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六十九章賜婚

第三百六十九章賜婚 (1/3)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4-28 01:06  字數:5836

不過這也難不住皇后,皇后是有權利劃掉秀女名字了,武安侯府想送兩個女兒進宮,也得問她答應不答應。

再說皇后自信滿滿,要給武安侯府一個下馬威。

可是她上了馬,武安侯府沒人接招不說,宮裡頭還有人出招。

最近武安侯府勢頭太顯,惦記武安侯府的人可不止一個。

惦記不上沈安玉,惦記不上安容,這不,將僅剩的侯府嫡女沈安溪惦記上了。

沈安溪的潛力,說起來,比沈安玉更大,她可是有個親哥哥,位居十大美男,雖然排在了末尾,但是人家名聲極好,而且手裡有酒坊,將來前途不可限量啊。

怕皇后在選秀的時候阻攔,有人提前打主意了。

而且來的速度很快,快的叫人有些措手不及。

幾乎皇后的人前腳剛走,她後腳就來了。

沒錯,鄭貴妃傳三太太進宮了。

在宮裡頭,敢這樣迅猛的無所顧忌的撬皇后牆角的,只有鄭貴妃。

三太太進宮前,都來不及給老太太商議一番,就火急火燎的跟著公公走了。

老太太又開始擔憂了,她不擔憂三太太會答應沈安溪的親事,她怕的是三太太說話太直,得罪人。

好在老太太也沒擔憂多久,侯府今兒可是忙著呢。

二房搬家。

四房離京去任上。

哪個都不是小事。

二老爺、二太太傷心捨不得離開侯府,更怕打擾老太太休養,默默的搬離了侯府。

四老爺、四太太就高調的多,來跟老太太告辭。

尤其是四太太,慣會做人,紅著眼睛跟老太太說,她今兒離了京,再回來已是年關了,求老太太在她臨走前,給她一次盡孝道的機會。

當時,安容正喂老太太吃藥,聽了四太太的話,暗自撅嘴。

老太太成全了她,四太太接了碗,對安容又是一番不舍,「安容是我看著長大的,不到一個月就要出嫁了,時間過的真快,轉眼都這麼大了,可惜四嬸兒沒法看你穿嫁衣,送你上花轎。」

說著,四太太抹眼淚,又笑道,「四嬸兒給你準備了一份陪嫁,讓丫鬟抬去玲瓏苑了,東西不算精緻,只是四嬸兒的一片心意,你別嫌棄。」

一番話,說的安容都招架不住了。

不過要說裝,安容也不輸給她,抹著眼眶道,「四嬸兒,我也捨不得你離京……。」

情緒醞釀到這裡,急轉直下。

「四嬸兒,祖母的葯快涼了,不能耽擱,」安容努著鼻子道。

四太太滿腔的話,愣是被安容憋的臉都紅了。

安容的話,就像是無形中的一巴掌打在四太太的臉上,你的孝道就是捧著葯碗等葯涼了再給祖母喝么,和我道別也不急於這麼片刻功夫啊。

四太太反應很快,當時就抹了眼眶道,「四嬸兒被一肚子的話給弄迷糊的都分不清輕重了。」

等餵了老太太服藥,四太太又和老太太拉家常。

若不是丫鬟幾次來催,四太太是真捨不得走啊。

安容在撓額頭,有些迷糊了,四太太是真不想走她知道,只是她這樣拖拉有用嗎?

要是齊州沈家能幫四房留京,也不至於挨到現在吧?

要說四太太后悔,就不應該挑今兒走,再挨一天才對,都道別了,不走也不行了啊。

四太太深呼一口氣,和老太太告辭。

結果她剛走到屏風處,外面丫鬟火急火燎的奔進來,「老太太,宮裡頭又來人了!」

四太太心上一喜,這回總該是他們四房的喜事了吧?

一個上午,兩回宣旨,她是高興了兩回,失望了兩回,這心啊,都快承受不住了。

不過,很快,四太太就發現她的承受能力沒她想的那麼弱。

這回依然不是她希望的留京旨意。

而是三太太的誥命封賞。

聽到丫鬟稟告,老太太還以為自己聽岔了,「什麼一品誥命,說清楚些。」

丫鬟眉開眼笑的又重複了一遍,「是皇上,御封咱們三太太做了一品誥命夫人,還下旨給六姑娘賜了婚,嫁給一個叫馮……。」

丫鬟眉頭扭了,她一時忘記叫啥了,她來之前可是默記了好幾遍。

在老太太不悅之前,丫鬟想起來了,忙道,「叫馮風的少年。」

老太太又是高興,又是納悶。

高興的自然是三太太得了一品誥命了,納悶的是馮風是誰?

京都馮家,並不顯赫,怎麼三太太得了誥命,沈安溪卻隨意賜婚了?

別說老太太納悶了,安容更納悶。

要說鄭貴妃這時候請三太太進宮,肯定是想求娶沈安溪才對,怎麼反倒皇上賜婚沈安溪和馮風了?

這種猜到了開頭,猜不到結尾的感覺,有些彆扭。

但是,事情就是這樣的奇妙。

連三太太自己都想不到,進宮一趟,居然碰到皇上心情好,當然了,她心情更好。

再說,三太太隨公公進了宮,見了鄭貴妃。

鄭貴妃委婉的提出想替二皇子求娶沈安溪做側妃。

三太太當時就忍不住想要發怒了,側妃說的好聽是妃,也能上皇家玉蝶,說白了,還不就是個妾么,她女兒怎麼能給人做妾呢?

換做旁人家,估計樂的要燒高香了,但是她不稀罕。

三太太歉意道,「蒙貴妃厚愛,喜歡小女,只是她……已經許過親了,她打小身子骨就弱,我是怕她養不活,所幸磕磕碰碰也長到十三歲了,我家老爺瞧她那嬌弱病態的樣子,怕她嫁不出去,這不見手底下有個老實本分,前途又大好的小少年,就做主定了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