遠處復甦的盎然春色,那嫩黃的枝丫在春風中搖擺,似乎是春風吹綠了這些嫩葉。

大槐樹下,豎了很多的梅花樁。

看著歪歪斜斜的沈安溪,和那防她跌壞了而鋪的厚厚的牡丹地毯,安容忍不住笑了。

芍藥也笑了,知道摔下梅花樁也不會疼的厲害,是以沈安溪搖曳如湖畔的芙蕖,也沒人為她擔憂。

「六姑娘前前後後學了四天了,好像跟之前沒什麼區別,」芍藥捂嘴笑。

說的通俗點,就是一點長進都沒有啊。

芍藥話音剛落,好了,沈安溪摔下梅花樁了。

芍藥忙捂了嘴,她剛剛什麼也沒說。

可是晚了,沈安溪從牡丹地毯上爬起來,瞪眼望過來。

然後就有了幸災樂禍的綠柳上樓道,「我家姑娘說了,方才是誰說她壞話,害她打噴嚏摔下梅花樁,要去幫她分一半嬤嬤的懲罰。」

芍藥望著安容。

然後綠柳也望著安容了。

安容,「……。」

關她毛事啊,她一句話沒說啊。

安容一個巴掌拍芍藥腦門上,道,「你去站梅花樁去。」

芍藥嘴撅的高高的,「奴婢站過。」

那梅花樁立在院子里,都好幾天了,玲瓏苑的調皮的小丫鬟哪個沒摔過啊,有些胳膊這會兒還青著呢。

她們覺得,有時候還是做丫鬟好,只要不被總管媽媽逮著,你就是飛起來,也沒人管。

哪像府里的姑娘們啊,規矩繁雜,聽得人都頭暈了。

什麼行莫回頭,語莫掀唇,坐莫動膝,立莫搖裙。喜莫大笑,怒莫高聲。

芍藥聽了一會兒,就暈了。

她嘴快,還差點把嬤嬤給得罪了。

她是這樣咕嚕的,「要是生氣的時候,叫人家滾,怎麼喊。」

她還調皮的用一種輕柔的聲音喊了一聲滾,面帶笑容,燦爛如花。

是的,沈安溪笑了,然後摔下了梅花樁。

芍藥就被嬤嬤下了禁令,不得靠近梅花樁三丈。

這會兒她要是去,嬤嬤非得剝她三層皮不可。

綠柳沒輒,只好下樓了。

沈安溪覺得,安容得擔責任,誰叫她御下無方了,而且,她也沒瞧見四姐姐有多守規矩啊。

沈安溪讓綠柳找安容去給她示範一下,只要安容能做到,她就是咬牙也能辦到,如果安容辦不到,那……

那還用說么,不是拖安容下水,一起受苦受累,就是一起逍遙自在啊。

沈安溪跟嬤嬤提了一句,嬤嬤笑看著她,「你真要和四姑娘一樣?說話算話?」

沈安溪點頭如搗蒜,甚至舉起手指發誓。

嬤嬤同意了,她親自去請安容。

安容還真不大好拒絕,為了沈安溪能好好學規矩,安容答應了。

安容換了身衣裳,然後去了院子里。

看著安容穿著一身櫻草色菱錦裙裳過來,沈安溪的眉頭扭的緊緊的。

四姐姐怎麼穿著跳舞的裙子過來?

這樣的裙子穿著走路都不方便,還怎麼走梅花樁。

嬤嬤勾唇輕笑,「四姑娘的規矩學的極好,莫說走梅花樁了,便是在梅花樁上翩然起舞,都不在話下。」

嬤嬤一番話,驚呆了一群人。

「是不是吹牛啊?」沈安溪不信。

嬤嬤給安容福身,「還請四姑娘讓五姑娘死心。」

安容輕點了點頭。

邁步走梅花樁。

安容身子很穩,一步步向上。

梅花樁不是很高,約莫到她的胸口,太高了,便是墊著紅毯,摔下去也會很疼。

站在梅花樁上,清風吹來,掀起衣袂,翩翩若仙,似乎要絕塵而去。

安容站在梅花樁上,有一種久違的感覺。

好像回到了東欽侯府,她翩然起舞,只為博得蘇君澤一笑。

那時候,她磨掉了所有的率性,最後蘇君澤卻在梅花樁下,笑對清顏說:率真才最美。

她以為,蘇君澤是替清顏解圍,因為清顏說她不會走梅花樁。

回想起走梅花樁的那段日子,安容的眼角都泛著淚光。

她將眼角微微上揚,讓眼淚倒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