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六十七章成敗

第三百六十七章成敗 (1/4)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4-27 01:25  字數:8261

不怪老太太會氣暈。

她質問侯爺沈安姝和沈安孝到底是不是她親孫子,侯爺是這樣回答的。

沈安姝應該不是,沈安孝是不是,不確定。

當時,老太太就氣的腦殼發脹。

她被侯爺的態度給氣著了,什麼叫應該不是?什麼叫不確定?

是不是他生的,他不知道嗎?!

明知道不是自己的孩子,是孽種,還留著做什麼?!

老太太氣的恨不得給侯爺來兩悶棍才好,可是最氣人的還不是這個。

侯爺告訴老太太,他和沈安姝、沈安孝做過滴血驗親。

兩人的血脈都能和他融合。

在古代,血脈能融合,就能斷定是他的親生骨肉。

但是侯爺又能確定,沈安姝不是他女兒。

就是這樣的亂,亂的侯爺也不確定沈安孝是不是他生的了。

懷沈安孝的時候,他確實宿在大夫人屋子裡,不然大夫人也瞞不過去。

老太太臉色陰的極其厲害,因為侯爺這話,無疑是告訴他,和大夫人狼狽為奸給侯爺帶綠帽子的是侯府的老爺,侯爺的骨肉兄弟!

老太太氣的臉色鐵青,渾身都在顫抖,「大夫人已死,孝哥兒又能和你血脈相融,要怎麼證明他是不是你親生的兒子?!」

侯爺輕搖了搖頭,雖然有些難以啟齒,可他真的不知道。

老太太就被氣撅了過去。

趙成的稟告,安容也怔的半晌回不過神來。

她沒想到,侯爺會滴血認親求證,更沒想到沈安姝和沈安孝的血都能和侯爺相融,雖然安容看過醫書,知道這樣滴血認親的方法存在很大的鄙陋,並不準確。

有些親生孩子和父母的血互相排斥,也有陌生人的血互相交融的。

可,世人都信滴血認親。

偏偏大夫人又死無對證,不然孩子是跟誰生的,沒人比她更清楚。

安容陷入愁悶中。

她是真愁了。

沈安姝幾乎可以確定是二老爺的女兒,她能和侯爺的血脈相溶,自然能跟二老爺的相溶了。

不然還能用二老爺的血和沈安孝的做下滴血認親。

安容愁的眉頭扭成一團麻。

趙成嘴角在抽,抽的他都控制不住了,武安侯府絕對是他見過最糟糕的府邸了。

一堆糟心事,就沒有消停的時候。

要他說,這真沒什麼好糾結的。

大夫人給侯爺帶了綠帽子,她生的孩子,不管是不是侯爺的,活在世上都是恥辱。

大夫人現在都死了,侯府還會一如既往的對待大夫人所出的孩子嗎?

心裡存了膈應,只怕見都懶得見了。

狠心點,一刀結果了他。

心軟點,直接送去莊子上,任他自生自滅便是了。

就算侯爺的子嗣單薄了些,可嫡子嫡女好就成了,再退一步說,他又不是七老八十,正值壯年,多納妾,要多少孩子沒有?

當然了,這些都只是趙成心中的想法。

他不會說出口,只默默的回到他該待的地方去。

再說,老太太被侯爺氣暈,侯府又將柳大夫請了來,看著老太太的身子狀況,柳大夫也顧不得其他了,將侯爺一通罵。

早叮囑過,老太太身子骨差,受不得氣,要心平氣和的調養,一個個的將他的話當做耳旁風,還請他來做什麼?

侯爺被訓斥的無話可說,請柳大夫替老太太治病。

柳大夫見侯爺那樣,也是嘆息一聲,他也知道武安侯府事多,老太太不操心誰操心,可這是拿命操心啊。

柳大夫道,「老太太在侯府一日,就一日不得安生,我看侯爺不如將老太太送出京都,離的遠了,眼不見為凈。」

侯爺眉頭輕挑,他也確實有過這樣的打算。

只是老太太的性子他知道,不會同意離京的。

安容出嫁在即,沈安北還卧病在床……

老太太放不下心,就是離京了,也是日日擔心。

柳大夫不管這些,他只管病人的身子,他很鄭重的告訴侯爺,「如果老太太再這樣下去,不出兩個月,就是神仙也救不了她了。」

三太太一聽急了,求柳大夫無論如何也要確保老太太無虞。

柳大夫搖頭,這事不是他能管的,他管得到的只是老太太吃什麼葯,管不到老太太心裡想什麼。

柳大夫去寫了藥方子,交給三太太。

正要走呢,瞧見有丫鬟進來稟告,「三太太,二少爺進庄王府了。」

看著三太太皺隴的眉頭,蒼白的臉色,柳大夫搖搖頭,又給三太太把了把脈,開了個方子,然後一言不吭,拎著藥箱子離開。

再說,沈安閔從侯府離開,帶著兩小廝去了庄王府。

在庄王府門口,一等就是小半個時辰。

沈安閔的脾氣啊,若不是是侯爺讓他來的,他早忍不住撂挑子走人了。

一忍再忍,忍無可忍的時候,庄王府才許他們進去。

沈安閔懷疑庄王世子是吃的好,睡的好,若是真的幾日滴米未進,他一來,還不趕緊領著他進去餵豬?

沈安閔猜對了一半。

庄王世子不是滴米未進,他確實吃飯了,只是日日吃藥,又雙手綁著繃帶,他是真的沒什麼食慾。

偏下人還來稟告沈安閔去瓊山書院上學,還大肆宴請那些學子,把酒言歡,很是受人追捧。

庄王世子當時就怒不可抑了,要不是那群討人厭的學子,他怎麼會屈居沈安閔之下,害他白白浪費了那麼多銀子,還沒有排上京都十大美男榜!

他倒霉的卧床養病,他卻去書院請客,憑什麼?!

庄王世子是庄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