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六十五章撒謊

第三百六十五章撒謊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4-25 18:59  字數:4297

四太太知道,她在侯府的地位如何,有些事,她去說,得罪人不說,還沒什麼效果。

她出東苑時,小丫鬟湊上前就說了一句,「四太太,二太太是因為害七少爺才被二老爺罵的。」

一句話,言簡意賅。

四下也沒人偷聽到,但是四太太知道,三太太和安容就在身後。

她當時就靈機一動。

將丫鬟拉到一旁,表現的越是偷偷摸摸,越是叫人好奇。

不論是三太太的人偷聽,還是安容的人偷聽,最後老太太都會知道。

等待二房的都會是不小的懲罰。

一個斷了手,前途渺茫還被侯府大房所嫌棄的二房,利用價值微乎其微。

齊州沈家要想謀大事,謀未來,就只能支持他們!

難道他們還能指望已經外放的五房,或者嫡出的三房?

一個如豬一樣愚蠢,指望不上。

一個和大房同氣連枝,別說指望了,想都不敢想。

四太太加了一把火,覺得還不夠,她和四老爺決定明兒離京去上任了。

逼齊州沈家做最後的決定。

要說,四太太算計的確實極好。

三太太如她所願,將丫鬟偷聽到的事告訴給老太太知道。

老太太的震怒,可想而知。

不是震怒二太太在沈安孝葯里動手腳,而是那捕風捉影的猜測。

都說捉姦捉雙,捉賊拿贓。

大夫人已經死了,而且是被人所殺,死無對證。

這些揣測的事,根本就沒有證據。

而且,老太太更不敢相信,大夫人會給侯爺戴綠帽子!

大夫人在她跟前賢惠了十幾年,和二老爺也時常在她屋子裡見,若是有什麼苗頭,她不會瞧不出來。

可是,老太太想到了「賢惠」的大夫人偷安容的秘方,更想到了密道。

那條橫貫侯府的密道。

若是二老爺和大夫人在密道苟且,誰能知道?

老太太是越想越來氣,她清楚,這些事都只是流言而已,沒有確鑿的證據,可無風不起浪,二老爺傷重在床,二太太不是照顧他,卻有心思去害一個孩子,更因為這個孩子,害死了自己

的親生兒子。

這顯然說不通。

「這事該怎麼查?」老太太臉色凌厲。

三太太搖頭,她不知道。

她覺得,這事可以找二太太來問一問。

雖然她很憐惜二太太一屁股坐死了自己的兒子,但是知道她是害人害己,三太太的憐惜之心就弱了很多。

今兒二太太能說那話,說明她知道不少。

老太太讓夏荷去了趟東苑,等二太太醒來,將她請到松鶴院來了。

二太太神情憔悴,臉上有種生無可戀的空洞感,叫人瞧了害怕。

不過每一個死了兒女的娘親都是這副模樣,等時間久了,就會淡忘了。

二太太給老太太請安,連說話聲都蒼白無力。

「老太太找我來有何事?」她問道。

老太太手裡佛珠輕輕撥弄,問,「你和二老爺到底是為何事吵起來的,說清楚。」

二太太站在那裡,用帕子擦拭了下忍不住流淚的眼角道,「是我害七少爺,被老爺罵引起的。」

這個回答,出人意料。

三太太沒想到二太太會主動招認,覺得她是因為六少爺的死,打擊太重,生無可戀,決定悔改了,那二老爺和大夫人的事,應該能問的出來。

三太太忙問,「二嫂,你為什麼要害孝哥兒?」

二太太望了三太太一眼,眼淚是嘩嘩的流,「那是孽種,必須要死!」

三太太皺了皺眉頭,「二嫂,你魔怔了吧,孝哥兒怎麼會是孽種?」

二太太跪在地上,哭的很傷心,「他就是孽種!從去年到今年開春,侯府發生了多少事,死的死,傷的傷,我娘家兄嫂來,聽了侯府的遭遇,都說侯府是遭了妖孽,三弟妹,我跟你提過

,要請捉妖師父來咱們侯府,你覺得妖鬼之說,純屬無稽之談,我就沒敢再提了,但是我娘家兄嫂熱心腸,替我算了,她算出來,侯府遭遇這麼多,都是七少爺給害的……他是妖孽,是孽種

,我殺他,是為侯府除害,可是我們老爺不知道,他……害死了我無辜的廷哥兒。」

這樣的答覆,讓三太太再次驚呆。

她怔怔的望著二太太。

二太太哭的很心痛。

面容都扭曲在了一起。

她很想不管不顧就捅出來一切,可是她不能。

之前她被二老爺點暈,沈安芙送她回了內屋。

二老爺去了,將她弄醒,很明確的告訴她,她要是敢說出實情,最後大家都死無葬身之地。

他斷了一隻胳膊,死了也就死了。

可是芙姐兒呢,她才十五歲,如花一般的年紀,也要陪著他們一起死嗎?

二太太就生了一兒一女,現在兒子沒了,她只有沈安芙這麼一個女兒了。

她若是捅出來一切,二房肯定被大房所嫌棄,沈安芙也不例外。

到時候老太太會做主將沈安芙送去慈雲庵,長伴青燈古佛。

這還是最好的下場,就怕老太太心腸狠辣,將沈安芙送去給人做妾,受人凌辱。

二太太怕了,她捨不得沈安芙吃苦受罪。

更重要的是,二老爺對她坦白了。

二老爺說,沈安孝不是他兒子,他和大夫人也沒有姦情,有的只是互相利用,若是有姦情,他何必殺了大夫人?

就是最後一句,讓二太太震驚了。

她知道二老爺斷了手後,夜裡經常做噩夢。

夢裡常說一句話:我不是有意殺你的,我想饒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