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六十一章請期(5K,求粉紅

第三百六十一章請期(5K,求粉紅 (1/3)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4-23 18:01  字數:6322

話音才落,屋子裡就傳來一陣踹桌椅凳子聲。

一粗狂男子衣裳不整的出來,大聲嚷嚷著是哪個龜孫不要命。

兩小賊嚇的額頭直滴冷寒,忙上去拉著他大哥道,「大哥,錢沒拿到,咱們偷雞不成蝕把米了,他們就是武安侯府的!」

福總管似笑非笑的看著那大哥。

明叔手搭在刀上,輕輕一碰,刀便出了鞘,那大哥的頭髮就沒了一半。

風一吹,頓時翻滾而去。

朱大頓時嚇白了臉,雙腿直顫。

「指出是誰指使你們殺人的,我留你一命,」明叔道。

明叔,又叫沈明。

是沈老太爺留下的唯一的暗衛。

當年老太爺是被抄家,孤身逃命,憑著一腔熱血,幫太祖皇帝打江山,才有了今日的武安侯府。

這些暗衛,說白了並不是暗衛,都是老太爺的兄弟,一起出生入死,大多都隨老太爺戰死沙場了。

老太爺死的時候,趙明也受了重傷,養了好幾年才恢復,傷好後,就一直在幫侯府訓練新的暗衛。

京都,公侯世家,大概只有根基淺薄的武安侯府沒有暗衛了。

暗衛,和那些泛著悠久墨香的孤本善本一樣,是一個世家的底蘊。

一個沒有暗衛守護的世家,想長久的繁華榮耀下去,那還真是痴人說夢。

人,生存在這個世上,就不可能不豎敵人。

有敵人,就存在生命威脅。

暗衛要做的,便是保護主子的安全,替主子暗中除掉那些潛在的或者已經存在的危險,守護一個世家屹立不倒。

沈明是今日回來的。

他提前了整整三年邁進侯府。

若不是侯府接二連三的出事,侯爺連著給他送了七封信,他根本就不會回來。

侯爺很明確的告訴他,若是再不回來,等三年後,或許不一定有侯府了。

當年,他和侯爺擊掌為誓。

十年。

給他十年時間,也給侯爺十年時間。

侯爺將侯府從根基未穩躋身二流世家,他會帶回來一隻足矣匹配一個二流世家的暗衛。

如今,不當他回來了,還帶回了訓練了七年的暗衛!

只是,這支暗衛還達不到他的期望。

沈明是一個追求完美,更信守承諾的人。

他之所以回來,除了侯府的麻煩,侯爺迫切的懇求,再就是侯府的密道了。

密道,暗無天日,是培養暗衛最好的地方!

今天,福總管是孤身出來送勒索銀兩的。

在樹林里,他轉身回去的時候,見到沈明。

那一刻的激動,簡直無法用言語來形容,幾乎是老淚縱橫。

除了見到多年的兄弟外,便是看到了侯府的未來,真正的未來。

不是依靠蕭國公府,也不是依靠周老太傅的威望建立起來看著很美,實則極容易搖搖欲墜的未來。

因為這些依仗一旦失去,侯府則會墜入萬丈深淵,再難爬起。

說的再簡單點,就是侯府遇到敵人的時候,之前是依仗別人手裡的劍,如今靠的是自己的劍。

福總管抹掉眼淚,就說了一句話,「侯府畏畏縮縮了八年,也穩中求進了八年,那些想怒不敢怒,忍無可忍必須忍的日子總算是熬到頭了。」

這八年來,侯府不敢得罪一個世家,侯爺更是一直將自己處在一個退可攻,進可守的位置,他必須給自己給侯府留後路。

可以說,安容的衝動退親,是武安侯府得罪的第一個世家。

沈安芸的親事,得罪了宣平侯府和護國公府。

沈安北的親事,得罪了庄王府。

武安侯管住了自己,但是他管不住兒女。

侯爺在朝中這麼多年,還沒有樹立一個敵人,可是沈安芸他們卻給侯府惹來一個又一個的麻煩。

如今,沈明回來了。

侯爺手裡的劍回來了。

需要查什麼,去殺什麼人,不用猶豫,不用顧忌,更不會再出現如三太太那般,去外面收買地痞的事了!

今日,就拿護國公府開刀!

朱大怕死,他顫顫巍巍的跪在地上,將大夫人和護國公夫人合謀殺害沈安芸的事說出來。

本來,這些事他都不知道。

他們只是拿人錢財與人辦事,殺人就好。

這些天,他們一直扮成乞丐在宣平侯府跟前溜達,就是等沈安芸出門,好司機下手。

可是前些天,大夫人死了。

護國公夫人有些怕了,就讓婆子來告訴他,殺人的事取消。

前幾天,那婆子又來告訴他,計劃照舊。

誤殺了人之後,他們是想逃離京都的,卻被護國公府的人堵在了城門口,護國公夫人見了他,要他依照她的吩咐去辦。

若不是背後有人,就憑他那樣的豬腦袋,怎麼可能想出這樣的連環妙計呢。

沈明聽後,看了福總管一眼。

福總管笑道,「若是你沒回來,我會帶他回侯府找侯爺,如今你回來了,還有什麼好顧忌的?」

也是時候,讓人知道武安侯府不是他們想欺凌便欺凌的了。

半個時辰後,朱大被明叔丟在護國公府大門前。

幾乎是片刻時間,護國公府大門前,便圍了里三層外三層的看熱鬧的人。

不但是這些看熱鬧的,還有刑部的官員。

正是那位阮侍郎。

沈明派了暗衛拿了侯爺的名帖,去刑部請他來護國公府查案。

就在護國公府前,當著眾人的面,明叔讓朱大將事情說清楚。

當時,護國公夫人的臉就刷白一片,矢口否認,直說朱大污衊人。

明叔則看著阮侍郎道,「