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六十八章厭惡

第三百六十八章厭惡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4-27 13:53  字數:4878

侯爺一夜輾轉反側,睡不安穩。

第二天又天不亮就爬起來,去上早朝。

結果打開侯府大門,見到的是兩具被打的皮開肉綻的屍體。

看著那兩個孌童凄慘的死狀,侯爺眉頭跳了又跳。

總覺得,今兒不會有什麼好事發生。

能有好事才怪了。

老太太撂下狠話,讓侯爺攪亂庄王府,不然就給她收屍,侯爺做到了。

庄王府,亂了一夜。

庄王妃哭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就紅著眼睛回了娘家。

庄王府雞飛狗跳的太厲害,厲害的連老太太都怕了,她只是想給庄王妃添添堵,免得她閑得慌想法子折騰侯府,卻沒想過把事情鬧得這麼大。

她更沒想到庄王爺只是明面上正直,內里竟是這般鄙陋不堪,庄王妃是顏面掃地,這口氣,怕是捋不順了。

「侯爺他,真是……,」老太太靠著大迎枕,艱難的抬手揉太陽穴,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侯爺的孝心,她看到了,很孝順。

可是辦事未免太急躁了些,一點都不像他的沉穩的性子,莫不是因為手裡有了暗衛,太高興,急功近利,才失了分寸吧?

老太太在嘆息,她真是被庄王府氣暈了頭了,侯爺那麼孝順,一聽她那話,就做事不管不顧了。

安容寬慰老太太道,「祖母,你放心吧。父親在朝堂上,向來辦事求穩,他既然敢做,就不會沒有把握。」

老太太看著安容,眉頭輕皺道,「我怕的是庄王妃回娘家的事,庄王妃出嫁這麼多年,還從沒有受過這麼大的氣,她是敖大將軍的嫡妹。京都誰敢輕易得罪她,便是太后見了她,也是能讓則讓,侯府惹上庄王府是小事,得罪敖大將軍……。」

雖說,古代皇權至上。

可皇權之上。還有兵權。

皇上也怕臣子手握兵權會造反,甚至會怕的寢食難安,如鯁在喉。

連皇上都警惕的人,有誰敢惹?

可偏偏,侯爺就去捅了敖大將軍的逆鱗。

而且這個逆鱗是越捅越大。

本來侯府這把火就燒的夠大了,蕭老國公還嫌不夠亂。又添了一把火。

他彈劾庄王爺品性不端,有辱皇家顏面。理應貶為庶民,以儆效尤。

蕭老國公率先彈劾,後面跟著一堆附議的。

當然了,庄王爺在朝中人脈也不少,還有敖大將軍的人脈,都幫著求情。

饒是如此,皇上也將庄王府貶為了郡王府。而且庄王爺罰俸三年,並貶去守皇陵三個月。

不當他要去。生氣回了娘家的庄王妃也要陪同。

聽到皇上的話,侯爺的心都涼半截了。

皇上果然存了坐山觀虎鬥,坐收漁翁之利的心,這麼可勁的折騰庄王妃,庄王妃不找敖大將軍哭訴才怪。

皇上壽辰將至,便是沒有聖旨傳召,敖大將軍也能進京賀壽。

那時候……侯爺頭疼了。

等下了朝,侯爺就找蕭老國公了,蕭家才是他的同盟幫手啊,雖然蕭老國公在後面推了一把,可推的正大光明,不像皇上……使陰招。

侯爺苦著張臉,「國公爺,我這簍子捅的可不小,皇上他……。」

蕭老國公赫然一笑,「好不容易有個不怕死的出來做誘餌,你還指望皇上會憐惜你?皇上沒將你送去邊關,送到敖回眼皮子底下,你就該千恩萬謝了。」

他可是知道皇上肖想敖家的兵權想了多久。

只是敖回狡猾,辦事總會留足了後手,皇上幾次查他,線索都在半途就斷了,要麼就是有替死鬼。

皇上憤怒,卻也沒辦法。

沒有十足的證據,皇上也奈何不了敖回,而且他手握兵權,在軍中又極有威信,皇上也怕惹急了他,到時候人家舉兵造反,得不償失。

至於他,那是對敖回手裡的兵權志在必得。

至於以前,為何遲遲不動手,那只能說時機未成熟。

蕭家的兵權在大周,佔了三分之一,若是加上敖大將軍手裡的兵權,那就超過了半數了。

為君之道,最講究的便是制衡,平衡權勢。

皇上信任蕭家,卻也不會任由蕭家做大到可以威脅他的地步。

當年,敖大將軍不就是先皇一手扶持起來的,只不過威脅不到蕭家,卻成了上位者的威脅。

便是這一回,蕭家最大的敵手,依然是皇上。

只不過,皇上可以坐山觀虎鬥,坐收漁翁之利,他蕭家不行。

沒有蕭家的支持,武安侯府想全身而退,那是痴心妄想。

怎麼說,武安侯府也是他外孫兒的岳父家,這兵權又是替他要的,他袖手旁觀,那是斷斷不行的。

至於皇上看了熱鬧,還想拿好處,蕭老國公笑了。

他看中的東西,誰敢跟他搶,那只能順手教訓他了,皇上也不例外!

就是這樣的霸道,不解釋。

話說,今兒的早朝,真是叫文武百官震驚不已,大家都嗅到了不尋常的意味。

甚至有大臣私下問欽天監,問他武安侯是不是天煞的命,怎麼誰惹上誰倒霉啊?

宣平侯府、護國公府便是前車之鑒,這才過了幾天,街頭巷尾都還在議論紛紛呢。

誰知,一覺醒來,武安侯府又將庄王府拉下了馬,親王府雖然和郡王府只隔了一個等級,可卻是天差地別,不然怎麼會有官大一級壓死人的說法?

而且,庄王府的後台很硬,這是舉朝皆知的事,京都敢惹庄王府的人不多。

武安侯府卻拿雞蛋去碰石頭。還將石頭給砸傷了,著實有些出乎人意料。

他們請欽天監算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